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3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虎剩摇头道:“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感兴趣,也不懂。”
  王虎剩下意识转头,突然看到满脸通红的小夭,他不是很感兴趣,但这样碰了确实尴尬,脸皮再厚也经不起那双水润眸子的注视,王虎剩只得抽出一根六块钱一包的太阳岛,低头抽烟。
  “狗哥,正红花油给你买来了。”小夭来到陈二狗身旁,蹲下来把那瓶正红花油递给他,这东西让她来回跑了十分钟才买到,气喘吁吁,只是相对她身体例来说显得格外引人瞩目,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在手心亵玩,要不然黄宇卿那花花大少也不会吃饱了撑着一个多月不停砸钱。
  “多少钱?”陈二狗问道,接过正红花油抛给王虎剩,后者也不客气,直接拆开捣腾起来,估计这一瓶都不够对付他那一身伤。
  “狗哥,今天我捅了那么大篓子,这钱我不能要你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小夭慌张道,她要敢收这钱才怪。
  “钱得收,小夭,出门在外,别跟一个不太熟的人在钱这个问题含糊不清。我现在身没带钱,明天给你。”陈二狗摇头道,这是他出门前娘再三叮嘱的事情,他懂一辈子不敢占人半点便宜的娘真正意思,占得一丝便宜,指不定还回一个大亏,疯癫爷爷小时候总拿着酒瓶念叨能吃亏者不是痴人,这也算是陈家人的传统,虽然陈二狗总是例外的。

  小夭不知所措,只能蹲在一旁,也不敢站起来,陈二狗坐在地,她不敢站着,因为那会有居高临下的嫌疑。
  “我先回阿梅饭馆,你先忙。”王虎剩不是不识趣的憨货,不等陈二狗说话便起身一溜烟跑路,一点都不像是个被围殴不久和一条腿瘸过的伤患人员,其实陈二狗很像说的是王虎剩跑路的方向相反了。
  “坐。”陈二狗笑道,自然而然帮她吹了吹地面的灰尘。
  小夭轻轻坐在他身旁,拘谨而矜持,还没走出象牙塔真正步入社会的她怎能见识过陈二狗狼一般的狠辣一面,当时小夭亲眼注视着这个男人悄无声息似的越过蔡黄毛,走路像一头猫,或者说豹子,悄悄拎起一张椅子,然后便是出其不意地一脚踹黄宇卿,这一切都看在小夭眼底,随后这个狗哥与丨警丨察头子的卑躬屈膝则让她感受到另一种震撼,她不是看那种看琼瑶剧会哭得一塌糊涂的小女生,在酒吧呆了一个多月知道赚钱的不易,陈二狗四川变脸一样的娴熟表演,让她叹为观止。

  “家里有困难?”陈二狗随口问道。
  “没。”
  有点尴尬的小夭像求职面试面对严厉考官一样回答道:“只是想体验一下生活,还有是挣点钱,想大学毕业后自费去一趟丹麦。”
  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父母病患不得不出来卖身子或者卖笑的漂亮女人给自己碰,侥幸碰了,估摸着陈二狗也没那个钱充英雄好汉。道貌岸然的陈二狗看似在望着街对面的一家水果店铺,但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投向小夭那无懈可击的曲线身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只顾着暗欣赏美色的陈二狗可不顾及小夭她的羞赧和敬畏,到最后,看饱了的陈二狗偷偷抹了把口水,一本正经道:“小夭,你妈一定很漂亮吧。”

