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3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日军增援莱城的举动麦克阿瑟早有预料。2月中下旬,盟军远程侦察机发现,拉包尔军港有大量船只正在集结,新不列颠南部盖斯马塔机场的日军航空兵也在进行出战准备。2月19日,截获的无线电情报表明,日军很快就将沿海路大举增援莱城。凭手下孱弱的海军力量拦住日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此只能依靠实力不断增强的第五航空队了。25日,麦克阿瑟叫来了肯尼。肯尼猜测如果天气不好的话,日军船队将在3月的第一周出航。麦克阿瑟问他,是否要取消其它一切军事行动集中力量阻截日军船队,肯尼回答“除继续保障将供应品运往瓦乌和多博杜拉以外”,他确实是打算这么做的。

  此时盟军西南太平洋战区的陆基航空兵,由肯尼中将美军第五航空队和比尔格林上校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组成,超过400架战机分驻莫尔兹比港、多博杜拉、古迪纳夫岛、瓦乌和米尔恩湾等机场群。遗憾的是,大部分战机设计之初均以对地攻击为主。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英俊战士”和“波弗特”虽然可以进行鱼雷攻击,却又因数量太少且训练不足难挑大梁。此前日军冈部支队成功登陆莱城使曾发誓要切断拉包尔与新几内亚航线的肯尼火冒三丈,同时觉得脸上无光,更何况要面对老麦这样吹毛求疵的上司。但是肯尼并未泄气,他麾下的第五航空队充满创新精神,他们以不断改进和提出新战术著称—这也正是肯尼难得地登上老酒排行榜的主要原因。经多次钻研之后,肯尼和他的参谋人员找到了失败的症结所在。大家认为,进攻效果不佳的首要原因是战机受日军护航飞机和高射炮火威胁,不得不在高空至少是中空进行水平轰炸,导致命中率极低。其次,参战飞机数量或单批次飞机不够多,使日军舰船得以从容规避。如果使用大部队集中攻击—就像邓尼茨的“狼群”在大西洋猎杀盟军舰船一样—将足以对日军运输船队造成致命伤害。

  开战以来,美国陆军航空兵一直使用高空水平“精确”轰炸。他们声称,依靠精准的诺顿瞄准器,可以将重磅丨炸丨弹从7000米高空投到一个泡菜坛子里边。但经历多次战斗之后,连他们自己的飞行员都对上述说法嗤之以鼻。事实证明,这种“精确”轰炸命中率极低。为提高轰炸准确性,肯尼认为可以尝试一下低空的“跳弹攻击战术”。
  当初肯尼在陆军航空兵研发部时,曾了解到英国飞机在大西洋战役中使用这种轰炸模式已取得了一些经验。对这种战术的基本原理,肯尼后来回忆说:“它是在距敌舰几百英尺远的地方,从距水面50英尺高度投下安有5秒延迟引爆装置的丨炸丨弹,它会在依靠惯性在水面跳跃前进击中目标。由于有几秒钟延迟,丨炸丨弹爆炸时就会将敌船侧弦或船底炸开导致其沉没。这也意味着飞机投弹时要尽可能远离敌船,防止受攻。”这就像咱们通常所说的打水漂,没玩过这种游戏的大部分是城里人,反正老酒小时候在农村老家经常玩,还经常为找不到片状的石头烦恼。与以往的高空水平轰炸相比,这种方式投出的丨炸丨弹命中范围由一个点变成了一条线。同时低空投下的丨炸丨弹让敌人舰船没有足够的间转舵躲避,可以获得更高命中率。但跳弹轰炸要求飞机飞得很低,在近距离投弹时,机组人员需要有极大勇气去面对敌舰的防空炮火。在前往澳洲任职途中,肯尼和助手保罗冈恩少校已就这种战术的可能性和优缺点进行了讨论。两人一致认为,实施这种攻击的前提是对日军舰载防空武器进行压制。

  在南太平洋的斐济,肯尼和冈恩曾用一架B-26轰炸机以珊瑚礁为目标进行了跳弹轰炸实验。当他们抵达布里斯班时,肯尼命令冈恩去指挥装备B-17飞行堡垒的第四十三轰炸机大队第六十三中队,训练飞行员用跳弹战术攻击舰船。虽然战术被证明行之有效,但大块头的空中堡垒明显不是一种适合这种攻击的飞机。一是机体太大不够灵活;二是机首仅配备了一挺机枪,在低空轰炸过程中很易受到目标防空武器的反击。肯尼需要另外寻找一种武器用于实验新战术。

