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不是王虎剩透底,陈二狗真不敢相信这家伙能胆大包天地去计划盗窃汤臣一品别墅内的古董收藏,本来老板娘很不乐意陈二狗辞职,但顺手揩油见王解放身子结实尤其是胸肌惊人,脸蛋也顺眼,立即不反对,午陈二狗请客,点了一桌子菜,望着哑巴差不多的王解放道:“白天你和虎剩在饭馆忙,工资是不高,但一个月足够应付你们的房租吃饭,然后晚轮流去SD酒吧做保安,没大钱让你赚,但一个月存一两千不难,行不行?”

  王解放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呲牙咧嘴貌似恨铁不成钢的王虎剩一巴掌拍在他脑袋,骂道:“给你两份工作也不知道感个谢,没教养的东西,以后别跟别人说是我弟,我滲得慌,丢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被王虎剩这个在阿梅饭馆地位还不如张胜利的犊子狠狠教训了一通的王解放非但不恼怒,反而一本正经老老实实地朝陈二狗道:“谢谢狗哥。”
  陈二狗摇头道:“不需要,都是东北人,能帮忙帮。”
  “****大爷,没大没小,怪不得一辈子没个出息,狗哥不动筷子,你急个啥,急着投胎啊?!”
  王解放刚准备拿起筷子夹菜,又被王虎剩一巴掌蛮横拍在脑袋,差点没整颗脑袋砸到菜盘子里,把整间阿梅饭馆的人瞧得瞠目结舌,以前谁都没发现王虎剩这渣是这么有男人气概的爷们啊,再说这个叫王解放的男人也断然不是那种寻常人好欺负的孬种,怎么碰了王虎剩焉了,连陈二狗都很费解,这个男人也不觉得丢人,心平气和地放下筷子,屁都不放一个。
  陈二狗第一时间想到富贵,继而释然一笑,这个肚里估摸着挺有货的王解放跟富贵其实截然不同,他的隐忍仅限于针对王虎剩,即使面对自己这个打赏他两个饭碗吃饭的人,他也照样没什么好感,不冷不热,远不是富贵那种让人觉得发自肺腑的憨傻,但跟山里畜生打交道多了的陈二狗直觉告诉自己这家伙是个危险角色,指不定是只深山里喜欢单打独斗的红眼黑腹蜂,能蛰死人。
  陈二狗第二次对王虎剩刮目相看,能把这种人降伏,总不能是光靠那点在乞丐村最不值一提的狗屁血缘把?
  吃完饭陈二狗和王虎剩习惯性地在梧桐树下抽烟,以王虎剩的手脚算是想从SD偷出一个大活人来都不值得惊讶,更别说几包好烟,连带着陈二狗都享受到了大款的福利,天天不是抽华是抽芙蓉王,今天这包据王虎剩说是很早被江苏政府用作招待烟的苏烟,王解放站在他们身后,木头桩子一般,王虎剩连正眼都懒得瞧他,只顾着陪陈二狗吞云吐雾,道:“你把工作辞了,只专心抓酒吧那一头了?”

