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人来到梧桐树下,陈二狗坐在一条小板凳熟练摆放棋子,曹蒹葭背靠着紫竹藤椅,执黑,她喜欢把那颗“将”从棋盘拿起放在两根手指把玩。
  陈二狗如孙老头所言,是个杀心颇重的棋手,从不怕玉石俱焚,靠着一股杀伐锐气咄咄逼人,在局部纠缠从不退缩,似乎有点不适应陈二狗棋风的曹蒹葭皱了皱眉头,李唯和喜欢端着碗蹲一边看棋的李晟不一样,她对象棋不感兴趣,略懂皮毛,只不过看着曹蒹葭一枚枚棋子拿下棋盘,她笑意愈浓,像一朵过早绽放的娇艳牡丹,曹蒹葭把玩着那枚“将”,轻瞥了眼这个笑得幸福像花一样的小妮子,再望向低头凝视棋盘的陈二狗,轻轻晃悠着舒适的紫竹藤椅,安静等待陈二狗的下一步杀招,真不愧是个常跟山里黑瞎子野猪较劲的狠犊子。

  这位喝着额古纳河长大、七岁敢跟他大两岁的富贵进山打野物最终扛着一条眼镜蛇回张家寨的年轻男人穿着双布鞋,神情肃穆,每一次落子越来越慢,思索时间越来越长,曹蒹葭的棋风跟四平八稳的孙大爷不一样,她透着股绵里藏针的阴柔,不动声色,落子断然不会平地起惊雷,却从能化险为夷,看似退让,却始终没让陈二狗得着便宜。
  第一盘下了足足三十分钟,陈二狗战至最后光秃秃的一颗帅,终于悲壮落败,看着一旁观战的李唯心有戚戚焉。
  第二盘曹蒹葭突然一改保守风格,竟然和陈二狗在一点一寸的局部棋盘玩起了步步见血的缠斗,她的连环马依旧犀利,步步为营,酣畅淋漓,这一盘十五六分钟便胜负分晓,陈二狗同样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再次败北。
  第三盘依旧荡气回肠,不知道投降为何物的陈二狗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第三次收拾残局重新摆子,曹蒹葭靠着紫竹藤椅无悠闲地把玩着手指间那枚棋子,脸没有洋洋自得,却也没有故作姿态的谦虚。
  李唯看得惊心动魄,孙大爷的象棋是附近几条街出了名的强势,偶尔几次观战也没这种玩弄陈二狗于鼓掌的气势。她只是个外行,瞧不出孙大爷几乎化腐朽为神的棋力,已经完全不需要用棋盘的凌厉杀伐来体现,但曹蒹葭的棋力还是超出了李唯的想象,她原本还巴望着陈二狗能杀一杀这陌生女人的锐气,再不成熟的女孩也有超乎想象的直觉,不管陈二狗在她心目是哪一种定位,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她没来由感到一种危机感,眼前这个不速之客在李唯看来显然不是一百个王语嫣加起来能媲美的危险角色。

