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2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来劲啊,这是我很合理的要求啊,你答应过莹姐的。今晚什么都要听我的。你想反悔?你堂堂的上市公司主席,难道会因为一件小事而反悔吗?你不会害臊吗?”
  华辰风顿时语塞,憋了一下,才勉为其难地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反悔了?只是这唱歌的事,岂是随便可以唱的,在车上唱歌,像什么话?”
  “你可以忘了这里是车上,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你的个人演唱会现场就可以啊。你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想怎么演就怎么演,预备开始!”
  但华辰风还是唱不出来,前面的司机又忍不住了,“四哥,嫂子说的对,你可以把这当成你的演唱会现场,我是你的忠丝粉丝,买了票来听你的演唱会。”
  华辰风更怒,“你给我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四哥,他可以闭嘴,但你不行啊。这说了半天,你的歌还没唱呢。”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华辰风不说话了。
  “唱吧,四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逼迫我做过那么多的事。这一次我逼你唱首歌都不行吗?莹姐说的没错,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我语气柔了一些。
  华辰风这人吃软不吃硬,我得诓着点,不然把这厮惹急了,他死活不唱,我也没辙。
  “好吧,我想想。”果然华辰风服软,但又迅速对前面的司机喝道,“把你的耳朵塞上!”
  司机立刻叫冤,“四哥,我又没绵花,你让我用什么堵?”

  “没有绵花纸巾也行!给我堵上!”华辰风很执着地要求。
  司机无奈,只好扯了一张纸巾给堵上。不过也是只是走形势而已,其实也没堵到什么。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晓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我耳边突然响起华辰风的低声吟唱,我以为他会来首英文歌曲什么的,却没想到他唱了《送别》。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却是非常适合唱这个,从他口里唱出来的《送别》,更增苍凉伤感的味道。真的是非常好听!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本来一直是想戏耍华辰风的,但他的歌声真的出来了,我却有莫名的感动。没想到他会选择这样一首曲子,更没想到,他演绎得如此动人。
  不是乱夸,是真的很动人。我第一次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浅呤低唱’。
  他唱完,我由衷鼓掌。夸他唱的好。
  “只是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首曲子呢?我听过的都是童声合唱,但你唱出来的味道更特别。”我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他。
  他却不太相信,“真的?”
  “当然是真的!非常好听,最重要的是有感觉,真的很有感觉!非常的棒!”
  “好,以后你如果心情不好,我不唱这个给你听。”

  “你还没有说呢,你为什么会喜欢唱这个?”
  “这是一个女孩……”
  华辰风才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
  我立刻意识到这里有故事,只是他不便说下去。他越是不便说,我当然越要听了!
  此时已经到了枫林别苑,车停下后,司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知道他的意思,他也想听听关于女孩的故事。
  “你还不走?”华辰风敲了敲车窗,“你把车开走,明早一早来接我。”
  “你们不说故事了?”那司机取下耳朵里的纸巾。
  “还不快滚?”华辰风喝道,“不是让你堵着耳朵吗,你竟然敢偷听?”
  “不是我偷听,是四哥歌声太好听,穿透力太强,我不小心听到了。”那司机竟然也是很会说话。
  “滚!早点回去休息。”华辰风示意他快些开车。
  那司机没法子,只好不甘心地开车离开。

  “你也早点休息吧。”华辰风对我说,“你明天还要回阳城呢,早些休息,明早我让司机送你去高铁站。”
  我摇头,“我还不困呢,我不想睡。你先背我上楼,再和我说说那个女孩的故事。”
  “你这也是和我耗上了?”华辰风皱眉。
  “耗上了多难听啊,我就是今晚高兴,然后想和你好好聊聊。”我笑着说。

  “我怎么听着有一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华辰风一脸的不信任。
  “瞧你说的,小女子老实巴交,哪里有什么阴谋。”
  我一边说着,一边张开手臂,华辰风无奈地趴下身子,老实地背我上楼。
  珍姐迎面走来,一脸惊讶,“太太这是不舒服吗?”
  “她舒服着呢,珍姐你不用管,去忙你的,她今天就是傲娇病犯了,没事。”华辰风说。
  珍姐似明白了点什么,掩嘴笑了笑,“好,那太太和先生忙着,我就不管了。”

  ‘忙着’一词含义很深,珍姐也是高人呐。
  背上二楼,华辰风将我放在阳台的藤椅上,立着双手问,“姚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再给我倒杯水来,不要冰水,也不要太烫,要温水。”我说。
  “好,我这就去办。”不当着司机的面,华辰风确实是温和听话了许多。
  不一会温水来了,温度还真是适中,喝了两口下去,胃里感觉舒服了很多。
  “你先进去,我打个电话,我打完你再出来。”我挥手对华辰风说。

  “姚小姐,是不是有些过份了?”华辰风又提出抗议。
  “进去。”我又挥了挥手,华辰风一脸不甘心地进去了。
  我是真的要打电话,打给吕剑南,我觉得我怎么也应该问候一声。不管他是什么人,他对我的善意是真实的,他不惜得罪陈若新来帮我,这本身就很义气。所以我必须得问一下,他到了医院没有。
  电话是一个男的接的,但不是吕剑南。他说南爷在处理伤口,不方便接听电话。
  然后吕剑南的声音传来,问是谁打来的电话,接电话的人说,好像是那位姚小姐。
  吕剑南说那先停下,我先接听电话。然后他的声音就清楚起来,“我就知道你会打电话给我的。我没事,你放心睡觉吧,死不了。”
  既然他这么说,我也不想对他说些什么虚假的关心的话,我说那行,你好好养伤,欠你的饭,改天补上。

  吕剑南说好,你也早点休息,不用担心我,我死不了。
  我打完电话,才看到华辰风躲在一边偷听。我瞪他一眼,勾手示意他过来。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手势,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我又不是你的下人!”华辰风怒道。
  我用更为明显的勾指头挑衅他,“过来。”
  他深呼吸了一下,“你又有什么吩咐?”
  “把那个女孩的故事说一下。”
  “什么女孩的故事?”华辰风开始装蒜。
  “你说你唱的《送别》,和一个女孩有关,这其中肯定有故事。我要听这个故事,而且我要求听的是真的版本,而不是你胡乱编出来的,你要是胡编,那我肯定是听得出来的。”
  日期:2018-12-2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