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3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虎剩点点头,不忘腾出一只手理了理他的标志性分头发型,这个时候陈二狗终于确定这跟蟑螂一样打不死的家伙是真没事情。
  “现在买得到正红花油吗?”陈二狗询问身旁的小夭。
  小夭点点头,不等陈二狗发话跑出酒吧。
  “我们出去走走。”陈二狗耐心等待王虎剩吃完一大份果盘,提议道。
  两个人在酒吧外马路边一盏路灯下并排坐下,鼻青脸肿的王虎剩刚才走路也是歪歪扭扭的,足见并不是真练了金刚罩铁布衫的隐藏高手,陈二狗笑道:“让你做英雄,傻了吧,一大堆女人亲眼看着你被打成狗熊,悔死了吧?”

  “我故意的。”王虎剩笑道,脸挂着与他形象极其不符的淡定笑容。
  陈二狗没有说话。
  “我只想知道你会不会跑。”
  王虎剩靠着那盏路灯,望着马路的车辆,道:“其实我来找你,不是让你做保安那么简单,我那个亲戚野心大,想要干一票见不得光的大买卖,从一幢别墅里偷几样古董,倒卖给做那行的朋友,他一个人不够,准备找个人联手,本来还想怂恿你干,现在看来是不必了,你混得挺好,我预料快太多了。”
  “这事情敢对我一个外人说?”陈二狗呵呵笑道。

  “本来犹豫得很,等你跟着我做第二个冲去傻瓜,我觉得这事可以说。”
  王虎剩问道:“抽烟不?”
  王虎剩见陈二狗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烟盒,12根一盒的精装太阳岛,这烟在黑龙江很常见,11块一包,铁盒仅剩三根半,那半截烟显然是抽了一半不舍得抽掐灭了,王虎剩抛给陈二狗一根,掏出一个印有半裸金发女人的劣质打火机,给陈二狗点,自己则抽起那半根烟,深吸一口,然后仰头吐出一个烟圈,王虎剩闭眼睛,一脸陶醉,道:“我口袋里永远放两包烟,6块钱的太阳岛和11快钱的太阳岛,只有朋友,我才递给他后者,我这个人心眼小,长得也不招人待见,大本事更没有,却喜欢看不起别人,瞎转悠了小半个国,愣是没碰到半个顺眼的货,所以你是第一个,别嫌弃这烟。”

  王虎剩抽着那小半截烟,那张很显老态成熟的脸庞在晕黄灯光下蒙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怆,深深吸了一口,仰头长长吐出一个缭绕的烟圈,道:“我出生的那个村子是个乞丐村,整个村子除了下跪都不知道能做什么,小孩子生下来瞎折腾养个几年被打断手脚带出去过乞讨日子,狠心一点的还会被挖瞎眼睛,你别不信,世界狠心的人海了去,饿极了穷疯了被逼到绝路,男人能卖婆娘,做爹的也能把亲生崽子当畜生。我爹妈死得早,等于是被奶奶一个人养大,这条腿是九岁的时候折的,因为奶奶了年纪,捡不动破烂,得出去要饭,腿是我自己打断的,要不然没人给你钱,不等我和奶奶走出黑龙江,她死了,睡在大桥底下,那个冬天太冷,我也知道她老人家熬不过去,我把所有的钱都给她买了副棺材,然后一个人走南闯北,东北三省,北京天津,河北河南,陕西,内蒙古,奶奶死后,我再没给人下跪过,瘸了的腿也不容易看出来,小半个国的话我都会说,北京人老拿‘儿’说事,说外地人根本说不地道那个字,论口音,我老北京满清遗老什么的都要地道,河南穷,我也见过我还命苦的人,再去陕西,见过黄土高原,去内蒙古,一个人躺在大草原,心彻底放开了,再不干愤世嫉俗损人不利己的龌龊勾当,早些年,跟一算命的老头学过坑蒙拐骗,也卖过妇女糟蹋过闺女,江湖最下三滥的讨生活手段,我都懂点皮毛,那个教我看相的老头是个瞎子,跟我说富人是不愁吃的猫,高兴晒太阳,不高兴了出来逮耗子耍着玩,穷人是耗子,要活着得狠狠偷得掰命逃,这个瞎子临终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这辈子没见过一个好人。我当时想说你一个瞎子能看见谁,最后忍住了,其实瞎子的眼睛谁都准,谁都毒,我当初跟了他几年,还是不想把那几本古书拿到手,我也不是好人,最后瞎子烧掉所有东西,只留给我几页东西,说不让我害人,只给我条活路,我没怪他。”