  当时盟军装备的所用飞机都不符合这一标准,为尝试新战术必须对飞机现有武备进行改造。肯尼将任务交给了绰号“老爹”的保罗甘上尉,他以有悖正统、创新的飞机维修方式被称作“超级试验机爱好者与全能维修工”。作为一名现役陆航地勤军官,甘曾是一名前海军飞行员。在战争爆发前就已退役,作为一名民航技术在夏威夷工作。战争爆发时,他担任菲律宾航空公司总经理和家人一起居住在马尼拉。1941年12月8日,他作为陆军航空队上尉恢复现役,并在菲律宾沦陷前随部队撤退。尽管他的妻子和女儿滞留在日军占领下的马尼拉,但她们都幸运活到了战后。

  贝尔飞机制造厂在提交的报告中曾这样描述甘:“精力充沛,能力出众,能够对飞机提出前所未有的修改建议。”早在1942年夏天,甘就在布里斯班鹰庄机场负责试飞工作,主持对A-20攻击机进行修改。为了能进行低空扫射,甘在飞机机头加装了机枪。A-20的改造成功使肯尼新战术的设想成为可能。之后肯尼给了甘几架B-25—就是当初杜立特空袭东京的那种飞机—让他在这种轰炸机上进行类似实验。甘破天荒地将飞机下部和机尾的8挺12.7毫米机枪拆除,在机身前部安装了10挺这种机枪—4挺在机头、两侧炮塔分别2挺、顶部炮塔2挺。因新增加的武器导致飞机前部过重,为实现机身平衡甘在后部加装了一个200加仑的附加油箱。最后甘还对顶部炮塔机枪进行改造,使之可以锁定保持向前发射的状态。上述改装完成之后,甘将飞机交给汤斯维尔基地第八十一补充训练大队试飞,并根据试飞情况做了一些小改进。

  如此B-25最新改造型B-25C-1横空出世。到2月初,第五航空队已完成了十几架飞机的改装,足够装备一个完整的轰炸机中队。第三轰炸机大队第九十中队最先装备这种改造的“米切尔”,中队长埃德拉纳少校开始学习跳弹战术。为完成新飞机试飞和量产任务,甘和飞行员们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18小时。在他们夜以继日的努力下,盟军在1943年前三个月共改造出30架新型B-25C-l。另外甘还在澳大利亚空军使用的“英俊战士”上加装了4门小口径火炮和6挺机枪。 随后第八十九轰炸机中队A-20机组成员也受命进行新战术训练。

  经过一系列改进探索,盟军终于形成了新的协同攻舰战术。其基本作法是:先由“英俊战士”从低空扫射,然后B-25与A-20协同边从低空扫射边实施低空轰炸。为分担低空攻击队的压力,空中堡垒同时将从3000-4000米高空实施水平轰炸。方针既定,美军飞行员开始按照新方式进行残酷的魔鬼训练。莫尔兹比港外纳缔亚暗礁上搁浅的英国废弃船只“普鲁特”号成为最好的训练靶舰。因采用实弹和高强度训练,两架飞机被自己低空投下的丨炸丨弹炸伤,另一架在低空俯冲投弹时未能拉起不慎撞上桅杆坠毁,机上3名乘员无一幸存。虽然遭受意外损失,但拉纳少校还是报告肯尼说,他的飞行员是一群“值得骄傲的人”,并保证他们在未来的行动中“绝不会失败”。肯尼后来这样说,“我看到他们在对船只残骸进行训练,从不脱靶。那真是完美的攻击。”肯尼说他当时就有一种预感,“日本人将在这种新奇的攻击下付出生命的代价”。

  B-25C-1在大多数指标上超过了A-20。因加装了副油箱,它有比A-20更长的航程、更多的载弹量、更强的火力和更好防护的顶部炮塔。其不足之处是增加了一名乘员,因重量增加导致飞行速度有所降低,但飞行员通过短期训练很快适应了这种变化。
  试飞期间飞行员们还发现了一个绝招:在近距离攻击敌舰时一边用机枪扫射一边来回踩方向舵,让飞机在作蛇形运动的同时进行投弹,可以大幅度降低被敌舰防空炮火击中的概率。这一办法很快成为低空轰炸的窍门。但新难题很快出现,普通丨炸丨弹投出后会立即引爆,意味着飞机低空投弹后很可能被伤及。第二十六军火连本杰明汤普森上尉对M106丨炸丨弹引信进行了改装,换上了有延时爆炸功能的新引信。第四十六军火连受命24时小时连轴转制造新式引信,以保证部队的实战需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