  小夭愣在当场,她从小到大都是校花一样的妖冶灿烂活着,情书无数,礼物无数,鲜花无数,追求者过江之鲫,毫无征兆地当场告白也听了不少,可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夸自己水灵,这让小夭一扫畏惧和忐忑,精致脸蛋笑得像花一样动人。
  笑得肆无忌惮。
  她第一次发现一个很爷们的男人可爱起来是如此让人不可抗拒。
  陈二狗刚树立起来的柔和形象很快被他自己亲手毁掉,蔡黄毛带着那帮从后面溜走的小喽啰赶过来,陈二狗拍了拍布鞋的踩痕,站起身二话不说一脚踹蔡黄毛的膝盖,这个在乱斗本受了点伤的小头目立即跪倒下去,渗出一头冷汗,这一脚力道不轻,没半点水分。莫名其妙的小夭捂住嘴巴,很费解怎么刚才还并肩作战的朋友内讧起来,男人的世界,果真是不可思议。
  陈二狗蹲下来,一把拎住他的头发,笑容带着点狰狞,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把戏,想给我个下马威?蔡黄毛,你脑子不错啊,出来混小痞子是不是可惜了点,都知道借刀杀人了,你别忙着狡辩,我懒得听,总之一句话,没本事你个小犊子别在大爷面前整妖蛾子!”
  蔡黄毛那帮子喽啰小弟必然是护着他的,一见这情形虽然忌讳陈二狗两次乱战积累下来的余威,但碍于义气不得不作势要冲来围殴这位尚且不知深浅的狗哥。蔡黄毛扬起手,摇摇头,示意那群人不要轻举妄动,忍住钻心疼痛,低头沉声道:“狗哥,这次是我不道,希望您别记仇。”
  陈二狗松开手,站起身,突然想起来兜里还有包小夭递给自己的华香烟,刚掏出来,小夭急忙帮他点燃,抽了一口,缓缓道:“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以后小场面,别麻烦我,我这里把话挑明了,你要是肚里有怨恨,觉得折了面子,想阴我,我等你,能一脚踩死我算你本事,千万别给我留一口气。”
  蔡黄毛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刺痛还是羞愤,发青到骇人,抬头道:“狗哥,我服,心服!”
  陈二狗扶他起来,竟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没心没肺笑意,仿佛那一脚根本不是他踹的,还不忘帮他拍了拍膝盖的尘土,嘴叼着根知道价格后会吓他一跳的香烟,不时咳嗽两声,道:“是心服,还是口服,我不管。人敬我一尺,我让他一丈,狗咬我一口,我拿砖头砸它一堆,刀口混饭吃其实也是这么回事,去吧,看下场子,如果黄宇卿那龟儿子还有后手,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蔡黄毛使劲点头,带着一帮被陈二狗一席话忽悠得敬若神明的小弟回到SD酒吧。陈二狗眯起眼睛,微微弓着身子望着这群人的背影,看在小夭眼便又是一番阴沉沉的城府姿态,其实陈二狗是在暗自得意能说出这番话的自己怎么可能语作从来没拿过高分,突然发现手头这烟王虎剩那根烟好抽不少,特地掏出烟盒看了下牌子,嘀咕道:“乖乖,大华。”
  “这烟钱算酒吧的?”陈二狗望向小夭问道。
  “我付的。”小夭轻柔道,她没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似乎真给眼前这位高深莫测的狗哥惹了不少麻烦,愈发忐忑不安,满是感激,差没生出以身相许的念头。
  陈二狗只是点了点头,再度仰视SD酒吧的霓虹灯招牌,这也许是他发迹的了,他其实很知足,虽然风险不小,但已经太多跟他出身差不多的淘金者幸运,杀了杀蔡黄毛这小子的锐气,陈二狗也不确定手段是否过激了,但如今太多的事情都无法在自己掌控的范围,这让他很不习惯,像在那个堆满报刊书籍的狗窝,他都习惯闭着眼睛能把每样物品搜寻出来,所以陈二狗本能地想要抓取更多的资源,握紧烟盒,陈二狗掏出那枚曹蒹葭让张胜利转交给他的一元钱硬币,放在手背,怔怔出神。

  “狗哥。”等待许久的小夭怯生生喊了一声。
  “恩?”陈二狗终于回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