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102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4 15:29:00
  我说道。
  我姐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似乎也觉得我这话合情合理,她点了点头,然后对叶智说,“我弟说我长得一般,你才是最漂亮的…”
  “我?”

  叶智摇头,她深深的看了我姐几眼,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谢谢姐夸奖,那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叶智已经走了出去。
  我一怔,难道女人看到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会这么不自信么?
  “她干嘛走得这么快?”我姐问。

  “可能回去照镜子了吧。”我说道。
  “干嘛要照镜子?不太懂…对了,我真的长很一般吗?”
  “还行吧。”我看着我姐说道。
  “哦…至少不难看就行了,哎呀,我时间差不多了,我变回来…”
  说着,我姐身体冒出一股白烟,然后她身体快速的缩小,白烟消散之后,就变回了以前的那头白狼,我看她腿上还包着纱布,我立马将她抱了起来。
  “那回去了。”我说。

  “嗯,我好困,我要睡了,别忘了回去抹点药…”
  说着我姐已经闭上了眼睛,她脑袋在我身上蹭了蹭,很快就睡了过去,这是她第二次化形,可能道行不够,所以耗费了不少了元气。
  突然看着她安静睡觉的样子,我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的朝外面走去,这魏老板和他两个保镖还在昏迷之中,这笔恩怨会不会继续变大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要再是在再主动惹我,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走出酒店,我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回去,晚上的车费比较高,花了三百多,再加一个多小时才到家,我姐已经睡得很香了,我把她放在平时睡觉的地方,我则是去洗了个澡。
  日期:2018-07-04 16:59:15
  自己脱了衣服才知道,我浑身都青一块紫一块了,不得不自己揉了一点药酒,然后开始念出控制“气”的口诀,感觉气的变化,可以让我没那么痛…

  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早上醒来的时候,一检查身体,感觉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果然控制自己体内的“气”可以让瘀血更快的散开。
  我感觉这段时间每天呼吸吐纳,说实话,我隐隐感觉到了一个瓶颈,好像突然有一层纸挡住我的感觉,这应该就是我进入二级算命师的征兆了,这让我心中惊喜!
  不过二级算命师与一级算命师的不同是,够感觉气,也能开始勉强的控制气了,而且命算也不止是四算了,除了字算之外,还有卜卦,易经,八卦,这些更加高级的命算,如果顺利的进入二级算命师,那么这些我都可能初步的窥测一二了。
  之后要学习的只会越来越多。
  穿上衣服,我看我姐还在睡,我只能先去菜市场买点菜,再加五个大西瓜,回来的时候,我切了一个西瓜出来,放在我姐旁边,然后我稍微的整理了一下店里面,打开了店门继续做生意。

  既然感觉自己要突破了,那么这几天生意自然为辅了,很晚开门,很早就关门,彻底的沉浸在二级算命师,必须要研究学习的易经八卦之中,这时间一晃,四天就过去了。
  这一天一早,张静文就眼睛红红的走进了店里面,我一眼就看到她的夫妻宫出现了一丝裂痕,一边泛黑,这是明显的丧夫之相,这说明张豪还是死了。
  日期:2018-07-04 18:29:35
  我叹了口气。
  她一进来哽咽了几下说,张豪是被人开车撞死的,算是当场死亡,肇事司机撞死张豪就逃跑了,到现在丨警丨察还没找到这人,表面上张豪算是死得冤枉,但是应该是那肥胖中年人叫人下得手,毕竟只有他才有嫌疑,而且那天我也在他脸上看出来几分。
  她想让我帮忙处理一下张豪的身后事,我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我问她跟魏老板的合同怎么样?她说已经签了,她忙完张豪的身后事,就要努力的来完成这个项目了。
  我只能安慰了她几句,其实这时候张静文丧夫之后,面相有了一点变化,以前的魅意没有了,算是朝女强人那方面去走了吧。
  这也算是不错的方向,不过,张静文最近一段时间也不会太平,所以我特意的叮嘱了她几句,她点头。
  跟我姐说了一句我要出去,她点头之后,我就收拾好殡葬需要的东西,然后将店门一关,跟着张静文去张豪的老家。
  到了张豪老家,张豪的尸体已经先从警局运了回来,我忍不住揭开盖着他尸体的布看了看,张豪整个心窝都被撞碎的凹陷下去,这一下,导致了他当场死亡,算是死得很惨,他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好像只是睡着了。
  张豪旁边还有一个哭红了眼睛的男孩,眉宇之间就是张豪的翻版,他不断的叫着爸爸,摇晃着张豪的尸体,我摸着他的头安慰了几句,心中无奈的重新盖上张豪的尸体,开始为她他处理身后事。
  这算是我第一次单独的处理别人的身后事,死人身后事一般都是需要三天的,我基本上吃住都在他家,毕竟张豪人死于非命,很可能会在下葬之前有些诡异的事情出现,为此我还特意的打电话问了一下天展,他告诉我一下注意事宜,我照做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张豪不想“闹事”还是其他原因,算是整个过程没有出什么事的完成下葬了,这也是让我重重的松了口气。
  将张豪下葬之后,张静文递过来约定好的十万块钱,我摇头说不用了,钱我很需要,但这钱我拿了不踏实。
  跟张静文拜别之后,我就坐车回来,但村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七点了,我有些累了,也想早点躺在床上休息。
  我朝店走去,很快看到店门口,却在灰暗的视线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看着我,我一愣,因为正是已经死了三天的张豪。

  9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