  陈二狗笑道:“不是,我打算接下来大段时间白天去海各所大学逛逛,选一些实用点的课程偷溜进去旁听,前些时候乱七八糟的书是看了不少,可总觉得不踏实,后来发现是没个大纲和准心,有点事倍功半,再过些时候考几个能混饭吃的证,不能浑浑噩噩过日子,现在反正不愁饿死冻死,出去走走,有个女人跟我说一个男人站得高点才能看得远,我是山里人,这个道理好歹懂得还算透彻。”
  “是这个理。”
  王虎剩点点头,然后转头斜瞥了眼王解放,似乎一看到这个亲戚有气,也不知道是嫉妒王解放他长得端正还是欠了多少钱没还他,又破口大骂道:“听到没,得用头脑混饭吃,脑子是啥知道不。”
  “别老是****大爷的。”
  实在受不了这鸟人一口糙话的陈二狗一巴掌拍在王虎剩脑壳,幸好发胶用得多,没拍乱他每天早晨花半个多小时精心打理的发型,王虎剩在表弟面前很老虎,到了陈二狗这边跟小猫一样,只顾着心疼他的发型,嘀咕道:“那家伙不骂不长记性,我们东北爷们是糙,骂他几句顶个球,他还敢剁了我阉了我不成,他要敢,我还真认了他这个亲戚。”
  “对了,逮鹰的事情你别落下,过了季节不好弄了。”陈二狗提醒道。
  “你放心,现在有了解放,准误不了你大事,他以前在老家没少干掏鹰窝或者张抓鹰的勾当,弄几只松子风头苍鹰什么的小畜生不难,我以前做邪门歪道事情的时候他尽折腾一下鸡毛蒜皮的事情,大事不成气候,小事情还算凑合,以后二狗你要使唤他千万别跟我客套,要办砸了事情我帮你打断他的手脚。”王虎剩承诺道。
  听到这个根本不算夸奖的夸奖,如标枪一般站在梧桐树下的王解放嘴角微翘,似乎很开心。
  王虎剩突然压低嗓音奸笑道:“昨晚做了没?”
  陈二狗点点头,眯着眼睛吐出一个烟圈,似乎在回味。
  得知陈二狗已经辞职,李晟吵着嚷着要跟陈二狗混黑社会,恨不得立即拿着西瓜刀带着一大帮子小喽啰,去把学校那群瞧不顺眼的兔崽子砍成植物人,结果被老板娘拎着耳朵拖拽回二楼关禁闭,李唯在陈二狗给她补课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直到陈二狗起身离开,才不轻不重说了句忘恩负义,陈二狗没有放心,怎么可能去苛求这么大的孩子理解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第二天最后一次送李晟去学,一路这小犊子都死缠烂打要求做陈二狗的心服小弟,陈二狗懒得理睬这小屁孩的胡言乱语,直接赏了李晟几个板栗让他彻底安静下来,送完李晟,他便去了趟离学校很近的一家博库书城,不大只有一楼,他特地翻阅了不少法律和经济类书籍,结果在英语参考资料区域碰到了李晟的班主任。
  王虎剩总在他耳边唠叨怂恿说这个岁数的女人最有韵味,在床的风姿也最撩人,陈二狗没往深处想,也没那个想象力,只是刚结束了处男之身,对女人的身体构造总算有些熟悉,再看女人,眼光和角度大不相同了,她的脸蛋只是轻轻一瞥,关诗经这种正经人家出身的良家淑女哪里经得起陈二狗这种玩味眼神的侵犯,象征性点头问好后便准备离开书店。
  “李晟那孩子其实很聪明,只不过他还没找到那个能让他崇拜的老师而已,如果学校有那样的园丁,我不敢说他拿全年级第一,拿个班级第一,真的很容易。”陈二狗收敛放肆眼神认真道。
  “每一个老师都在尽心尽力教育学生。”关诗经皱眉道,她对陈二狗这番话的隐含意思很不满,在她看来老师也是人,最反感有人出于逆反心理丑化这个职业也不喜欢别人刻意神化这个职业。
  陈二狗终于把注意力再度放在她的脸庞,他对戴眼镜尤其是关诗经这类精致眼镜的人都怀有一种本能的羡慕,觉得贼有化,起码表面很像有家教有修养的人物,也不尝试去解释或者反驳她,任由她转身离去,留给他一个婀娜身影,西装短裙职业装将她屁股包裹得严严实实,曲线毕露,陈二狗露出个笑脸,陈二狗转身继续搜寻英语入门教科书,心想等咱发达了,非得尝试下这种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女人,看是不是如王虎剩所说表里不一。

  如果远去的市优秀教师关诗经知道这家伙的内心想法,保不准会恼羞成怒赏给他一高跟鞋,来一记姿势优美的撩阴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