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41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对,你应该是确定了,不然你也找不到那个老中医。你能找到他,那肯定就是因为你确定了。”
  华辰风真是太过聪明,我这里稍有一丁点的漏洞,他都能迅速发现。
  华辰风这一句就把我闷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愣愣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好吧,我不打断你,你继续按你自己的思路说。”华辰风摆了摆手。
  “好像也没什么说的了,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个事。我就是林南,但这也是林南告诉我的,我自己并没有想起来。”

  这话听起来真像是绕口令,‘林南告诉我我是林南’,我自己都感觉自己有语无伦次的感觉。
  “那她为什么是林南呢?你又为什么是姚淇淇呢?”华辰风的问题问得一针见血。
  我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最核心的秘密告诉他。
  “你又有难言之隐吗?这事儿不是说清楚了,这说明我们早就相识了,这是好事,你为什么那么为难?”华辰风看着我。
  “四哥,如果我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恨我?”我怯怯地说。

  “那得看是什么事了,任何人都有一个容忍度。但我尽量不恨你。”华辰风说。
  “你这样说的话,那我不敢说了。”我轻声说。
  “可是你这都说出来了,你要是不说完,我岂不更加郁闷?”华辰风说。
  “我就是想着,我们现在处于这样的困境,所以我想把所有的秘密告诉你。可是你如果会恨我,那我们最后相处的时光都是充满恨意的,那岂不是太悲哀了,还是不说了吧。”
  “首先你说这是我们最后的时光就不对劲,这不是我们最后的时光。我答应过你,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一定会活着离开这里,你不用焦虑。我说过的事,我是一定会做到的。其次,只要你不是给我戴绿帽,我都不会恨你,这样说可以了吧?我想了想,你应该不是那种会给我戴绿帽的人,所以我不会恨你。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不然你憋得难受,我也不爽。”

  但我还是很犹豫,如果他知道曾经是我弄瞎他的眼睛,他真的不会恨我吗?
  “林南告诉我说,我以前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几乎无话不谈。那时我告诉她,是我毒瞎了你的眼睛……”
  我说完以后,不敢看华辰风。我担心他会马上翻脸。
  华辰风沉默了一下“这是林南说的?那你自己信吗?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
  “我说不上来。总之林南是这样告诉我的。她说因为是我害瞎了你的眼睛,所以我内心有愧,才想着找中医来治好你。你说的没错,那个中医确实是我找来的,我找他的依据,就是他认得我。这本身也说明,林南说的话是真的。”我更加小声了。
  华辰风又不说话了。我偷偷瞄了他一眼,他倒也没有很生气的样子。只是在思考问题。
  “那她有没有告诉你,你为什么要害瞎我的眼睛,你又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害我的?我和你有什么仇,你要这样做?”华辰风问。
  “她没有说,因为她也不知道。她说我也没有对她说细节,就只是告诉她,是我害瞎了你。”
  “那这事并身就有漏洞了。万一林南说的是假的呢?因为你什么也不记得了,所以她编这么一出,你也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你。我的意思是,照顾我的是你没错,找医生来给我看病的也是你没错,但万一害我的人是别人呢?比如说是林南害的我,但她骗你说,是你害的我,你也信吗?”
  华辰风说到这里,我却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们在这里讨论了半天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可是眼前就有一个当事人啊,华辰风就是当事人,谁害的他,他自己最清楚啊!
  “那到底是不是我害的你?我一直在想着要不要告诉你,可是我却忘了,如果是我害的你,你肯定知道啊。”
  华辰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可能?你在被害之前,你是看得见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害了你?”
  “这一次我眼睛看不见,全程你也参与了,可是你知道是谁害的我吗?是在哪一个环节害的,你知道吗?”

  我摇头,我还真不知道。那一天我们参加完酒会,后来他的眼睛看不见了。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事,到底是哪个环节的问题,我至今也不知道。
  “你看,你也不知道吧,所以我也不知道。既然我都不知道的事,那就不一定是真的,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不必纠结这个问题。我们聊点其他的吧。”
  这让我非常意外,我以为这件事说出来,是地动山摇的结果,华辰风一定反应很大。可是恰恰相反,华辰风一点也不着急,完全是风平浪静。
  “四哥,你这反应也太平淡了。让我吃惊。”
  “别说不一定是你害了我,就算是,那也是过去的事了。我们还提它干嘛?做人往前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往后看,永远也不会进步。”
  他说的轻松潇洒,我听得云里雾里。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小事,更不认为这是一件可以不用面对的事。
  但既然他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他都不计较,我还计较什么。
  我们相互依偎着,谁也没有说话。我拿出手机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反正也没信号,我把手机关了。
  “如果你是二哥,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华辰风突然问道,原来他在想这个问题。
  我想了一下,“我会扶持一个傀儡来当集团主席,然后控制这个傀儡。他是个残疾人,当主席的可能不大,不是说他能力不够,主要还是不被外界看好。而且他也不会去当主席,因为如果他突然冒出来,会引起怀疑。”
  华辰风完全赞同,“对,所以他还是会继续装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然后他控制住那个傀儡为他做事。直到时机成熟,他才会让所有人知道,他才是幕后的boss。”
  “那谁是最合适的人呢?他可以扶持起来,又可以控制他。”
  “这个人很难选,如果太强的,他控制不了。如果太弱的,董事会也不会通过让他当主席。我想不出这么一个合适的人选。”华辰风说。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冯系那边,他如何处理?难不成他还能把那些有可能当选主席的人,都杀光不成?”
  这么一想来,华辰磊的前进之路,其实还挺艰难的。

  “冯家绝对不会支持他当主席,从来没有参与过集团的事务,冯系那些董事,怎么可能会同意他当主席。”华辰风也说。
  “如此分析起来,我们反而想不出他会用什么样的方法上位了,可是他一定是有自己计划的人,他要是没把握,那他也不会做这么多的事,他可是一个做事目的性非常明确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