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兮兮笑骂道:“瞧把小气的,这么快露出见色忘义的尾巴了?再说他那点干瘦肌肉想迷倒本格格,做梦吧,小夭,不跟你扯了,他的身体本格格还是眼不见为净,睡觉去了,你今天别去课了,等我起床后给你炖点补血养颜的东西。”
  小夭在厨房找到灌水的陈二狗,已经一瓶矿泉水下肚的他正在喝第二瓶,小夭脸色绯红地帮他披衣服,从身后搂住他,很温暖。
  陈二狗喝完第二瓶水,道:“我是个东北农村人,面朝黑土地背朝天,跟大山里野畜生打交道的时候不跟人相处来得少,从没有看过****小说,来海之前唯一的课外书是几本翻烂了的金庸武侠小说,喜欢过一个女孩,但没有恋爱过,她看不我,总觉得我是扶不起的阿斗,语也不行,所以写不来情书,这张嘴巴跟泼妇吵架不落下风,但着实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加家里穷,又眼高手低,她意料之外情理之地跟一个男人好了,一起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于是我很不甘心地做了二十五年的处男,我觉得理所当然,虽然很多时候睡在炕的时候也觉得自己该自卑该懊恼,但还是蟑螂一样活得有滋有味,让我自己都哭笑不得。我也许跟村子里最大的不同在于我多读了几年书,知道贫穷不是理所当然这个农村人以为很无聊的道理,知道村子之外的世界很精彩,也很危险,跟大山深处一样,然后我再次以牺牲某人整个人生的代价来到海,看到了高楼大厦,拥挤的人海,昂贵的车,当然最在乎的还是漂亮的女人,真正像山里畜生在我身留下疤痕那样留下痕迹的,有三个,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深刻的一个,但你是唯一一个说出心疼我的女人,我们山里人不崇高,兴许你们城里人看来还没有公德心没有素质没有修养,但有个道理我娘念叨了一辈子,可以不记仇,但别人对你一点好,还一点好,甚至要更多。”

  小夭沉默不语,这个被她搂住的后背最后是留给海这座大城市一个黯然离去的背影,是普通小白领那般的庸碌身影,还是一个站在高处气焰跋扈到刺眼的背影?她什么都不确定,她只确定她不后悔把身子交给这个把感恩放在心而不是嘴的男人。
  陈二狗转身,摸了摸小夭的脑袋,道:“我这种山里人没见过世面,见过好的东西想抢到手,生怕丢了,说实话你这样水灵的女孩是不该被我糟蹋的,但我不是好人,只是想着如何去拥有,穷疯了的人都这德行,所以这么快要了你的身子没有不在乎你的意思,其实我平时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不是我吹牛,进了大山我任何畜生都要能熬。有一点你放一百个心,你是在我最潦倒的时候遇见的我,我不是没心没肺的白眼狼,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小夭抬头,伸手摸着他的胡渣,笑道:“该怎么做呢?”
  陈二狗毫不犹豫道:“过好日子。”
  小夭纤细手指仿佛玩陈二狗的下巴了瘾,不肯停手,促狭着刨根问底道:“多好?”
  厨房门口一个身影猛然缩回脑袋,靠着墙壁,拍了拍胸脯,蹑手蹑脚溜回房间。
  差点被吓死的张兮兮心思复杂地咒骂道:“该死的混蛋,什么阴森森的眼神,我又不是你的猎物,跟你也没不共戴天的大仇,至于那么看我吗?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得顾炬,切,你要能让他抬着脑袋看你!”

  真正好看的娘们不是那种乍看惊为天人的祸水,而是那种卸妆后越看越顺眼的白菜,要拱得拱这种,这话不是陈二狗的突发想,而是自称**专家的王虎剩总结说明,本来陈二狗也没什么感触,碰小夭后才恍然大悟,感慨祖坟终于冒了青烟让他撞见一颗百看不厌的白菜,清晨洗脸刷牙加吃早点,陈二狗都在欣赏这颗属于自己的白菜,恨不得把她圈在自家菜圃内慢慢品尝,这龌龊想法确实符合他的小农意识。

  小夭今天特地穿一身要多清纯有多清纯的衣服,那么让陈二狗观赏,虽然起初心底有些羞涩,但渐入佳境,偶尔暗送几个心有灵犀的秋波,撩拨得陈二狗恨不得将其地正法,张胜利说得对,男女床的事情不能开个头,一有第一次刹不住车,兴许小夭本身对这事情没太浓郁兴趣,可眼前那头昨晚刚折腾了她半宿的牲口想啊,她如何表现都像是在欲拒还迎。
  在永和豆浆店铺陈二狗囫囵吞枣解决掉早餐,贼笑道:“离我班还有半个钟头,要不回你公寓?”
  傻眼的小夭娇羞道:“张兮兮睡着呢,她睡眠很浅,你不怕她一手水果刀一手菜刀找你麻烦?”
  陈二狗大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不敢班迟到,老板娘忒精,而且饭店内的时钟总是北京时间快几分钟,一迟到狠狠扣工资。”
  陈二狗很享受这种被四周雄性牲口鄙视和嫉妒的眼神,牛粪咋了,癞蛤蟆咋了,我是一坨插了鲜花的牛粪,我还是一只吃了天鹅肉的癞蛤蟆,眼红死你们。小夭大致也猜得出这个家伙的那点心思,所以很配合地作小鸟依人状来刺激周围恨不得把陈二狗丢臭水沟的异性,漂亮女人没脑子,这话未必准,起码小夭觉得身边的死党都挺精明,例如张兮兮看着很好被占便宜,而且这肯花钱的冤大头还得相貌英俊脑子灵光,总之小夭感觉是张兮兮在玩弄男人,把花瓶角色扮演到极致也是需要相当道行和智慧的。

  因为不想坐出租车,小夭早特地帮陈二狗查询了公交路线,在公交车站望着陈二狗挤车,直到公交车远去,小夭才缓缓走回公寓,无疑如陈二狗如说他不是擅长风花雪月那一套的情场老手,小夭笑了笑,突然有种跟他同丨居丨的冲动,每天给他洗洗衣服做做饭菜也不错。
  能有个人等待着,不管有没有结果,起码浑浑噩噩望着空荡荡的将来来得让人安心。
  他的世界肯定还会陆续出现这样那样的女人,对于这点,小夭扬起拳头恶狠狠道:“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来三个我全杀光!”
  路边几个晨跑的大伯大婶被这水灵孩子的话语吓得赶紧加快速度,小夭收回拳头偷偷吐了吐舌头,小跑回公寓,恨不得向全世界大声嚷嚷“我是女人啦”。
  小夭的出现一定意义打断了陈二狗的原定步骤,当王虎剩领着那位据说在汤臣一品别墅区做保安的亲戚来到阿梅饭馆,陈二狗决定辞掉阿梅饭馆的动作,让这个人顶,初看这个王虎剩的亲戚,如何都不能将有血缘关系的两者联系在一起,王虎剩邋遢猥琐得惊世骇俗,这家伙却差不多能算玉树临风那个级数的帅伙子,王虎剩看女人总喜欢色迷迷瞧屁股,做什么说什么都能把原本正经的变作猥亵,典型的反面角色,但这个男人却仿佛天生演正派的料,反复观察打量都目不斜视正义凛然的紧,个子陈二狗稍高,体格也壮实一些,不善言辞,与王虎剩是两个极端,见到陈二狗也只是简单自我介绍:“王解放,和王虎剩是表兄弟,我得喊他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