《守山犬》
第5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富贵毫无章法地向前踏出一步,看得张兮兮顾炬这帮人一阵心惊胆跳,虽然说这家伙的身材很有威慑力,但见识过熊子的手段后再不存有半点侥幸心理,他们脑海开始想象这么一个大个子被打翻在地的可悲画面。
  吱!
  一阵短促却很刺破耳膜的声音,陈富贵半身依旧纹丝不动,在众人都莫名其妙的时候,旗袍美女身边那个男人猛然喝道:“熊子,小心!”

  这个人察觉到了,熟悉富贵的陈二狗自然知道那声音意味着什么,而走南闯北好些年的王虎剩也凭借敏锐直觉发现了真相,那是陈富贵脚底布鞋与地面摩擦产生的效果,心跳急剧加速、眼皮都颤抖起来的王虎剩知道如果那大个子脚底下是泥土,八成已经在脚跟剧烈扭转下拧出了两个土坑,这意味着什么,王虎剩苦笑,答案很快会揭晓。
  不等熊子做出反应,凭借脚底磅礴蓄力,陈富贵毫无征兆地如一根箭矢爆射出去,直冲对手,熊子不愧是久经战场的角色,脸色剧变的他竭尽全力摆出防守姿势,试图伸手黏住这大个子爆炸性的一波攻势。
  拉开架势的陈富贵任由熊子直线击他胸膛,却冷不丁一记高不过膝的刁钻搓踢,命他小腿,熊子的身躯竟然被踹得前倾悬空,而陈富贵一甩臂横扫他,将这个将近一米八的家伙扫向右侧墙壁,轰然撞墙,一个侧步,陈富贵一只手快如闪电掐住他的脖子,竟然将这个前几分钟还大杀四方无猖獗的猛人死死钉在墙壁。
  陈富贵拧住这个扬言要打断陈二狗一条狗腿的家伙那根红肿脖子,超乎人类想象地往提升,一只手将整个成年人悬向空,那种恐怖臂力简直是惊世骇俗,可怜的男人双脚已经离开地面将近十公分,整张脸由红转青,熊子那张脸蛋不像男人的漂亮和陈富贵如那张巨型牛角弓一致的粗犷,构成了一幅现代社会难得一见的最吊诡图画。
  “打断二狗的腿?”陈富贵留给双方的侧脸轮廓依旧没有半点杀气,所有人甚至还能清晰看到他嘴角不带城府的翘弧度,有这样一张干净侧脸憨傻笑容的男人的确应该拥有一双茫然而恍惚的眼神,而非此刻那一抹稍纵即逝掩饰极佳的戏谑,仿佛一个充满冷色调的黑色幽默。
  气质典雅冷艳的旗袍美女一脸惊愕表情,定力最佳心机最重的她尚且如此,其他人不更不需要多说,那个原本准备欣赏傻大个被戏弄的刁蛮女孩瞪大那双漂亮眸子,印象青梅竹马一起玩到大的熊子不是从小到大一直都很能打吗?他不是父辈们都很看好将来进入南京军区特种大队某尖刀班吗?

  旗袍女人身边的稳重男人眯起眼睛提醒道:“哥们,再不放手会弄出人命,今天的事情大家都退一步,海阔天空。”
  “好。”
  陈富贵咧开嘴露出那一口喝惯了额古纳河水和大雪融化后溪水的洁白牙齿,笑道:“命留着。不过既然他敢要二狗一条腿,我敢要他一条腿,我也不多要,一条。”
  别忘了陈富贵还有很空闲的一只手,他抬起来,随着抬臂,这一刻所有人终于都清楚看到他单薄衣服下肌肉的鼓胀,这家伙似乎真的打算废掉这个熊子的一条腿。终于按耐不住的成熟男人一个箭步前冲,要是这个分不清是疯子还是神经病的大个子废掉熊子一条腿,那这事情大条了,他如何都不能让这种会捅出大篓子的事情在他眼皮底下发生。陈富贵转头望着冲向自己的男人,一手甩掉半死不活的手下败将,地面再次传来与布鞋猛烈摩擦带来的刺耳声,庞然身躯笔直冲向对手。

