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拍不坏,你不老说金枪不倒,又不是银杆蜡枪头,没那么容易报废,再说了我这手什么事情没做过,会没点分寸?”雁子媚笑道,等刘胖子启动车子继续前行,转过头,印在车窗的是一张充满鄙夷和作呕的脸蛋,依旧漂亮,但交织怨恨、不屑和愤怒,用只有她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道:“长得跟体型成反,每次都要老娘摸索半天才找到那根小铅笔,还怕拍坏,卖我做鸡?我卖你做鸭免费别人都不会要。”

  这座城市,同床异枕的情人似乎要多于同床共枕的男女。
  到了阿梅饭馆,陈二狗知道王解放没吃饱,便又点了一桌夜宵,这一次王解放果真等陈二狗动筷子后才拿起筷子,对陈二狗也一直称呼狗哥,给SD罩场子后老板平时尽量少让李晟跟陈二狗黏糊在一起,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怜李晟只能在二楼遥望着与王解放不停干杯的陈二狗,这孩子满脑子是与和谐社会格格不入的思维,碰陈二狗算是他找到了一盏指引他误入歧途的指路明灯。这个时段饭馆空闲,老板和老板娘不知道是不是撩拨出了事情干chai烈火去了,饭馆一楼也陈二狗和王解放。

  “怎么想到去汤臣一品做保安了?”陈二狗随口问道。
  “踩点。”王解放愣了一下,用平淡无的话语说出了个让陈二狗大吃一惊的词语。如果没记错王虎剩说这家伙在汤臣一品做了三年保安,这点踩得可不是一般耐心。陈二狗本以为王解放只是无意窥视到了某栋别墅内的值钱古董才有了企图,可真相似乎从一开始很非同寻常。
  “狗哥,既然您能被表哥当做兄弟,我不跟你打马虎眼玩虚的那套,该说不该说的,只要你想听,我一股脑抖搂给你。”
  王解放瞧四周没人,沉声道:“以前有段时间,大概是三年左右的时间,我跟着表哥走遍北方,专干挖坟盗墓这种损阴德折阳寿的勾当。跟信得过的买主做买卖的话他们在挖坟前守在旁边,拎着一麻袋钱,一万块一叠,捣鼓出一件当场拿出一件的钱,其有次在河北挖出了不少宝贝,那是一座清朝正三品的坟墓,好东西多,小爷,也是我表哥,本来好心提醒他们别急着把那具干尸搬出棺材和坟墓,那几个大买主不肯听,结果搬到后备箱后没多久腐烂,流了一车子的尸水,结果小爷被其一个仗着有钱装大爷的王八蛋骂了句娘,小爷气量大,没计较。不过我心眼小,这笔帐,得算清。”

  陈二狗听得津津有味,虽然对挖人祖坟这种事情感到毛骨悚然,但也不至于咬牙切齿,毕竟挖坟的再猖獗也不会对他爷爷那么小土包坟头感兴趣,风水差,家里穷,估摸着除了祭祖的陈家人谁都不会去瞧一眼。
  王解放巡视一周,喝了口啤酒,继续道:“我暗记下了那辆轿车的车牌,事后那批物被他用‘物带工’的法子捣腾到香港后赚了好十几倍的钱,我一路摸索到海,他有一个老婆两个情妇,一个在北京一个在香港,老婆女儿都定居在海,最后我选定了他名义的家,汤臣一品别墅,用了三年时间,摸清了所有底细,最后只差一个策应的人手,小爷来到海后知道了计划,没打也没骂,说是介绍个人给我,最后这事情黄了,小爷让我别干那事情,直接奔你这里讨口饭吃。小爷说向东,我从来不会朝西挪半步。”

  陈二狗感慨道:“三年,亏你有这个耐心。”
  王解放那张刻板到单调乏味的脸庞露出个古怪笑意,啃了口大葱,平静道:“我把那王八蛋的老婆和女儿一起了,日子不单调,我辞职她们不知道,否则两个娘们肯定至少有一个会要死要活跟我私奔。”
  爆笑的陈二狗伸出大拇指,骂道:“你小子的*你表哥好使唤多了。”
  王解放摇了摇头,道:“我那些都是下作的手段,小爷早把话跟我说死了,我这辈子只能做下三滥的事情,走下九流的路子,否则活不久。”
  陈二狗对王虎剩那套看相瞧风水的把戏不感冒,也信不过,倒是对挖坟盗墓这个见不得人的行业有不少兴趣,王解放不是憨人,一眼瞧出了陈二狗的想法,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软,估摸着是半天相处下来觉着陈二狗这人还凑合,便解释道:“小爷说了,咱们国活人的阳宅变数很大,难琢磨,脑子平平的人一辈子都踏不进门槛,但死人的阴宅择地原则自打有《易经》以来一成未变代代相传,所以找墓并不困难,只要是真正的风水宝地,一般都有大墓,墓必多宝物。小爷聪明,跟他师傅学了几年后便自己摸索出一套望闻问切的法子,望不难明白,是看风水,小爷经常念叨着三年找脉十年点穴,大致是那个理。这闻学问大了,不是我跟你吹,小爷能把两个相近朝代的土壤气味差别分出来,你要不信有机会你让他给你演示一下。至于问,门道不深,是跟当地老人套近乎,看那地方有没有出过高官将相达官贵人,这才是真的踩点。切,才是最深奥的,小爷之所以被道的朋友称作小爷或者榜眼,是他总能告诉我们最精准的打洞位置,以最短的距离直插到棺椁,至于用什么牌子的雷官、、使用多大的力量、放多少,小爷都会事先吩咐,还有是‘瞎眼摸’,要是侥幸碰了官阶高的干尸,小爷说你不能对着它们眼睛瞧,要摸东西得闭着眼,从头摸起,经口至****,最后到脚,一丝不漏。做我们这行,在挖之前一般都要开瓶白酒撒泼在坟包周围,寻常做这行的糙人都是没个讲究随便折腾瓶酒,但小爷不同,他得先看土,确定了坟墓的朝代,他会用不同的白酒,所以小爷会准备汾酒古井贡或者竹叶青茅台等十几二十种老酒,他说挖坟损人损己,坟里躺着的尝点对口的好酒,怨气会小点。”

  陈二狗感慨唏嘘,真没想到王虎剩这家伙还有这道行,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王解放猛灌一瓶酒,一抹嘴,道:“狗哥,今天咱高兴,跟你说些平时闷在屁眼里打算一辈子不吭声的掏心窝的话,我跟着道一个个敬称作小爷的表哥跑了五六个省份,跟我们打交道的没一个厚道货,什么样的险事恶人没见识过,干我们这一行,必然是一个人下去取东西,一个人守在面,做这活的绝对要知根知底的搭档,否则要图财害命容易的很,等东西吊来,把面的土浇下去回填,活埋了,东西是你一个人的了,别说是朋友,是亲兄弟看到价值几十万的宝贝也干得出这种缺德事,我跟着表哥,对,表哥是看不起我,不喜欢我喊他表哥,可跟着他刨了几十个坟,哪一次不是他亲自下去,让我在面吊东西?他这是把命都交给我了啊!你说他瞧不起我损我几句骂我几句踢我几脚,算什么?!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不信王!”

  陈二狗沉默,也一口气干光一瓶酒,脑海那个打定主意要一辈子梳着分汉奸头的猥琐男人,似乎永远背着那只尿素化肥袋,穿着那双假冒得很拙劣的破旧耐克鞋,露出一口抽烟过多的黄牙,笑眯眯对你说:“我乃王虎剩大将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