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2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就干杯吧。”陈木举起了大酒杯。
  华辰风也不怂,马上也举起了酒杯,准备一饮而尽的样子,但这时华莹却又叫停,“我改变主意了!”
  她一出声,两个男人只好又放下酒杯。听她想说什么。
  “淇淇说的对,如果你们因为喝一场酒就输掉你们的姻缘,好像是太过份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不拿这回事来赌了,你们都不能结婚!”

  她这番话又让我们更惊,还以为他放过人家了呢,这下倒好,根本直接不用赌了,就宣判两位不能结婚了!岂不是更加残酷?
  一向淡定的陈木也禁不住和华辰风对视了一眼,两人也被华莹弄得有些懵了。
  “你们不用紧张,我的话还没说完。不是说你们完全不可以结婚,但你们任何人结婚,都要经过我批准,如果我不同意,就不能结!这样一来,也好过你们赌酒输了,永远不能结的好。”华莹又说。
  华大小姐简直了,这完全就是歪理!不过我也明白了,她之前说的,那都是假的,就是想试探陈木是不是真的完全听她的话,是不是她说什么,陈木就依什么,现在已经验证了,她就不玩了。

  不对,她不是不玩了,是换另一种方法玩。
  华辰风放下酒杯,“看来这酒没法喝了,算了。”
  华莹柳眉一竖,“你这是什么态度?把酒杯端起来!”
  华辰风不敢怠慢,赶紧的又把酒杯端了起来。
  “我们喝我们的吧,任她提什么条件,我们答应就是了。”陈木看着华辰风说,两同病相怜地碰了一下杯,喝下一杯酒。
  在华莹的‘欺凌’之下,华辰风和陈木不知所措,同为苦主,两人的敌对情绪减弱了许多,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变化。
  “好吧,既然你们都喝了,那也没必要再搞什么赌注,也别赌了,大家喝尽兴就是了。”华莹真的又改变了主意。
  经过她这么一闹,华辰风和陈木的敌对情绪真的就再也起不来了,不得不说,华莹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她看起来好像蛮不讲理,但好像又是心里有数的。有些时候,我也看不透她。
  最后华辰风和陈木也没能赌起来,因为他们的火气都让华莹磨得没有了。倒是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不少。然后嘴上也说些相互针对的话,但火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旺了。
  我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准备要撤了。明天一早,我还得赶去阳去处理事情。那边还有很多的麻烦等着我去解决呢。
  我说要走,华莹说让陈木送送我,然后说要和华辰风单独聊聊。

  华辰风不干,“凭什么让他送,我自己送。”
  “就是让他送送怎么了,我和你有话要说。你坐下。”华莹怒道。
  “不行,不能让他送,我们有话可以明天再说。”华辰风还是坚持。
  “行,那你去吧,不过你要送他,也得有个条件。你能答应吗?”华莹又来主意了。
  “我能答应。”华辰风老老实实地说,真是个乖乖的小弟。
  “你都不问我说的是什么,你就答应了?”华莹有些怀疑地看着华辰风。

  “无论什么我都答应,反正不让他送。”华辰风也是横了心。
  “行,那淇淇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要听她的话,你做得到吗?”华莹说。
  华辰风脸上露出些犹豫,陈木在旁边补刀,“我可以做得到。”
  华辰风瞪了陈木一眼,“你一边去!我也能做得到!”
  这下我来劲了,还能享受这样的待遇,我可得好好把握!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的,你真的能做得到吗?”我怀疑地看着华辰风。
  “就是,可不是随便就答应的,答应了就要做到。”华莹也在强调。
  华辰风有些恼火,“是了,我做到就是了。姚淇淇,你该不会叫我去死吧?那我可做不到!”
  我微笑,“你放心,这倒不会。你死了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那就行。”华辰风一脸不甘心。
  “别光说不练。淇淇,让他背你出去。”华莹说。
  其实我也想试一下,但又觉得有些难为情。我又不是喝醉了,干嘛要让他背我出去啊?
  华辰风看着我,“要不要试一下?不过我话先说到前面,我可是喝了酒的,要是让我背,我不敢保证一定不会摔倒。”
  这好像有些威胁的意思?我还偏就不吃这一套了。
  “没事,你要是摔倒了,我就陪着你一起摔就是!过来,趴下,背我!”我冷声说。
  华莹开心得拍掌,“霸气,干得好,不愧是我的姐妹!”

  华辰风幽怨地看了一眼华莹,“姐,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姐,你向着谁呢?”
  “我就向着淇淇了,你不服?不服蹲墙角哭去。”华莹骂道。
  华辰风高大的身躯真的往下一弯,趴在我面前。我有些兴奋,一跃上去,可能是太过用力,华辰风被冲得往前扑,幸亏他身体结实,关键时候刹车停住,并没有摔倒。
  “姚淇淇,你也不用这样百米冲刺吧?你脑子有毛病啊?”华辰风怒道。
  “你再骂,我就让你学狗叫!”我冷声威胁。
  华辰风果然不敢再嚣张,真的就老实闭了嘴。
  我去,虐人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我爱上这种感觉了!
  华辰风将我背到门口,迎面走来一个灰色长发的大帅哥,却正是吕剑南。
  不是冤家不聚头,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他!
  吕剑南看清楚华辰风背上的人后,停住了脚步,像看奇观似的盯着我们,“这是在搞什么,猪八戒抢媳妇?”
  华辰风冷声说一句‘滚’。我憋住笑,‘猪八戒抢媳妇’这一句太有喜感,我真的有些忍不住。

  但吕剑南的好奇心并没有因为华辰风的态度不善而收敛,他凑得更近,“这是女的喝醉了呢,还是男的喝醉了?怎么就背上了?”
  “滚开,关你什么事?”华辰风骂道。
  “我说话又关你什么事?淇淇,你说好晚上请我吃饭的,结果你却跑来陪华辰风喝酒,我好伤心。”
  吕剑南好像忽然戏精上身,捂住胸口,表演很痛心的样子。
  “淇淇你先下来,我让我收拾这厮。”华辰风冷声说。
  我这在他背上正舒服呢,我可不想他去跟人打架。他要是和人打架去了,那我全套的虐人计划岂不就泡汤了?
  “吕剑南你走开,我身体不舒服,你别闹了。”我冲吕剑南说。
  “哦,原来是身体不舒服,那你下来,我送你去医院。”吕剑南说。
  “这是我老婆,凭什么让你送他去。”华辰风冷声说。
  “是不是要我再提醒你一次?你背上的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你老婆了,她现在是自由之身,所有喜欢他的人,都可以自由竞争。”吕剑南丝毫没有要退的意思。
  “辰风,你们在干什么?”这时华莹也出来了,后面跟着陈木。
  然后她马上看到吕剑南,“这个混蛋竟然敢在这里出现?揍他!”
  华莹的话还没完全说完,‘揍’字才出口,陈木已经像猎豹一样地从华莹的身后窜了出来,向吕剑南冲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