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7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诧异:“你认识那姓茅的?”
  王家新回答:“何止认识,老子连他祖宗八代都一清二楚。”
  秦书凯听了,赶紧问道:“那你有办法对付此人吗?”
  王家新不无傲娇道:“放心!小菜一碟!”

  秦书凯听了王家新这句话,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他心里暗笑自己刚才提出的问题实在是幼稚,王家新是谁?他可是省委王书记家的二公子?红顶商人之间利益相争,最终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红顶”含金量谁更高而已,从这一点来说,江南省内有谁比得过王家新?
  放下电话后,秦书凯忽的脑子里想到了什么?官场对敌最高境界莫过于施展一早乾坤大挪移,以彼之道还施其身,借力用力借刀杀人。
  想当年,皇太极就是借刀杀人的高手。
  崇祯三年,皇太极由内蒙越长城,攻山海关的后方,气势汹汹,长驱而入,明朝大将袁崇焕闻报,立即率部入京勤王,作好迎敌准备,满兵刚到,即遭迎头痛击,满兵先锋巴添狼狈而逃。
  皇太极视袁崇焕为从未有过的劲敌,又忌又恨又害怕,袁成了他的心病,为了除掉袁崇焕,绞尽脑汁,定下借刀杀人之计。

  他深知崇祯帝猜忌心特重,难以容人,于是秘密派人用重金贿赂明廷的宦官,向崇祯告密,说袁崇焕已和满洲订下密约,故此满兵才有可能深入内地。
  崇祯勃然大怒,将袁崇焕下狱问罪,并不顾将士吏民的请求,将袁崇焕斩首。皇太极借崇祯之刀,除掉心腹之患,从此肆无忌惮,再也没有遇到哀崇焕这样的劲敌了。
  “或许,这是一个借刀杀人的好机会!”秦书凯心里不由冒出一个狠毒念头,想起匡明楼之前对自己种种打压,他脑子里迅疾盘算开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纪委进驻港口公司调查,究竟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胡文武很是着急,父亲要求他随时掌握情况,可是现在朱家友都在打港口公司的主意,自己要弄到目前掌握的信息还真的不容易。
  作为这次到港口公司调查的纪委丁副书记,胡文武以工作上的事情请他吃顿饭,都以工作忙为名义拒绝了。
  这天,胡文武还在考虑如何对付丁副书记得到准确消息的时候,秦佳燕今天着意打扮的性感一些,最近为了港口公司被调查的事情,胡文武很是用神,秦佳燕只想打扮得性感一些,用自己的身体来安抚自己的男人。
  “港口公司的管理比较混乱,但是目前还没有发现大问题。”丁副书记懦懦地说,搞不清这个女人下一步会对自己如何,但他又期待有事情发生。
  “没有问题是不是调查就结束了?”说完就直接半躺半靠到床头,丰满的房示威似的高耸着。
  丁副书记一下呆住了,从秦佳燕的胸部看到平坦的小腹,匀净的小腿,又回到秦佳燕勾魂娇容上,又看向丰满的胸部,再也挪不开眼神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呀?吃饭时就让你看了,还总往人家腿上瞅,还没饱呀?”秦佳燕歪过头斜睨着丁副书记。
  丁副书记脸通红,剧烈的思想斗争瞬间开始折磨他。秦佳燕发现丁副书记眼里泛出淫光,狼一样的表情,但还缺少点流氓的勇气。
  “东西看好就拿啊,过期别后悔喔。都是过来人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秦佳燕大胆地挑逗着,雪白的胳膊懒懒地伸向丁副书记。在男人面前,秦佳燕都很自信,也放得开。

  任凭丁副书记是铁石心肠,此时再不能控制了。他面对着身型娇媚一片放的秦佳燕,理智的防线彻底崩塌了。一下跨上了秦佳燕的身上,压得秦佳燕哼哧一声。
  走出酒店大门,秦佳燕深深的吸了一口夜晚的空气,压抑的心情有所放松,简单冲洗了一下身体,又喷洒了香水才进了卧室。急忙给胡文武去了电话。
  了解了情况,胡文武心中有数了。
  秦书凯刚回到港口管委会的办公室,市委书记朱家友的电话就来了,指示说:“秦书记,关于深水港项目的规划方案,你把以前贾思杰手里弄的规划好好完善一下,抽时间上市委常委会讨论讨论,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了,到时候决定究竟该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执行?”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愣,他没想到朱家友会突然把注意力转移到深港项目上,之前他和龚市长不都已经表态暂时财政上没有足够的资金启动项目吗?怎么突然想起要开市委常委会讨论深港项目?
  朱家友话音落地的功夫,秦书凯脑子里已经多少个念头转过,情况不明时最佳选择是不表态,这是最好的处理问题方式。
  秦书凯在电话里冲着朱家友敷衍道:“朱书记,深港项目我也刚有个初步设想,哪里有什么详细规划材料?你看这样好吗?等我考虑成熟后先向您汇报,然后咱们再把规划方案拿到市委常委会上讨论,行吗?”
  朱家友在电话那头犹豫了片刻,可能是考虑到自己贸然提出开市委常委会讨论深港项目的做法对秦书凯来说的确有些突兀,于是点头同意道:

  “好吧。”
  朱家友突然把心思聚焦到深港项目上也是有原因的,就在前两天,胡副省长一个电话把他叫到省政府的办公室,一进门冲他劈头盖脸教训了一通。
  胡副省长当时板着一张脸斥责道:“你朱家友现在翅膀硬了?做事情一拍脑子自己就能做决定了?港口公司想派人进驻调查就调查?你做出决定之前征求过我的意见没有?你究竟想干什么?”
  朱家友被胡副省长训的有些发懵,却大气不敢说坐在胡副省长办公室的沙发上,低头弯腰像是正被审讯的战犯。
  国人盛行一种思维方式——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另外还有一种观点在官场也甚为流行——一一日为奴终身为奴。
  朱家友当初能够被提拔为定城市委书记,跟胡副省长极力推荐不无关系,说起来,胡副省长算是他升迁之路上鼎力相助的恩人。

  现如今,你朱家友居然敢恩将仇报?背地里跟恩人对着干?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严重违反了游戏规则,这就由不得胡副省长理直气壮冲他大发雷霆。
  其实,从朱家友的角度来说,无论之前是为主还是为奴,到底大家都是男人,尤其是这几年他在定城市当一把手说一不二惯了,他对胡副省长的态度远没有之前恭敬。
  胡副省长一番毫不留情的训斥,立马把这位定城市委书记打回原形,让他想起自己如今的地位和身份跟老领导的确无法相提并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朱家友坐在胡副省长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边忍受老领导长篇累牍训斥,一边在心里追溯根源,“自己怎么会一根筋想要对港口公司下手呢?”稍一思量便明白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