  陈富贵接近对手后根本不管对方的迅猛攻势,腰胯部扭转,身体如一张横放的巨弓,肩膀挟带一股势如劈竹的气势撞向那个男人的身体。
  八极拳,贴山靠。
  劲如崩弓,发若炸雷。
  这寥寥八个字,张兮兮这种对国武术嗤之以鼻的女孩当然体会不出,在她看来所谓武术也是央视播出的《武林大会》那类花拳绣腿乱打一气,不靠谱。甚至连见多识广的王虎剩也不能完全了解,他虽然不像张兮兮这类人那般无知,但终究没机会接触过像眼前这个傻大个二十年如一日去靠桩靠树靠墙、不知道撞坏多少棵粗壮白桦树的疯子
  只有当局者才能透彻感受到这贴山靠的刚猛霸道,浑身散架一般倒飞出去,斜撞墙,瘫软倒地,也是条汉子的他想要挣扎爬起来,却徒劳无功,喉咙一阵血腥味涌,他强忍住这股作呕和胸腔刺痛到了极点后的麻木,望向悍然站于过道央的大个子,心底头一回生出最纯粹的恐惧。

  打扮时尚的刁蛮女孩捂住嘴巴,娇弱身体不由控制地颤抖,泪如泉涌。
  旗袍女人遥遥望着这个一出手便石破天惊的大个子,他那样站着,像一头孤傲的鹰。眼没有嘲讽,脸也没有得意,很安静地微笑,仿佛在告诉她算天塌下来他的肩膀也能扛住。
  陈富贵转身,走向前一刻还不可一世此时却面如死灰的俊美青年,俯视着坐在一脸绝望的他,憨憨笑道:“打断谁的不好,为什么偏僻要打二狗的腿,打我的也好啊。爷爷说过,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不可活。这道理,我这种傻子都懂。”
  “不准笑。”
  陈二狗很下意识地喊道,一见到富贵那张笑脸他来气,揉了揉被熊子一记咏春拳套路手刀砍的脖颈,他娘的,这被北方视作小女人蹦跳的拳法还真不是一般的犀利。其实咏春拳这个词汇他很早从躺在坟包里的疯癫老头提起过,和富贵掰命练了二十多年的八极拳一样,每次被老人提起都会跟一大串生僻晦涩术语,记得四五岁刚有印象的时候。陈二狗偶尔会看到老人小酌几口烧刀子后在清晨打几手套路,那个时候太小,没感觉,只觉得像耍杂技,最大感觉只是跺地声音沉闷,长大了干架次数多了后才知道那叫呼啸成风,富贵曾说八极拳讲究个晃膀撞天倒跺地震九州,要到爷爷被酒伤了身子后的境界,还得练个十几二十年。

  富贵果真不笑,但却也没打算放过熊子,差点被富贵那张大手活活掐死的青年狗急跳墙地踹出一脚,却被陈富贵左手扯住脚腕,猛然一提,像陈二狗研究出来的套子将猎物吊了来,右手握拳,即将一拳砸向熊子的膝盖,这一拳下去,肯定废掉一条腿。熊子这一伙人也他和被富贵一记贴山靠撞出内伤的男人能打,其余男女都是跟顾炬这帮性质差不多,无非是父辈钱多一点或者权大一点,哭得稀里哗啦的刁蛮女干脆闭眼睛,歇斯底里地尖声吼叫,搞得别人以为富贵在强bao她。

  在惨剧即将发生的前一秒陈二狗跳脚骂道:“你大爷的,你以为你手里拎的家伙是狍子山跳啊,有把刀子来剥皮肢解那套,这里是海,不是张家寨,打残了得坐牢。你要是一走出张家寨敢进去蹲监狱,****你未来媳妇的祖宗十八代!”
  陈富贵终于还是放过了熊子,让他逃过一劫,在大多数事情他要远陈二狗远豁达,但某几件事情却陈二狗更钻牛角尖,他是个傻子,一来因为他永远在一毛钱和一块钱的游戏让旁人获得意料之的低俗乐趣,二来是他的与世无争,从不贪小便宜,一直都是在吃小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