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7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方面可能是心里一直感觉被胡副省长强权压抑,在定城市内诸多工作上没有太多的主动权,尤其是在港口公司的控制上,居然连公司的董事长徐匡忠都摆出一副从未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姿态。
  这样的状况,无论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是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说,实在是太伤自尊了,这种不满压抑久了,自然要找个合适的由头发泄出来。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港口保安打人事件的主角是省委王书记的二公子,说到底,自己的心里多少有些想要利用这件事跟王书记的公子搭上关系,另投明主的想法。
  现如今,另投明主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却惹恼了旧主子对自己满腹牢骚,这种局面让朱家友心里说不出的纠结。
  胡副省长显然早已把这位老下属内心那点小九九摸透,冲他没好气道:“你以为秦书凯跟省委书记的二公子扯上了关系,定城市的天就要变了?简直是糊涂!愚蠢!目光短浅至极!
  实话告诉你,就在一周前,秦书凯手捧深港项目规划方案来到省城,牛省长亲自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上,我对方案坚决反对态度。你也不想想,若是王书记真是那种被自己儿子牵着鼻子走的领导,牛省长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研究此事的时候能一言不发任由我反对?你也太低估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政治智商了!”

  胡副省长一席话,句句像是针尖刺中朱家友心底里那块最敏感的神经,这次谈话虽然时间不算很长,却让朱家友认清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胡副省长在省政府说话还是相当有力度的,另外,即便自己死心塌地巴结王书记家的二公子,恐怕也未必落下什么好。
  而胡副省长能干如此的牛逼教训朱家友,不仅是因为朱家友是自己老下属,而且从胡文武哪儿知道,纪委根本就没有调查出实际的东西来。
  朱家友也是脑筋活络的主,被老领导一番教训后立马调整之前的错误思维。
  他从省城回到定城后立马打电话给秦书凯,明面上说是让他拿出深港规划方案上市委常委会讨论,暗地里却是打算按照胡副省长的指示执行。

  胡副省长已经向他明确表态:对于深港项目,一切按照之前贾思杰定下的规划方案执行,项目无论是扩建改造还是重新修建,一切工程一律由港口公司负责。
  老领导指示必须执行!
  只是,他却没想到秦书凯轻松找了个由头回避了自己提出召开市委常委会的建议,他在电话里居然跟自己说,“深港项目规划还未出炉?”这句话让朱家友心里不觉冷笑一声,“若是深港项目规划还未出炉,前一阵他秦书凯一个人去省城折腾了半天,拿什么东西向省政府领导汇报?”
  关于定城市深港项目规划的讨论都已经上过一次省政府常务委员会讨论了,居然自己这个定城市委书记对情况一无所知?这才真是: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他倒是要看看,秦书凯这出戏究竟想要怎么唱下去?他采取拖延政策应付自己,躲得过一时,还能躲得过一世?
  既然秦书凯说一套做一套,朱家友也没什么心情过分关注他,最近正好有一位北京高官率领一大帮国家各部委领导前来江南省搞新农村建设调研活动,定城市作为北方考察地点之一也在计划考察城市之一。
  此次考察,江南省委书记,省长,以及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等均要陪同左右,对于朱家友来说,这些高级官员从来都是只能距离远远的看着,现在居然有机会近身接触,这让他内心多少有些小雀跃。
  机遇很重要!
  坊间传闻,江南省某位官员趁着有北京来的高层领导来省城开会,特意进入会场后便一直躲在厕所里,好不容易等到某位高官在厕所现身后,赶紧主动上前问候并毛遂自荐,结果真被高官看中提拔去了京城,从此平步青云。
  命运有时候掌握在自己手中,尤其是混到了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职位,到底能不能再次获得升官提拔机会,工作能力是不是过得硬已经不是最重要因素,
  机缘太重要!
  以朱家友的政治智商却绝没想到,秦书凯现在心里正在下的是一盘大棋。自从他上次在市委常委会上贸然提出深港项目被龚市长以定城市财政资金不足为由拒绝后,在没有必胜把握的前提下,他绝不敢再把这项议题捧上市委常委会议。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既然明知道结果是令自己失望的,又何必自找难看?另外,按照目前港口的治安状况,即便是深港项目能够开工也少不得会一波三折。
  胡文武身为定城市公丨安丨局长,私下却心胸狭窄对自己存在严重偏见,此人不离开定城市,以后港口管委会各方面工作很难顺利开展。而且昨晚秦佳瑶给自己打来电话,说有事情要和他说。
  秦书凯本来也不想和秦佳瑶再有什么联系,可是秦佳瑶在电话里说,他知道一点港口公司的事情,如果秦书凯想听,那就过去,如果不相听,那就算了。

  秦书凯那一天想了很多,还是到了秦佳瑶的住处,结果如老千一样被秦佳瑶威胁着上了这个女人的床,女人说的很关键,那就是纪委丁副书记在港口公司的调查自己知道一点,不知道秦书凯是否感兴趣。
  秦书凯当然感兴趣。
  秦佳瑶却说,自己最近下面空的厉害,希望秦书凯能够帮助堵上一会儿,秦书凯很是热情的卖力一番之后,秦书凯累的如狗,秦佳瑶却很是满足的说,小伙子,体力很好,我很满足,下次继续。
  秦书凯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按下去再来几次,弄得她哭爹娇娘,可惜心有力杀敌之意,却没有子丨弹丨出膛,只能说,秦佳瑶,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佳瑶摸着秦书凯的身体,很是暧昧的说,我想说你今晚再来两次,你有那个实力吗?我要对你说的就是港口公司的事情,今天遇到秦佳燕她似乎炫耀似的说,纪委的丁副书记都绊倒在她的石榴裙,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秦书凯想到最近听说秦佳燕和胡文武的关系,心里什么都明白了,那就是丁副书记被女人给收买了。
  一周后,在港口考察结束的柳嘉惠回了省城,王家新受伤本就不太严重,因为挂心普安的工程也去了普安市,林亚楠则陪柳嘉惠一同回省城。
  此时,正值京城某高官在一干领导的陪同下到定城市调研,定城市上上下下都在忙乎接待众多领导事宜,一时半会,深港项目之争仿佛被人遗忘角落。
  秦书凯身为定城市常委,港口管委会工委书记,在市委领导中排名中间,在这种众星捧月的场合,人人都想着如何在京城来的高官面前露露脸,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秦书凯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一大早公事公办的欢迎仪式结束后,他立刻乘人不备溜之大吉,亲自联系周三吩咐他干件事。
  日期:2019-01-02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