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夭柔声道:“我们学校不行,师资力量跟不,你如果真要旁听还得去大学城,海大学很多,像复旦和海交通大学都是全国名牌,接下来同济大学、华东师范、海财经、华东政法这类都是很不错的,你明天先去我们学校感受一下大学氛围,这个星期我帮你把海好大学的强势专业以及时间安排都列出一个表单,这样你可以事半功倍,你怎么聪明,自学肯定能成材,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能考复旦呢。”

  陈二狗摇头道:“复旦不去奢望,争取考个211工程重点高校名单的大学,你英语怎么样?我最差的是英语,基础很差,口语更惨绝人寰了,根本不堪入耳。”
  小夭眨巴着眼睛嘿嘿道:“我也一个英语能拿得出手,高考127分,除了英语其它学科都不能见人,因为小时候总想着环游世界,所以学英语很卖力。”
  陈二狗没说话,小夭却歪着脑袋冒出一句,“二狗,等你去了复旦或者交通那些名校,一不留神被你碰见啥校花院花或者班花什么的路边花朵,你可千万务必一定必须不能采,听到没?算那些个漂亮花朵对你以身相许,你也得做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你滴明白?”
  陈二狗笑着点点头,道:“人家躲我还来不及,你以为她们都像这么傻乎乎啊。”
  小夭不置可否,小脸挂着孩子气的得意洋洋,仿佛陈二狗是她心目顶珍贵稀罕的宝贝,巴不得别人不识货。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饥寒起盗心。这老话可没有白说的,现如今陈二狗挺饱暖的,然后搂着一个身子都已经属于他的小美人儿那么久,接下来会做什么勾当不言而喻,小夭在电梯差点被这头牲口全身揩油了个彻底,小夭手小脸通红慌脚乱地掏出钥匙开了门,也没时间管张兮兮那位格格是否在公寓。
  不知道陈二狗这厮是无师自通还是从王虎剩和张胜利这两头畜生那里讨到了真经,竟然玩起了前奏和调情,骨子里刻意压抑的野性弥补了手法的生涩,让本来实战经验同样稀少的小夭感受到一种与第一晚截然不同的感觉,第一次的陈二狗是类似压迫性的征服,小夭只能被动接受,但今天不一样。
  等心满意足的陈二狗套了条短裤下床,小夭已经筋疲力尽,红扑扑的小脸,差点让瞥了眼后的陈二狗雄风再起,重新提枪阵,要不是小夭赶紧用被单裹住,指不定又得被肆意轻薄一次。

  出去喝水的陈二狗见到了正捧着薯片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的张兮兮,这个一脸精致妖媚妆容的女人转过头,望着他,阴阳怪气道:“啧啧,不错不错,一个钟头二十分钟,可真够持久的,二狗,你要去做鸭,肯定红。”
  被彻彻底底伤到自尊的张兮兮猛然起身,气急败坏道:“你要真做鸭,本格格带皮鞭蜡烛绳索,不把你玩成残废本格格跟你姓。别说一百万,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我都嫌贵,别以为像猪一样拱一两个钟头是本事,你这种小瘪三也小夭鬼迷心窍了你的贼船,”
  陈二狗一看战火有扩大的趋势,一想到等下关于教科书那件事情还得有求于这位心高气傲的千金小姐,也闭嘴巴径直走入厨房,说完气话后似乎觉得挺酣畅淋漓的张兮兮也懒得看陈二狗,转身坐下继续看她的《动物世界》,看到画面有只豹子撕裂羚羊的残酷画面,以往最喜欢欣赏这类血淋漓场景的她没来由想到那个混蛋在小夭身作孽的姿态,一阵心悸,心有戚戚焉。
  张兮兮下意识斜眼看着厨房方向,貌似生怕这头畜生像电视那头豹子一样冷不丁窜出来把她按倒在沙发,随后演一出霸王硬弓的人间惨况,心有余悸地张兮兮想象力很丰富地联想到平时小夭跟她吹嘘他打架如何生猛,掂量自己那点防狼术根本是绣花枕头的张兮兮想回房间躲会儿,结果听到一声“站住”,差点没把她吓死,转头一看是面如桃花的小夭,咬牙切齿道:“胳膊肘一个劲往外拐的死小夭,你是不是想吓死我然后跟你的*夫做一对欢快鸳鸯?”

  穿着睡袍的小夭依靠房门,慵懒模样,脸颊绯红,害羞笑道:“也不知道是谁胆子大到一个人敢在深夜看《午夜凶铃》,看的时候还恰巧听到电话铃声都能面不改色,我要能吓死你,了怪了。”
  张兮兮见陈二狗还没从厨房出来,稍稍心安,道:“小夭,以后做那事情的时候给我小声点,本格格可每次都体谅你脸皮薄知道出去开房间,你倒好,门都不舍得关严实,我是到了阅尽***无数有码也**那种境界的人物,你们那点小打小闹岂能入我法眼,下次再吵到我。”
  小夭像是想到了什么,没跟张兮兮贫嘴,跑回房间帮陈二狗找到件衣服,冲进厨房给他披,这个举止让张兮兮更是胸闷,她觉得自己还真没沦落到要去欣赏那小瘪三半裸体的可悲地步,一边感慨陈二狗果然不是个东西竟然这么快把可爱纯洁的小夭诱骗成小****,一边偷溜进房间,天晓得那能坚持将近一个半钟头的畜生会不会再度发qing,连她也给吃得不吐一根骨头。
  晚陈二狗陪着小夭一起去SD酒吧,送他们去的是自己有一辆宝马120i的张兮兮,她虽然恨不得把陈二狗凌迟处死,但对小夭确实仗义得没话说,在小夭的软磨硬泡下终于把一叠崭新书籍砸给陈二狗,出于小女人的记仇心态,每本书间都被她撕去十几页,把他们送到酒吧,张兮兮便去和已经在身在茂名南路的男朋友顾炬汇合,然后还要去新天地和复兴公园的官邸,对于这位不愁吃不愁穿的漂亮女孩来说,凭是一张破纸,大好青春不赶紧挥霍难道等着嫁作他人妇再去放浪形骸?

  “兮兮给人的感觉是很难相处,可我知道她其实是一个淘气的孩子,任性而倔强,躲在坚强的蜗牛壳里,其实内心很柔软。”小夭下车后感慨道。
  “你是想说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陈二狗打趣道:“小夭,你可别误导我,我估计她内心早想把我大卸八块后拿去喂狗了。”
  笑点很低的小夭扑哧一笑,拉着陈二狗的手走入酒吧,听着那几个女孩点滋味复杂喊了声“狗哥”,绷着脸不动声色的小夭其实心底倍儿有成感,恨不得一进酒吧逢人说这是我男人,是小夭一个人的,不过她到底脸皮嫩,进了酒吧去工作,陈二狗便和王虎剩趴在二楼栏杆拉家常,如果不是王解放的那番肺腑之言,陈二狗还真没发现这个横看竖看都一天一天猥琐的矮个子男人是有故事的一个爷们,陈二狗这双手也跟黑瞎子野猪打过交道,没想到王虎剩这家伙竟然早跟死人打了交道。

  “别用这种暧mei眼神看我,我的英俊潇洒不是给你一个大老爷们看的,是专门给李唯妹妹和脏兮兮格格用心去欣赏的。”王虎剩叼着根刚顺手牵羊来的苏烟咧开嘴笑道。海和江苏近,不少苏州或者南京的牲口喜欢周末往海跑,顺带着苏烟也较流行,华这烟虽然价格贵,也能得了台面,但总归不太被年轻人接纳。
  “还用心欣赏,人家都不拿正眼瞧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