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6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港口公司董事长徐匡忠自知人微言轻提出反对意见也相当于白说,赶紧把求援眼神看向少东家胡文武,却不料胡文武竟然避开他的眼光,假装看接待室地砖,那神情分明不准备开口。
  倒是常务副市长钟丽怀有些看不下去了,站出来为港口公司说了几句公道话,他尽量注意用词和讲话态度,对朱家友建议道:
  “朱书记,按理说保安打人属于刑事案件,交给公丨安丨局处理也就行了,再让市纪委的人加入是不是有点......”
  “怎么?这定城市还有市纪委不能进的地方?不能查的单位?钟副市长这是反对我提出的建议还是有什么个人的想法?”
  钟丽怀见朱家友分明是话中有话摆出领导的架势威逼,心里一阵小鼓敲响,赶紧满脸堆笑往后退: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随着朱家友口中冷冷“哼”了一声,市纪委派人进入港口公司调查的决定就算是定下来了,尽管在座的几位领导个个对此事有不同看法,但是朱家友毕竟是一把手市委书记,他执意要干的事谁敢阻拦?
  一旁的龚市长和秦书凯见朱家友今日如此“积极主动”处理港口保安打人事件,心里都回过味来。
  “朱家友这是借机发泄心里潜藏几年的不满呢,胡副省长的地盘,他也敢派纪委来查?分明是向胡副省长表达一个信号。
  既然港口公司在老子地盘上,好歹你也分一杯羹,即便是不分好处,至少也给老子一点面子,不能变成谁都不敢管的地方?港口公司躲进小楼成一统,让老子这个市委书记的面子往哪放?”

  朱家友看出在座有人心里不服气,像是总结,又像是自圆其说道:“咱们关起门来说句不中听的话,今儿省委王书记的公子在定城被打伤了,你们谁要是能有把握把这件事协调好,我二话不说。
  你要真有那个本事,当场你个军令状,我一不用让公丨安丨局抓人,二不用让市纪委调查港口公司,你们谁有这能耐?”
  朱家友一席话“义正言辞”,底下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一个个只能当着他的面轻轻点头,算是默认了领导对此事的最终处理意见。说到最后,朱家友相当“民主”的问从进入接待室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龚市长:
  “龚市长,你对这件事有什么要补充说明的?”
  听听朱家友这话说的,问龚市长对此事有没有“补充说明”,言外之意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无非是向在座的各位表示,这件事老子已经拍板决定了。龚市长的态度跟大家预料的一样,既然明知道反对无效,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顺着领导的意思附和一下呗。
  龚市长说:“今天发生的港口保安打人事件,我觉的情节恶劣后果严重,我认为朱书记刚才提出的几点处理意见是有道理的。另外,对于港口公司进驻市纪委展开调查,我认为这是治标又治本的处理方法,只有从公司的管理体制上下手,才能真正杜绝此类恶**件再次发生。”
  龚市长心里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他心里清楚,表面上此次打人事件引发了市委对港口公司诸多不满大爆发,其实本质上一切矛盾的根源还是围绕深港项目来的。定城市的深港项目,早在胡副省长在定城当一把手的时候口号就喊的轰隆隆响,结果呢?除了一个港口公司的成立,几年时间内居然没有半点动静?
  港口管委会新来的一把手秦书凯虽然年轻,却明显是官场老兵,这家伙的政治智商之高并非一般人能及。
  就看他此次去省城为深港项目奔波,虽说目前没听说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谁对项目做出了重要批示,可是省委王书记的宝贝儿子都已经亲临港口,带人考察深港项目规划,说明什么,说明这项目立项动工的日子还会远吗?
  要想把深港项目建成,目前最大的阻力是什么?当然是港口公司!港口公司背后的力量让秦书凯不敢小觑,何况听闻秦书凯之前跟胡副省长之间便有些过节,这样一来,秦书凯肯定心里更加迫不及待想要拔掉港口公司这颗眼中钉。
  偏偏市委书记朱家友利欲熏心,以为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从此以后说不定能从港口公司分一杯羹,简直是愚蠢至及!

  明明在座诸位包括自己在内都不得不按照秦书凯心里希望的方向在做出决定,偏偏这家伙冷着一张脸静静坐在一旁,好像这件事跟他无半点关联。
  当官当到这种妖魔境界,不升官简直天理不容!
  龚市长嘴里说着话,却把赞赏眼光投向秦书凯,他不得不从心底里佩服秦书凯绝逼官场大神级的大咖,此人心机之深,恐怕纵观整个接待室,无人能及,包括自己在内。
  会议结束,待到一干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全都走远,港口董事长徐匡忠拉住公丨安丨局长胡文武到一旁抱怨道:
  “胡局长,刚才朱家友提出让市纪委的人进驻港口公司,那就是故意为难,想做点其他的文章,您怎么不反对?这不是明摆着引狼入室吗?咱们港口那些账目你又不是不清楚,根本经不起纪委那帮人的查处嘛。”
  胡文武听了这话,长叹一声郁闷道:“我又何尝不想提出反对意见,可是刚才来港口处理此事的路上,我已经给父亲打过电话,父亲在电话里揣测到今天此事可能会衍生的最坏结果。

  他让我一定要做到,无论市里如何处理此事,一定要保持镇定,对市委市政府的处理意见一概接受就行,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他当时就猜测朱家友会利用这件事把触角伸进港口公司,真没想到,全都给他猜中了!”
  徐匡忠大惊:“你是说胡副省长早就猜到朱家友会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
  见胡文武轻轻点头,徐匡忠又是一脸讶异:“我的神哪!这帮官场老妖精实在是太神了!旁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他们居然都能够未仆先知?这也太邪乎了!”
  徐匡忠不无担忧口气对胡文武说:“估计最迟明天,市纪委的人就要来了,您看我们是不是......”
  “放心吧,市纪委的人来调查是一回事,到底能查处什么结果来又是一回事,一会我再跟父亲联络一下,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好,那我等您电话。”
  “行。”

  尽管从港口公司出门的时候已近中午时分,市委朱家友却还是连午饭都顾不上吃,不辞劳苦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受伤病人。
  在龚市长,钟副市长以及秦书凯的陪同下,朱家友到医院向受伤的王家新表达歉意和慰问的心情,当着王家新的面一再表示,“市委市政府必定严肃处理此事,给伤者一个公平交代!”
  其实王家新伤的并不算很严重,不过是脑袋上被砸出血看起来满脸是血有些吓人,到了医院包扎好伤口后,已经显得精神许多。
  王家新对朱家友一行人报以淡淡微笑,那姿态倒是有几分大户人家贵公子的味道,直到朱家友一行人走后,他才重又收回姿态,躺在病床上跟一干人等说说笑笑。
  秦书凯送朱家友一行人出医院大门后又折回,走到王家新病房楼层拐角处,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打电话。
  日期:2018-12-2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