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吓了一跳,瞪了眼老板娘,回头对对面的女人解释道:“孙大爷刚去世。”

  她轻笑道:“我是无神论者。”
  陈二狗有点为难,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都不是那种适合住这种仅棚户区稍微好点地方的角色,蛤蟆可以在池塘住得很惬意,但不能奢望天鹅也在脏水池里吃喝拉撒睡,再说那样的天鹅估计也不像天鹅了,陈二狗明知道吃不到这只天鹅,很有私心地想刻意保持距离,维持她在心目的崇高形象,她已经成为陈二狗新的标杆,他在这座城市奋斗的另一个理由。
  只可惜她并没有让陈二狗如愿,说了个让陈二狗瞠目结舌的理由,“我身没多少钱,必须精打细算。”
  陈二狗纳闷了,心想你一个开着军用吉普去张家寨玩弓猎的妞再不济也不用沦落到住贫民房的地步吧,想着想着于是陈二狗想歪了,难道这妞是看了本人尚且没有被别人发现的一些优秀潜质,想借机来一出近水楼台先得月?陈二狗越想越欢,一张脸笑得跟狗尾巴花一样烂漫。
  脑子好使到一个境界的女人一眼瞧出了陈二狗的那点小鸡肚肠花花心思,泼冷水道:“我不拒绝你往那个方面假想,甚至你再深入点我都不反对,但事实是我的确需要省钱,因为进入每一个省份前我都会设定一个开销限,那次黑龙江是四千,这次海是五千,多花一分钱对于我来说,是策略和战术的双重失误。”
  看到陈二狗呆若木鸡的表情,她莞尔一笑,道:“吓到了?其实这无非是一场小游戏,我可能阐述的时候用了几个你不是很适应的词汇,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矩形目标方程……呃,好吧,我承认我又说了个让你犯愣的词汇,抱歉,纯粹本能。”
  憋屈的陈二狗没来由涌起一股大男子主义的气概,道:“住下!”
  把她跟老板娘都吓了一跳。
  老板娘妩媚兮兮地抛出一句极有深意的话:“接下来几天二狗你放假,薪水照算。”
  租房杀价,折腾锅碗瓢盆,捣鼓洗漱用品,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时候都是陈二狗帮着干,一天下来没空闲,陈二狗这厮除了脸皮厚,从小有个习惯,喜欢把身边每个细节掌控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这是张家寨陈家人的最大传统,这一点在陈二狗身尤为突出,虽然力气不得富贵,但下套做陷阱的事情从不会富贵逊色,坑人阴人的路子步骤更是一丝不苟,要不然张家寨也不会一致把他视作头号心腹大患,女人站在窗口心满意足地望着初具规模的房子,她对陈二狗的评价是“小规模战役而言,这家伙是个能够把战术执行到极致的疯子”,其实细心人可以发现,陈二狗来阿梅饭馆打下手的半年多日子,没出过一点差池漏洞。

  外人很难想象高凭的陈二狗很小学会了识字书法,这归功于那个嗜酒如命的疯癫爷爷,老人曾经让陈二狗和陈富贵一起抄写过一本泛黄的繁体字老书,那一次,两双稚嫩的小手借着月光足足抄写了大半个晚,八千六百零九个字,陈二狗心目的天才富贵错了两个,陈二狗自己却一字不差。
  女人托着下巴沉思道:“是少两个书柜。”

  肩膀挂这条毛巾的陈二狗擦了把汗,笑道:“要书柜干什么,又不常住。”
  她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陈二狗纳闷道:“五千块虽然不少,可没工作要在海住太久是不现实的,我怎么看你都不是那种可以每餐大葱青菜豆腐的人,估计十天半个月是极限了。”
  她摘下鸭舌帽,捋了捋那一头足以让在打理头发花费太多功夫的女人嫉妒到抓狂的漆黑长发,笑道:“我喜欢做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这是陈二狗第一次大致看清她的庐山真面目,那是一张动人到让人忽略容貌的脸蛋,很矛盾,却十足撩拨,没有陈二狗想象那种让普通男人自惭形秽的冷漠高傲,陈二狗确定她不是最漂亮的,但敢肯定她身那股妖孽气质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却的,赶紧用毛巾擦了擦嘴巴,不知道是擦汗还是擦口水。
  她伸出手,微笑道:“我叫曹蒹葭,曹操的曹,《诗经•国风》里的那篇蒹葭。”
  陈二狗握住她的手,点点头。

  许久。
  很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