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3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刘庆福不耐烦道:“我对政府那套编制不了解,有屁快放!”
  美艳女人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鄙夷,一闪而逝后却是愈发娇媚的神态,一只手搭在胖子圆桶一般的象腿,身子靠向刘庆福与她手臂令她心底产生一股本能作呕心态,脸却依然笑脸如花,道:“刘胖子,海警备区虽然名义也受管制于海市政府,但其实隶属于南京军区,海武警总队则得划入武警总部,总之是说一场小风波根本惊动不了这两方面的实力,这不是什么政府编制,说到警备区,我给你两个字。

  胖子皱眉道:“哪两个字?”
  女人笑道:“军队。”
  黑道出身和发迹的胖子刘庆福两颊肥肉抖动了几下,一把掐灭烟头,怒道:“你不早说,娘西皮,存心出我洋相?!”
  对于混混来说,再大的混混,混到了堪称一方枭雄的大人物,也还是个见不得光不得台面的大流氓,国没有黑社会,这是某位国家领导人说的,这并不一句很空洞的官方语言,香港台湾也许可以混到黑白两道通吃的境界,但在大陆绝无可能,黑帮也许有,但想要做到一手遮天,难,出了捅破天的篓子,得老老实实完蛋,与政府对抗?脑子进水了吧,尤其在海这类沿海地区,再如鱼得水的大枭也得整天忙着漂白洗干净屁股,所以刘庆福一个马马虎虎的人物一听到政府心虚,听到军队,那更是直接软了,不管你是哪一路通天本领的神仙,找军队的麻烦,无异于绑块大石头跳下黄浦江。

  被唤作雁子的女人收起打火机,媚笑道:“别紧张,陈二狗本身没什么过人之处,一个从东北小村落出来的农民,虽然很怪怎么会牵扯出两方面的人物,但我肯定这个年轻人背景和靠山没外人想象的那么夸张,不是什么从北方来的枭雄,更不是北京城里的公子哥,沈阳军区更是跟他八竿子打不着。”
  刘庆福冷笑道:“女人是头发长见识短。我问你,那些没化的江西佬哪会特地去了解这其的弯弯道道,被折了那么个大面子,没有人想在那场风波的接下去几天去砸场子?结果呢,风平浪静的很,没人暗罩着,这个叫二狗的年轻人真能毫发无损地跑到我场子来混?他再能打,江西佬玩命起来也照样踩死他,道那些一人挑几十号东北大汉的传闻大多不靠谱,我混江湖差不多二十年,真变态到令人发指的高手也侥幸见过一两个,但那样的人物,绝对不是陈二狗这个身板。”

  女人微笑不语,身边这个胖子虽然品味不咋的,也不算真正见过大世面,但脑子转起来的确很快,她对胖子这番话倒是没有太大异议。
  胖子自言自语道:“我还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能捣腾出政府和军队背景,这样我倒是安心不少,场子干净点干净点,少赚点钱也不会让我掉肉,当花钱消灾,指不定这个名字透着玄乎的年轻人将来会是我的保命符,把你得到的消息散布出去,但别讲得太清晰,要有点朦胧感,这跟男人看女人身体一样,脱guang了反而兴致不如半脱,如此一来,有他给我在SD镇场子,我其余几个场子都安全不少,我倒是想瞧瞧那几个原本对我不顺眼的王八蛋还敢不敢下手。”

  女人点点头,深以为然。
  “雁子,我打算过两天请他吃顿饭,你帮我安排一下,别让人觉得我小气。”
  “花钱我最在行。”
  胖子突然莫名感慨道:“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年轻人,觉得自己老了。”
  几乎已经全部趴在他身的女人媚笑道:“这个陈二狗样子不咋样,穿得也寒碜,但在你面前那么一站,还真有点让人刮目相看的气质,小女生不懂,很容易忽略掉这种男人,到了我这个年纪不一样喽,找男人啊,得找这种靠谱的。要高的帅的裆下那玩意大的?”

  女人笑得花枝招展,胸口那两块肉乱颤,道:“我愿意吃他,那小伙子还不愿意吃我呢。”
  陈二狗印象,小夭是个怯怯弱弱的小女生,在他面前永远拘谨小心,好像一只长白山山脉觅食的小梅花鹿,但当她走舞池旁边的高台领唱,让他眼前一亮,小夭似乎松开了那根扎辫子的紫色丝带,披肩长发,配合一张精致如瓷器的脸蛋,浑身笼罩于五彩灯光,如同一幅哥特画面,黑暗带着灵动,前奏响起,陈二狗便是一震,根本不是他预料那种柔柔弱弱的情歌,而是一只摇滚风格的英曲子,气势磅礴,当她在全场男女尖叫瞩目张嘴演唱,唱腔更是让陈二狗第二次震撼,这个个子不高的美人儿竟然拥有一副类似歌剧花腔的女高音,浑厚却干净,随着震耳欲聋的dj伴音,置身其,仿佛身临演唱会,酒吧火爆程度果然达到顶点。

  蔡黄毛在陈二狗耳朵旁大声道:“狗哥,那是荷兰国宝级乐队WithinTemptation的《Memories》,不是每个会唱歌的女孩子都能唱出味道的,小夭台的次数不多,以往穿得也都厚实,她的确跟这酒吧很多女孩不一样,今天肯定是看您的面子才唱的。”
  这个时候,陈二狗刚好看到小夭望向他这边,眼神迷离,这一刻,这个小美人儿无疑是最动人的。
  唱腔,身体,眼神,都美得让人心颤。
  陈二狗只是个跟走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的乡下人,他只是个没尝过女人滋味的处男,对漂亮的女人,都会欣赏,看到李唯,看到关诗经,他能揩油的时候绝对不会做出道貌岸然的姿态,哪怕和高高在的曹蒹葭相处,这无关滥情,想吸引漂亮女人的视线,还奢望征服。
  站在二楼,靠着栏杆,陈二狗第一次感受到位者的优越感。
  以前,钱的概念对陈二狗来说是能买多少斤大米,值多少棵树,能几年学,或者能买几个长相难看的媳妇,至于权力,初老师殴打学生出气,或者高考后看着那些成绩一塌糊涂的败类靠着父辈关系升入大学,来到海,陈二狗眼界一下子打开,像白熊和黑豺第一次入山狩猎。

  小夭唱完那首曲子后跳下台子,不顾那些男女疯狂要求继续演唱,小跑到二楼陈二狗面前,小脸蛋红扑扑,头发还来不及扎起来,那双干净的眸子里带着点不一样的妩媚意味。
  然后陈二狗问了个很多余的问题,“小夭,有男朋友没有?”
  “没。”
  “要不?”
  “恩?”
  陈二狗沉默许久,站在他对面的小夭也期待了很久,最终听到一句,“要不晚一起吃个夜宵?”
  小夭微笑着点头,似乎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我身没带钱,和那瓶正红花油一起欠着好了。”
  小夭掩嘴轻笑。
  蔡黄毛强忍住吐血的冲动,跑下楼,心想这狗哥揍人阴人谁都猛,咋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掉了链子,继而一想,蔡黄毛恍然大悟,再看陈二狗竟然有一种看待偶像的崇敬,喃喃道:“难道他是想连夜宵后开房间的钱都让小夭付账?见过狠,我还真没见过这么狠的,狗哥,算你牛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