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3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美女身旁往往还是美女。本来陈二狗想要带着小夭散步去阿梅饭馆吃点夜宵,顺便把钱还给她。刚走出酒吧看到一辆让他忍不住多瞧了几眼的跑车,是辆陈二狗不知道牌子的敞篷,很流线型,这类精致透着股专属于等人的气势逼人,车内坐着一对很般配的青年男女,忙着打情骂俏,看到小夭,车内的漂亮女孩站起身喊道:“小夭,免费接你回家,报酬是晚对本格格以身相许。”

  小夭脸一红,第一时间跟陈二狗解释道:“狗哥,这是我室友,喜欢自称格格,说她祖是三旗镶黄旗的皇室成员,说得煞有其事,差没把家谱给我过目了。她有事没事喜欢拿这件事情神神叨叨,您到时候别介意。”
  那妞一见闺蜜小夭带着为难神情愣是没动静,以为又碰了不开眼死皮赖脸纠缠小夭的牲口,一怒之下也顾不得淑女风范跳下车,再一瞧陈二狗那副穿布鞋、双手插袖的穷酸样,更是火冒三丈,指着陈二狗的鼻子是一顿臭骂:“死癞蛤蟆,给本格格滚远点,能跑外省尽量别呆海,省得影响市容,也不拿镜子照照看自己的样子,你这德行也敢追求小夭?你吃熊心豹子胆长大的?”
  陈二狗没理会这漂亮的小泼妇,这姿态这气势远不如张家寨那些久经骂场的大妈大婶,还真不入陈二狗法耳。他只是打量了一下车内那个始终把视线停留在小夭身的英俊青年,确实挺人模狗样,放哪里都能吸引女人的视线,关键还有钱,陈二狗说心里话挺羡慕这类自身资本不俗的公子哥,本来高,还有张小白脸才有的脸蛋,说不定还有一身健身房锻炼出来的肌肉,怪不得国那么多单身汉怨气滔天,还不是贫富悬殊惹的祸。

  那妞一见陈二狗竟然不动声色,火气更旺,差点气炸了肺,吵架是如此,一个人骂得热火朝天另一个接招的却八风不动,这会让旁边的人都替那个喷口水的家伙尴尬,已经吓到脸色发白的小夭哪敢让这个死党继续发飙,一把拉到一旁,压低声音带着点哭腔道:“兮兮,你别骂,再骂我可真生气了。”
  她一见小夭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一下子慌了神,小夭这个她的头号闺蜜何曾为了一个追求者紧张?这小妮子在大学里三天两头看着牲口们因为她干架闹事,更有甚者在大一的时候干脆在她们寝室楼下捣鼓了几百根蜡烛摆成爱心,或者在对面男生宿舍大楼挂巨大求爱横幅,对这些小夭从来都是不屑一顾或者一笑置之,今天这事情有点怪,她不得不再次观察陈二狗,发现这个年纪她们大不了几岁的男人正和她的男朋友对视,不过很快便又把注意力停留在那辆昂贵跑车,还一脸赤裸裸不加掩饰的艳羡,穷酸还没有城府,这是她对陈二狗的定义,这样一来她反而没了火气,没必要跟一个小人物斗嘴。

  “狗哥,这是我朋友张兮兮,弓长张,路漫漫其修远兮的‘兮’。”小夭忐忑介绍道。
  “好名字。”陈二狗轻声笑道,又是那该死的笑脸和眼神,与言语如何都让人感受不到协调。
  本来心态平稳下来的张兮兮一听立即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做惯了男人视线焦点和手心宝贝的千金大小姐,她哪里受得了这种暗讽,虽然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暗讽,但张兮兮是瞧不顺眼陈二狗的那副淡定,一个乡巴佬凭什么在她面前贫嘴?挣开小夭的手,她叉腰尖酸道:“那你是狼心狗肺的狗?还是苟且偷生的苟?”
  小夭一听急了,哪有这么嘲讽别人的,只是不等她苍白解释些什么,陈二狗便笑道:“走狗的狗。”
  哭笑不得的小夭被陈二狗这么一折腾,竟然又哭又笑着留下了眼泪,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容颜让那个下车来到张兮兮身旁的青年一阵目眩。陈二狗和张兮兮都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真的哭起来,也都放下各自的争锋相对,陈二狗不好说话,张兮兮搂着小妮子安慰起来,于是陈二狗不得不再次近距离与某帅哥对视起来,两个人肤色都偏向白皙,只是陈二狗是病态的苍白,而后者是小白脸的唇红齿白,布鞋对一双手工制作的意大利明白皮鞋,廉价长袖衫对笔挺精致的休闲西装,下前后左右不管如何看,小夭都应该把心思放在这位有钱帅哥身。

  “哭什么。”陈二狗感慨道。
  小夭立即收声,虽然难免还带着点哽咽抽泣,却是无的听话温顺,皱着小脸可怜兮兮地望向陈二狗。
  这场景看得张兮兮和她男友一阵心脏抽搐,世道变了?这家伙哪里冒出来的?张兮兮虽然言语尖刻,一副没半点家教的富家千金,但脑子不差的,在她看来这个世界值得正眼看待的男人有两种,一种是年轻帅气多金的二世祖,当然前提是最好有点脑子,这类公子哥的估计都别人一辈子的奋斗结果来得高,第二种是年男人,属于奋斗后出人头地的那一类,很有脑子,也肯在女人身花钱,关键还有男人味,如果身材还没发福,在床的表现跟小伙子一样精壮生猛,那无疑是最佳,但是眼前这个家伙呢?一个口袋里铁定没钱的主,既然没钱,这么年轻能爬到什么样的位置?再高又能吓人到哪里去?小夭的追求者根本不缺黄宇卿这类富家纨绔或者高干子弟。

  张兮兮很想甩给这个陌生男人一个不屑的表情,但她做不出来,因为她知道一个肯说“是走狗的狗”的王八蛋绝对不会被这种表情伤害到。
  最开始剑拔弩张的气氛转变成敌不动我不动的妙处境,陈二狗不说话,张兮兮从小夭嘴里套话,这才知道这号人物原来是给SD酒吧看场子的小地痞,不管如何她还是收敛了一些富人看穷人的鄙夷,毕竟她对于一个能从刘胖子饭碗里扒口饭吃的年轻人还是有丁点儿的欣赏,张兮兮听说要吃夜宵,说了个地方让她男朋友开车去,陈二狗也懒得反对,反正看架势轮不到他或者小夭付钱,白吃白喝的事情傻子才不干,尊严?拒绝了那可不叫尊严,叫自卑,要真拒绝了陈二狗不是骂遍张家寨无敌手脸皮厚到一个境界的陈家狼犊子。

  和小妖坐进敞篷跑车后排,陈二狗点了根华烟,这车坐着是跟张家寨的拖拉机或者路旁的公交车不一样,前排开车的为了炫耀车技,时不时在空荡弯道玩点只能忽悠外行的小漂移,可怜小夭在漂移动作影响下撞向了陈二狗怀里好几次,有次还把他手里的烟给砸掉在车内,估计没准把某块真皮烫出了洞眼,看到他心疼烟而不是车内装饰的模样,小夭噗哧一笑,心想他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恶人啊。
  日期:2019-02-0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