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拦下一辆出租车,沐小夭带着陈二狗和一言不发的王解放奔向恒隆广场,一路沐小夭把大致情况一五一十向陈二狗做了个详细汇报,没敢添油加醋也没敢隐瞒军情,尽量提供给他一个真实的状况,王解放还让小夭划了几下那个猛人出手套路,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狗哥,看样子有点咏春拳的意思,出手干脆,爆发力强,能一照面一只手把一百六七十斤的家伙掀翻,两寸内的短劲已经有点恐怖,是个棘手的家伙,小爷说这女人打的拳法到了某个境界后贴身近战堪称近乎无敌。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

  小夭脸色苍白,越来越后悔把陈二狗扯入这个风波漩涡。到了恒隆广场,陈二狗让小夭在广场一楼等候,和王解放两人杀向M2酒吧,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张兮兮那颤抖畏惧的无助背影,她身前是一大堆被打趴下的酒肉朋友,其包括她男朋友顾炬,这帮人还算有骨气,没拉出自家老头子来助阵摆平风波,只不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群平日里瞧不起道那些痞子的二世祖多半不认识什么牛人,喊来的帮手也只是让那个脸蛋漂亮的长发青年热身,如果一股脑冲去顾炬这边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但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谁都没那个脸皮一群人围殴一个长得跟娘们一样的男人。

  M2酒吧不少顾客想凑过来看热闹,被长发青年身后一个嗓门跟小妞叉腰蛮横一吼,全部乖乖缩了回去,打了半天,只是拳头微微红肿的青年一个人站在走廊过道央,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张兮兮这边女孩虽然被这场一边倒的单挑吓得心惊肉跳,却或多或少对那位“一夜七次郎”产生了一种弱者对强者本能地畸形崇拜,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往往是男人在膜拜星空,是女人自己选择跪倒在男人脚下。

  顾炬这边加在一起有二十多号人,不过十几号牲口都被那位年轻猛人放倒过,张兮兮实在想不出习惯了泡吧飙车的圈子内还能找出谁来杀一杀眼前那变态的锐气,转身突然看到站在最角落的陈二狗,愣了一下,压低声音皱眉道:“你凑什么热闹,难道还觉得不够丢脸?这次不是蔡黄毛那帮小地痞,那家伙根本是个练家子,你赶紧回去守着小夭,这里不需要你插手,省得到时候小夭怪本格格拖你下水。”

  “我看看。”陈二狗微笑道,他还真没打算吃饱了撑着一赶到现场愣头青一样杀去给人踩。
  “我也玩够了,估计你们能拿得出手的家伙也这些,不跟你们再浪费时间,男的老老实实磕三个头,如果自认人妖的家伙,速度给我滚蛋,我保证不揍你。”那家伙猖狂笑道。
  实在气不过的顾炬强忍疼痛挣扎起身,小跑几步一脚踹向那个打架水平远超乎他想象力的嚣张对手,结果被那家伙轻抬一脚便将顾炬这一腿扫开,然后闪电出手扯住顾炬的衣领猛然回拉,脑袋撞脑袋,砰,可怜的顾炬两眼发白瘫软倒地,轻微脑震荡估计是逃不掉了,把张兮兮立即吓得哭出声来,跑过去坐在地抱着顾炬的身体哭得撕心裂肺,而无动于衷的始作俑者却落井下石道:“这妞不错,要不从你开始?”

  张兮兮吐了一口口水,抬头双眼通红瞪着恶魔一般的年轻男人,不顾一切痛骂道:“没教养的杂碎,死人妖!”
  这话一说出口,顾炬那帮死党都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那个下手狠毒的变态那张本来会让女人都艳羡的漂亮脸庞浮现出一抹狰狞的笑意,而这个青年身后的三男四女都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望向张兮兮。
  被骂作人妖的青年弯身一把扯住张兮兮的头发,刚想要扯起来,察觉到不对劲,左臂下意识格挡,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的他松开泼妇一般张牙舞爪的张兮兮,正视出脚蛮快的陌生家伙,一个土包子,穿得廉价,身材也一般,差不多一米七五的个子,微微伛偻着身体,险些吃亏的青年把对张兮兮的怒意第一时间转移到这个不识趣的家伙身,甩了甩胳膊,双手握成拳头,咔嚓作响,冷笑道:“有种,敢跟我玩偷袭,看我怎么玩死你。”

