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2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剑南也是老江湖,本来和我说的好好的,忽然就往后急退,撤出好几步。然后阴笑着侧身站住。他站的方位和姿势,是为了避免被华辰风和陈木合围。
  我这才意识到,昔日的‘海城三少’竟然在今晚聚齐了。他们都已经不再青春年少,但身上的那种狠劲,却一点也没有减弱。
  “淇淇,你先下来,我姐要我收拾这个混蛋。”华辰风说。
  我只好下来。我知道华莹恨吕剑南,因为吕剑南曾经绑架过她。
  我从华辰风背上下来,站在一旁观望。
  华辰风也慢慢向吕剑南走了过去,陈木也是。但因为吕剑南提前站好了方位,所以他们俩并没有能够把吕剑南围起来。所以他们俩慢慢靠近,恐怕也是让吕剑南放松警惕,不会撒腿就跑。
  “等等。”吕剑南却突然发声,挥手示意华辰风和陈木打住。
  陈木和华辰风相互看了一眼,也真的就停住了脚步。
  “你们两个搞我一个,以多胜少,算什么玩意?我是小恶魔,从不择手段,什么事也干不出来,但你们不一样啊,你们现在可都是大公司的大老板,这样做,要脸么?”吕剑南说。
  “对付你这样的人,还需要讲道义吗?”华辰风反问。
  “是不用讲道义,我们斗这么多年,你们一直胜不了我,就是靠联合起来才能干得赢我。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我都替你们悲哀。”吕剑南像是在拖时间。
  “我们斗不过你,是因为我们有底线,而你没有。有底线的人,要想赢没有底线的人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只能联手搞你。”华辰风说。
  “和他废什么话,揍他!”华莹骂道。

  华辰风和陈木又要动,但又被吕剑南叫停。“等我说完。上次绑了华小姐的事,确实是我不仗义,不过那也是因为我在外漂这么多年全是因为你们两个所逼的,所以我才找一个你们都在乎的人来威胁你们。可是华小姐,我可是没有怎么你,你是知道的。当时我要真是要伤害你,我对你做什么,你都反抗不了是不是?但我动你分毫了吗?你不是完好无损,所以我的目标是他们俩,不是你,这个我得说清楚。”

  “但事实上你就是伤害到我了,你再解释也没用!”华莹怒道。
  “我知道。所以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惩罚我。我认。但他们俩,不配代替你惩罚我,因为他们也整过我。”吕剑南说。
  华莹看着吕剑南,有点怀疑他说的是真是假,其实不仅是华莹,我也不太相信这个小恶魔的话,我总觉得他诡计多端。
  华莹走了过去,一耳光扇在吕剑南的脸上。吕剑南却是一点也不闪躲,也不还手,结结实实地挨了华莹一耳光。
  “你个混蛋,他们和你有仇,与我有什么关系?你动女人,算什么东西?”华莹骂道。
  “华小姐骂的对,我不是东西。”吕剑南坦然承认。
  这个人真是不可琢磨,不知道他是能屈能伸,还是在虚伪表演?还是为了逃避华辰风和陈木的联合围击而暂时装怂?
  “是不是我怎样你都认?”华莹问。

  “当然,那件事是我对不起华小姐,华小姐如何收拾我都行。”吕剑南态度还是很诚恳。
  “那你把你的头去撞墙,狠狠地撞,我就原谅你。”华莹发狠道。
  “行。”吕剑南轻松答应,然后走向旁边的墙,头猛地往上撞去!
  他不是假装撞,他是真的在撞,他再抬起头,捋了一下头发,血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这我就看不懂了,我本以为他是装装样子,没想到他是真的往死里撞!他这样头破血流,那还不如让陈木和华辰风揍一顿呢。没准还没这么严重。
  “华小姐满意了吗?如果不满意,我再来,撞到你满意为止。”吕剑南阴笑着说。
  他一脸是血,再加上他的阴笑,灯光下的他,真是形同鬼魅。让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人对自己都这样狠,更不用说对别人了!
  华莹和华辰风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华莹说,“那你就再来一下让我看看,看看你究竟有多狠!”
  “好。”吕剑南举头又往墙上撞去!
  “等等。”我冲口而出。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我,我有些后悔了,本来我是打算不吭声的。
  但我真的担心吕剑南这一下子撞下去,把他的头撞烂了,然后死在这儿,那就没意思了。
  他和我算不上朋友,但他几番帮助过我,这是事实。至少我不能让他在我面前死去。而且我有妇人之仁,我内心认为,他撞这一下已经够了。今天也没犯什么大错,没必要把他给逼死。

  吕剑南也停止了动作,扭过满是血的脸阴笑着看着我。他都这样了竟然还在笑,也不知道他笑什么,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和他一样见识,他都这样了,就饶过他吧。他帮过我很多忙,本来今晚我要请他吃饭表示感谢的。结果饭还没请,他要是死了,我会有些良心不安的。”
  这理由我自己也知道有些牵强,但只能这样了。
  好在华莹还算是给我面子,“好吧,既然淇淇这样说,那就算了。”
  “好。”华辰风和陈木异口同声地应道。
  我算是看出来了,其实他们也想放过小恶魔了。只是他们不好开口,结果我一开口,他们马上就表示赞同。
  吕剑南笑得更欢了,“我就知道淇淇会替我求情的,她一下不忍心看着我撞死的。”

  这人说话真是不分场合,这一定会再次激动华辰风的。
  我赶紧把话接过来,“我不是要帮你,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内心不安,你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了。”
  “就是,淇淇只是心地善良,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你不要想太多了,走,我们回家。”华辰风说。
  我其实心里想着送吕剑南云医院一下,又怕激怒华辰风,只好作罢。
  “淇淇,你要记得,今晚他什么都得听你的。”华莹在旁边提醒。
  “姐,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姐!”华辰风恼道。
  “那当然是亲姐了,就是因为是亲姐,所以我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你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是一定要算数的,今晚你都得听淇淇的。”华莹说。
  我这话还没说完,华辰风已经将车窗关上了。然后让司机快点开车。
  华辰风一种不说话,不知道是在想吕剑南的事,还是在想他要听我话的这件事。
  “你唱首歌给我听。”我扭头看他。
  “啊?”华辰风吃惊地盯着我,嘴张得很大。
  我听到前面司机忍不住的闷笑声,但他很快忍住了,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华辰风恼羞成怒,伸手拍那司机的头,“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对不起四哥,我错了,不好笑。”那司机不是公司的人,是华辰风的兄弟,所以不叫华总,叫四哥。

  他是因为是这种关系,华辰风才会伸手去打。如果他是公司的职员,华辰风自然不会动手,最多也就是把他给开除了。
  “我让你唱歌给我听。”我当然不会让华辰风岔开话题,我才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
  “姚淇淇,你真的是疯了么?你还来劲了是不是?”华辰风是真的恼羞成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