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蒹葭密不透风的心境像是被毫无征兆地撩拨了一下,她终于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像一头没有见过女人的牲口那般看电梯小姐,他无非是想把恐高转移到她的身,曹蒹葭微微低头,看着陈二狗那紧紧攥起的双手,叹息着感慨,手心已经都是汗水了吧。其实她何尝猜不出陈二狗起初选择坐到265米的真实原因,这个不喜欢把自尊挂在嘴边的东北男人是想下次请她坐到顶楼作为补偿。
  她猛然想起自己记恨了二十年的爷爷,老人某次大发雷霆的时候曾经对她母亲说过一句话,曹家的女人,可以看不起将军的儿子,看不起省长的孙子,但哪怕是一个乞丐,只要是站着而不是跪着活着,只要你肯嫁,我敢答应!
  “二狗。”

  “嗯?”
  曹蒹葭看着一头雾水加冷汗的男人,露出个能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孩子气笑脸,悄悄道:“别看她,她没我漂亮,看我。”
  “想追我?”
  “傻子才不想。”
  “是玩玩而已,还是打定主意要娶我做媳妇。”

  “随你挑。”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爷爷是当官的,我外公是当官的,我爸仍旧是做官,我妈也是吃皇粮的,我七大姑八大姨还是跟当官的有关系,我哥我姐们还是纠缠不清不辞辛苦地攀爬权力金字塔,这么说,怕了没?”
  “不怕。俺只知道你是曹蒹葭,再说俺只是个乡下人,不认识啥当官的,俺也不怵,500斤的野猪都见过了,还怕100多斤的人吗。”
  这是一个女人和一个没钱没势还没貌的东北刁民在回到南汇街后的对话。
  诙谐,却也有点假到真时真亦假的味道,只不过两个人一个来回光骑车时间达到将近五个钟头,没太多力气去展开遐想。在阿梅饭馆吃了份老板特地免费招待的晚饭,两人分头回到房间,吃饭的时候张胜利这货没少用眼神看陈二狗,他现在算是越来越服这个来海前还极其不待见的老乡侄子,才来海半年勾搭李唯这个没彻底长熟的水灵小妮子不说,还一个人挑翻了******颇有地位的那个大佬黑虎子,如今又和这个神仙一样漂亮的娘们粘在一起,三分嫉妒六分敬佩还有一分不想承认的畏惧。

  陈二狗躺在地铺,望着天花板,他周围都是废旧报纸和杂志书籍,五花八门,有一叠专门整理出来的军事类杂志,一叠类似《读者》《青年摘》的艺性杂志,再是一些《摄影入门》《西方政治学》之类的散书,甚至有本厚重的英版《宏观经济学》,几乎涉及了所有一个年轻人可能接触到的领域,几乎每本书内都有不少折痕和圈圈点点以及空白处写满了读后感,读书和看书,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陈二狗只是个学生时代没什么机会接触课外书的高毕业生,因为知道来之不易,所以才越发珍惜。

  敲门声。
  要么是李唯要么是曹蒹葭,因为李晟和张胜利这两个人从来不知道敲门。
  是疑神疑鬼的李唯,这妮子从房门后探出个脑袋,蹑手蹑脚进门后,问道:“二狗,听说你今天去东方明珠塔了,好玩吗?”
  陈二狗坐起来,靠着墙壁道:“我有恐高症,你说好玩不好玩。”
  李唯吐了吐舌头,弯下腰随便捡起一本半旧不新的《沟通西化》,心不在焉随手翻阅。
  陈二狗笑问道:“有事?”
  “没。”
  李唯漫不经心道,她下意识瞥了眼房门。
  陈二狗也不追究,在自认没有达到炉火纯青之前不打算对李唯这个纯洁孩子下手,他知道一份苦涩的初恋意味着什么,祸害谁都可以,眼前这个含苞待放未满十六周岁的花季少女不可以,再说真要出手也得等段时间,他靠着墙,望着对面墙壁挂着的那杆黄竹烟枪,张家寨带来的烟草很快抽完了,之后他再没有怎么动它,只是偶尔帮它擦拭一下灰尘。
  看到它,陈二狗便会想起那座小土包一样不起眼的坟墓,想到躺在里面那个老头的京剧腔调,沙哑沧桑,像大雪纷飞的声音,陈二狗也很怪自己为什么会记不得老人的容貌,唯独牢记了他的嗓音。
  随后他还会想起夜幕下习惯站在门口等他们兄弟的母亲,这个女人,几乎是一个人承担整个家庭的负担,陈二狗现在都想不通是什么信念支撑母亲那瘦弱的肩膀独自扛起所有重担,爷爷死的时候,她拉着他和富贵跪在坟前,他不肯磕头,她硬是把他的脑袋摁下去,那个时候的她眼神坚毅,不容抗拒,从那个时候陈二狗知道不管母亲如何疼他,有些事情该做的必须要去做。
  富贵。
  想到他,陈二狗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一个很细小的弧度,不易察觉。