  李晟这兔崽子也已经蹲在一旁看了一局半,虽然平时呱噪的很,但基本这个时候却可以做到观棋不语,只是偶尔一盘残局结束后他才冷嘲热讽,今天他倒是出地没有把重心放在对陈二狗被大肆屠杀的事情,只是左一眼李唯右一眼曹蒹葭,不知道小脑袋里想着什么。
  “继续?”曹蒹葭问道。
  陈二狗点点头,摆好了双方棋子。
  “不下了,每天三盘,不多不少,否则不走神被破了不败金身不好玩了,我要延续孙大爷的优良传统,将全胜进行到底。”曹蒹葭眨巴了下秋水眸子,带着些许狡黠。
  陈二狗也不强求,只能伸个懒腰,望着棋盘怔怔出神,被连屠三局,内心堪称一把辛酸泪,真没想到来了个娘们还是没得翻身,虽然早料到这个脑子好使到让陈二狗破惊艳的女人棋力多半不弱,可哪里猜得出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我学棋都十多年了,手把手教我的师傅还是个业余七段的高手,输给我几盘也不太冤枉,否则那个师傅非找我算账不可,你要是能在半年内完胜我,我直接推荐你去做职业棋手。”曹蒹葭半开玩笑道。
  李唯脸色不悦地离开,哪个青春时期的小女孩不喜欢自己喜欢或者喜欢自己的男人是个彪悍到越离谱越好的显赫角色,别奢望一个邻家小妮子能有多大多崇高的思想境界,李唯没怎么生气,只是对曹蒹葭那副老神在在的胸有成竹很不顺眼,典型的小女孩看女人的妙心态。
  “孩子。”
  曹蒹葭只是轻声道,从头到尾都没有和李唯说过一句话。
  “你不也是这样过来的。”陈二狗笑道。
  “不一样。”
  曹蒹葭摇头道:“大不一样。”
  现在的陈二狗已经在心理对她已经没有任何业障,既不会高山仰止般心存敬畏,也不会怀有不可告人的觊觎猥亵,心态转变几乎没有一个渐进式的过程,仿佛一天一夜之间扭转了乾坤,抬头望着曹蒹葭,玩笑道:“她和我不一样,你和她不一样,我和你更不一样了,的确不一样,大不一样。”
  曹蒹葭瞪了他一眼。
  陈二狗只觉着她一笑一颦一恼一怒都别有风情,没什么大反应,李晟却大叫一声,狂奔而走,跟见到修行千年的妖怪一样。
  “难道我长得很抽象?”换了顶鸭舌帽的曹蒹葭自嘲道。
  陈二狗只顾着低头,貌似还在思考方才一败再败的棋局。
  曹蒹葭也不打扰这位手下败将,自顾自哼着一曲京剧。

  终于,最细节有一种天生敏锐感的她察觉到这个陈二狗虽然低头,眼神却一直隐蔽地瞥向她的两条修长大腿,从他那个角度观赏貌似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曹蒹葭从不穿太妖冶的服饰,只是再妖孽的良家妇女都拗不过这么被近观亵du,恼羞成怒的曹蒹葭强忍住把这个一辈子都修炼不成良民的家伙一记过肩摔砸晕的冲动,轻轻做了一个深呼吸,猛然做了个《本能》女主角的经典诱人姿势。

  蛊惑人心到了极致。
  没个心理准备的陈二狗顿时鼻血如泉水般潺潺流淌,一发不可收拾。
  曹蒹葭假如放在古代兴许是褒姒那类不可理喻的,她故意对对陈二狗的窘态故意视而不见,岔开话题问道:“会玩鹰吗?”
  陈二狗总算从震惊恢复神智,对眼前这位女人保持远观不可亵玩的心态,道:“这些年陆陆续续熬过六七只鹰隼,富贵喜欢鹰,现在手还在玩的有一只松子,很小,但在富贵手有些时候一天能抓七八十只麻雀,还有一只兔鹰,听名字你知道这畜生是做什么的,逮兔子一爪一个狠,富贵那只性子野,到手的兔子没一只肚肠是完整的。”
  曹蒹葭那次去张家寨大山弓猎的时候没见到鹰,她圈子里也有两三个人有这个嗜好,只不过玩得不是很地道,曹蒹葭脑海可以想象兔鹰站立于大个子陈富贵手臂的惊艳姿势,心底她其实不喜欢这个深藏不露心机和他的体型成正的魁梧汉子,或者说是心存忌讳,同属一类人,会自然而然地排斥。
  陈二狗坐在小板凳口若悬河,“和富贵不一样,我从小较喜欢隼,因为喜欢看它们翱翔和俯冲,你也知道在大山树林抓猎物得用鹰,到了平原得游隼,后者速度快,不是我吹牛,我那只灰背隼灵性得很,还有只兔虎,也是母的猎隼,快到3斤的品,和我那只黑豺一起配合抓兔子几乎没失手,经验再丰富的老野兔见着它们也得乖乖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