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4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头发从小发尖会自动弯曲,不剪多短,一长出来就会弯曲一点点,一直都是这样,把弯的剪了,过一段时间长出来的,还是会有一点弯曲。这个特点没人注意,因为弯曲很少,但我知道,因为以前南小姐去剪头发,都是我陪着去的。”
  这一下我是真的惊住了!
  我头发确实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特性,不管我弄什么样的发型,头发末梢总是有一点点的弯曲。但因为卷曲的很小一部份,如果不近距离看,是看不出来的。

  换句话来说,就算是近距离看。不熟悉的人,也是看不出来的。因为那种弯曲真是很少的一段,但是眼前的这位阿姨,一眼就看出来了。我当然是非常的吃惊。
  另一位阿姨眼睛也盯着我的头发,她也在确认刚才那位阿姨的话。
  我伸手理了理头发,看着卷曲的头发末梢,勉强笑了笑,“或许我的头发也有这种情况呢,这不能证明我就是苏南吧?”
  “南小姐,一定是你,我不会看错的,我第一眼就能认出你。”那位阿姨真的是非常坚定。
  “阿姨,您贵姓?”我问。
  “我原名叫胡生贵,后来先生嫌这名太不好听,说是像个男人。于给我改了个名,叫胡菌梦,听说这还是个大明星名字呢。那时先生叫我梦姐,让南小姐叫我梦姨,但南小姐调皮可爱,也叫我梦姐。”
  她说起过去的事,格外的兴奋,而且不像是编出来的。
  “对对对,我和她是同一期进去的,我们俩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南小姐。小姐,我叫张青,你给我起个绰号,叫青椒土豆丝,经常叫我丝姨,你还记得吗?”另一位阿姨也激动地说。
  她们一脸激动,我却是一脸茫然。

  “梦姨,丝姨?”我喃喃道。
  “是啊,小姐那时和我们俩最好了。有好吃的都分给我们吃。后来听说小姐没了,我们两个好几年都一直难过……”
  她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我心里有些伤感,我多希望自己就是她们口中的苏南。和她们一起回忆旧事。可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梦姨,丝姨,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苏南,我是姚淇淇,让你们失望了。”我有些伤感地说。
  两人对望了一眼,“南小姐,为什么你不承认自己是苏南呢?是谁逼你不承认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真的不是,你们也知道,苏南已经不在了。我只是另外一个和她长得像的人。”我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难受。
  两人都不作声了,瞬间陷入沉默。我知道她们是在失望,她们一定非常的失望。
  “南小姐,不管你如何改名换姓,在我们心中,你还是那个活泼可爱又聪明的大小姐,今天看到你,我们非常开心。”
  所以他们还是认定我是苏南,我根本没法说服她们。她们可以拿得出一些证据证明我是苏南,我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不是,这确实是一件很讽刺的事。
  “两位阿姨,我看到你们,我也很开心。虽然我不是苏南,但我能代替她来看看你们,我也是非常的高兴。对了,这张照片上的人,你们认识吗?”

  为了更贴近事实,我把那张照片的原件给带来了。
  “这照片上的人,不就是南小姐吗?”两人一齐看向我。
  “那另外一个呢?”
  丝姨那边就直接摇头,“这人我不认识。没见过。”
  但梦姨好像不是很确定,还在盯着照片看,“这另外一个,我看着有些眼熟呢。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那您仔细瞧瞧,到底认不认识?”

  “真是有些眼熟,好像这是南小姐的一个同学?有一次好像南小姐带到家里来过。不过不是经常来。”她还是很不确定。
  看这样子,应该是认不出来了。不过这也不奇怪,林南和苏南就算是好朋友,林南也不可能天天去苏家,佣人不认识倒也正常。
  “那你们跟我再说说苏南吧?我很好奇。想多听听关于她的故事。”
  “南小姐漂亮,人聪明,善良,平时有好吃的,就偷偷给我们佣人吃。成绩优秀,各方面都好。就像一位美丽的公主一样。”
  “是啊,南小姐平时也喜欢捉弄我们,但都是为了好玩。后来忽然就出了意外,我们一直都接受不了。”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对了,苏南是怎么死的?”
  “南小姐,你这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咒自己死呢?”梦姨很不解地问。
  “好吧,我到底是不是苏南,我们且先不追究,你们就先当我不是苏南,然后跟我说一些苏南的事,这样行吗?”
  “南小姐是出了意外,好像是生了什么病,一下就说没了。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南小姐忽然就没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她们也不知道苏南到底是怎么死的。苏南的死,好像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没人清楚其内幕。就连苏文北都不清楚,那两个佣人不知道,倒也是很正常的了。
  “所以苏南就忽然传出死讯,然后就没了?那当时苏家办丧事了吗?”我接着问。
  “没有,当时先生和太太都很悲痛。加上南小姐太年轻,阳城的风俗,没结婚的女子过世了,是没有大型的丧事的,都是直接入葬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苏家不许任何人提起南小姐的事。”
  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南小姐,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回来阳城来?为什么她们要说你死了?”梦姨一把拉住我的手问。
  我再次抱歉地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南小姐,让你们失望了。”
  但两位佣人却还是不相信,在她们看来,我就是苏南,没什么可怀疑的。
  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再去解释,因为解释来解释去,我自己也越来越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苏南。

  从理智来说,我当然知道自己不是。我要是苏南,那苏文北早就告诉我了,而苏继业也肯定早就和我相认了,也没必要再认什么干女儿了。
  而且阳城和海城相隔得这么近,我要是苏南,苏家早就把我叫回来了,还会让我在海城流落市井?这明显不合逻辑。
  看两个佣人如此情学意切,我也不想一再去强调自己不是苏南,这样会伤了她们的心。我告诉她们说,让她们好好保重身体,我会常来看她们。
  我走的时候,梦姨一直送我到厂门口,眼泪汪汪地拉着我不肯放手。我心里很是感动,把手上的手镯给了她,让她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南小姐,你以前最喜欢我做的红烧豆腐了。有时间你去我家,我做给你吃。在我们心里,你永远是我们的大小姐,能看到你回来,我们非常高兴,你以后要经常来看我们。”梦姨哭着说。
  我心里是很震惊的,因为我确实喜欢吃红烧豆腐!而这件事,我绝对没有对她们提起过!
  日期:2018-12-25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