  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憨货,也只有富贵能把张家寨一村人都骗得团团转,所有人都觉得从他身占了大便宜,殊不知那些都是富贵一秒钟可以舍弃的玩意,陈二狗曾经问他为什么要装傻,富贵说他无聊的时候喜欢看着一群傻子傻乎乎地跟一个聪明人玩游戏,既然张家寨没第三个聪明人,你又不肯玩,那我来扮演好了,当看戏。
  装几天傻不难,可装了二十多年的傻,那不是好玩,而是可怕了。
  论心机城府,陈二狗没接触多少位者,不好妄下断言,但敢保证他见过的所有人都没富贵这么隐忍,像一头长时间埋伏在暗处的豹子,当猎物终于发觉不妙的时候,已经迎来致命一击。
  凝视着那根烟杆,陈二狗脑海浮现出富贵憨憨傻傻的笑容,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不准笑。”

  李唯把视线从书移开,蹲下来,一副莫名其妙的可爱模样。
  此时,曹蒹葭正躺在竹藤椅,两指轻敲扶手,摇晃着脑袋,哼着《劝君王饮酒听虞歌》,竟然没来由象想起陈二狗作青衣装扮的场景,笑出了声,曹蒹葭睁开眼睛,望着摆放在窗台的一盆吊兰,浮现起一抹懊恼神色。
  她想到那场谈婚论嫁的荒唐对话,脸颊微红,着实荒诞了点,不是说觉得什么般配不般配的问题,只是两个人才第二次见着面,火速切入正题,继而想到“天雷勾动地火”这个说法,这让曹蒹葭哈哈大笑起来,还是捧腹大笑的那种肆无忌惮,像个妖精。
  笑完了,这个具体身份背景陈二狗一概不知的女人眯起眼睛,如两弧月牙,道:“二狗,唐僧取经要九九八十一难,吃我的肉的确没法子让你长生,可你总得做出翻山越岭过五关斩六将的姿态吧,太容易到手的东西谁都不会珍惜,对你对我,都是如此。”
  最终结果是曹蒹葭在精神征服了陈二狗?还是陈二狗在床降伏了这个外表观音内里白骨精一样的妖孽?
  天晓得。
  但似乎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曹蒹葭主动沾了因果,输了先手,真要输,陈二狗也不至于太惨,再说刁民陈二狗指不定能有什么灵光乍现的神来之笔,将其一举擒下。
  曹蒹葭敲门而入,只站在门口便不再踏入一步,见到李唯这个如临大敌的小妮子,她礼节性微微点头,嘴角稍稍勾起一个柔化那张清冷脸蛋轮廓的弧度,只是这抹弧度一刹那间便收敛,继而望向陈二狗,道:“下几盘象棋?”
  “梧桐树下下象棋不错,我帮你搬藤椅,你帮我拿象棋。”一听到象棋陈二狗顿时来了兴致,不知道曹蒹葭是什么水准,孙大爷一盘没让他赢,陈二狗憋着口气想要连本带利从曹蒹葭身赢回来。
  “我来拿象棋。”李唯不动声色地从陈二狗手接过象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