  陈二狗一口一口缓慢抽着那根11快钱一盒的香烟,呛到几次,抽惯了旱烟,这香烟还真不适应,抽到只剩一个烟屁股,却没有扔掉,道:“虎剩,跟我混,只要有我一口饭吃,饿不死你。我也不是个好人,把丑话说前头,我往爬的时候,不求你玩命地替我办事,但你别千万碍着我,你心眼小,我也不是大度的人。”
  王虎剩弹掉不剩一点烟草的烟屁股,一撇头,左右两撮头发在空招牌式地甩出一个精准弧度,道:“我能碍你什么事情,我巴望着你能在大海出人头地,我也好沾点油水,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是穷日子过惯了好养活,一天几碗大米饭,真混不开,菜都可以不要。”
  陈二狗低头拨弄了几下那双布鞋,轻声道:“我这么说你别放心,主要是前不久有个女人跟我说了个关于象棋的喻,她说到了‘士’,能把‘帅’闷宫的那枚棋子,我这辈子只信任过妈和一个一起长大叫富贵的兄弟。没有过朋友,除此之外碰到的都是些看不起我的和恨不得我早点死的,其实在我刚走出大山的时候,我没野心,给富贵买张弓,娶个媳妇,让娘过好日子,也足够了,可等我呆了半年多,漂亮女人见多了,开好车花天酒地的有钱人见过了,然后整个人不老实起来,想要再多些东西,筷子夹着,想碗里的,看到碗里的,又想锅里的,想到了锅里的,还想地里的,娘从小说我不安分,看来真不假。”

  “不安分的男人有出息,老瞎子说我将来能有出息,大出息。”
  王虎剩笑起来谈不憨厚,也说不奸诈,但那张脸终归是让人很难顺眼,何况暗黄牙齿还沾有菜叶,黄绿搭配,很难想象这么个人还是头资深驴友,差不多身无分便走遍了大部分北方省份。
  “再这么折腾几次,这双布鞋算是毁了,这双鞋子今天要是破了,我非找那群家伙麻烦。”
  陈二狗叹了口气望着那双布鞋心疼道,抬头看着那些来酒吧砸钱的年轻犊子,帅气的,穿得时尚到让陈二狗没办法接受,什么耳钉项链以及乱七八糟的发型,看得陈二狗堵得慌,漂亮的女孩则个个浓妆艳抹,拎着各色在陈二狗看来造型极其诡异的挎包,偶尔几个有钱的男女还自己开车来,看得陈二狗不停唏嘘感慨,想起刚才的闹剧,自嘲道:“其实刚才冲去,很大程度是私心,当年在学校有个我自认为是青梅竹马的女孩,后来跟一个和那黄宇卿很相似的男生跑了,唯一的区别在于那个男人的确有才华,脑子灵光。那个时候小,我总觉得是他抢走了她,后来才知道那不是抢,即使他不出现,也会有另一个男人取代我,虎剩,其实仔细想一想,我那个时候坚定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女孩,现在竟然连样子都开始模糊了,真傻。所以今天一看到黄宇卿,我火大,那一脚踢出去后,跟吃完饭后抽旱烟一样带劲,当然烟草得是好的蛤蟆癞,闻着刺鼻,抽起来感觉心肺都在烧,和存放了七八年的烧刀子有得一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