  终于冷静下来的张兮兮仰头侧望向出手相救的男人,陈二狗,一个她瞧不起也看不眼的农村男人,一个也许一辈子都没办法在海出人头地的乡下佬,她以前只认定了他的心胸狭窄和没有城府,只是此刻看到他那张病态苍白的清瘦脸庞,却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她很疑惑为什么顾炬那群平常天下老子第一的死党都无法带来这种安全感,陈二狗没有口出狂言,甚至没有解释什么,是微弓着身子望向扬言要打残他的对手,张兮兮突然发现,一个不起眼的平庸男人在某些关键时候的爆发竟然是如此不可思议。

  只不过陈二狗并没有出现某些黑帮影视作品常出现的大杀四方,他只是疲于应付对手的迅猛攻势,那个气势凌人的家伙左手腕骨下锋处抵挡住陈二狗一拳后右手几乎同一时间弹出,瞬间爆发力全部轰陈二狗胸口,让他一阵气闷,几乎喘不过气,不给他回旋余地,得寸进尺的对手身躯便呈现一条直线长驱直入,右拳直接击向陈二狗头部,陈二狗本能摇头躲闪,刚想扬腕出手回击对手脖颈,谁料那家伙不但不回拳反而展开手掌如刀,闪电砍陈二狗颈部,势大力沉,把陈二狗侧击出老远,差点直接倒地。

  一波攻势余波未平,那家伙便再度欺身,出手快捷如闪电,拍陈二狗肋骨处,一个踉跄后便又发现这个喜欢死缠烂打的家伙已经黏住他仓促出手的拳头,陈二狗感觉这家伙手臂彷佛根本不再蓄力,手腕灵巧得惊人,根本不给他攻击关节的视野,一退再退的陈二狗最终被一拳崩到过道墙壁,嘴角流下一丝血迹,他本不擅长单打独斗,而且都是彻彻底底的野路子,根本没有套路可言,面对眼前这位出手凌厉步法稳健的行家根本是毫无还手之力。

  张兮兮没有看到陈二狗脸有一丁点儿的颓丧和挫败,相反,他依然微弓着身子,这是一个很怪的姿势,陈二狗甚至没有抹去嘴角血迹,眼睛如一头被咬伤的野狼,张兮兮想到似乎陈二狗是唯一一个连续遭到几次重击后还能保持站立的家伙。
  长发青年身后远处的端庄美女穿着一袭修改后的典雅旗袍,百鸟朝凤,图案浓艳,却更衬托出她与生俱来的冷艳气质,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古典仕女,她微微错愕,似乎没想到有人挨了同伴手刀和寸拳后还能没有大碍。
  她不是张兮兮这些长这么大只懂些花天酒地挥霍青春的小孩子,她知道熊子的底细,了解他打架的爆发力和侵略性,熊子在他那个地方兴许只能算拔尖,而非数一数二的尖刀人物,但一口气对付十来个普通男人还不至于到强弩之末的尴尬境地,其实她一开始觉得这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根本没有悬念,像一个成年人在跟读幼儿园的孩子过招,纯粹逗着玩。
  “继续?”

  昵称是熊子的漂亮男人充满挑衅地朝陈二狗勾了勾手指。
  陈二狗吐出一口带有血丝的口水,一直微屈如弓的身体一下子崩开,速度惊人,没急着出拳或者出脚,似乎要掰命地跟极擅长贴身肉搏的对手玩近战,结果情理之地很快被对手一记蕴含巨大寸劲的重炮击胸膛,如断线风筝后仰倒地,在对手以为得手的瞬间,后仰飞出去的陈二狗双腿猛然一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对手小腹,两个人几乎同时倒地,这根本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疯子打法,这一次陈二狗没能爬起来,而对手只是揉了揉肚子扶着墙站起身,显然陈二狗跟他起来差距不小,那家伙咒骂道:“阴沟里翻了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