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1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总,您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吕剑南的赌场老板?”沈丰的声音听起来很憔悴。
  “吕剑南?我是认识这么一个人,但交情不深,怎么了?”
  “是这样,我欠他一点钱,说好月底再还的,但今天他突然就派人上门了,守在我家门口,还去了我父母家,您能不能跟他说一下,先给我缓缓,我过两天再想办法……哎哟……”

  沈丰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他惨叫起来,应该是被打了。
  然后我听到旁边有骂声,“你他妈叽叽歪歪半天,还不给钱?你还不还……”
  一下又传来沈丰的惨叫声。
  我跟沈丰说,你不要和下面的人说,一点用都没有,你直接和他们去见老板,我再帮你想办法。

  约四十分钟后,我开车来到了某洗浴中心。见到还穿着睡衣的吕剑南。站在他旁边的是垂头丧气的沈丰。
  沈丰一看到我来,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姚总您可来了,请您向这位老板求求情,先缓几天吧,钱我一定会还上的。”
  吕剑南打了个哈哈,向我走了过来,假装客气地伸出手,“真是姚总啊,好久不见。”
  我觉得这演的其实有些难看,但还是伸手和他握了一下。说了句好久不见。

  “姚总,这真是你朋友?”吕剑南指着沈丰问。
  “是的,他是我公司的高管。只是不知道怎么就招惹到了吕总?”我也装模装样地问。
  “你自己问他吧。”吕剑南说。
  我看向沈丰,他脸色变得很难看,结结巴巴地说,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就想去赌两把散下心,没想到一下子没控制好自己,赌输多了,就借了些钱来继续赌想扳本,结果是越扳越回去了。
  “姚总,我们的规距,三百万就给一只手,他欠了七百多万,如果实在还不上,也好商量,就砍两只手就行了。既然他是你朋友,那我再给打个五折,砍一只就行了。”吕剑南说。
  沈丰一听,汗都下来了。赶紧的求饶,说不能砍他的手,要是把他手砍了,那他这个人就废了。
  我看了看沈丰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心想你也有今天。在蓝海科技的事上,他是已经栽过一次的人,再来通海科技,以为他会从此好好工作,再也不会犯以前的错,却没料到他好了伤疤忘了疼,进行又主动踏上一条不归路。
  果然人品有缺陷的人,不但自己容易犯错,也容易有害人之心。在他在陈岩时,我就想到过有一天他也会背叛我,却没想到他叛得这么的快。
  我看了看吕剑南,说吕总,要不你先出去一下,给我和沈总几分钟时间,我和他商量一下,如何处理这件事。
  吕剑南摸出一根烟叨上,却没点燃,看了看沈丰,“行,那你们好好商量,最好商量出一个让我也满意的主意来。”
  说完吕剑南走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沈丰。
  “对不起姚总,这件事麻烦你了,他们的手段太狠了。你一定要帮我求求他们,过一阵子我一定把钱还上。我是有钱的,只是其他钱都用在了投资上,暂时收不回来,所以暂时还不上。”

  他这么一说倒也提醒了我,他以前卖蓝海科技的时候,那也是身价上亿的,为什么现在几百万都还不上了?
  “你参与赌博好久了?”我冷声问他。
  “很久没赌了,后来我把钱用来投资了,亏了一些,一部份收不回来,所以心烦,就又赌了一下,一直都赌的小,没想到这一次没控制好自己,所以就陷进去了……姚总您一定要帮帮忙。”沈丰说。
  “沈总,帮忙可以,不过我也有点麻烦,想请你帮忙。”我淡淡地说。
  沈丰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反应并不明显。这人确实是城府很深,都到了快要被人砍胳膊的程度了,竟然还掩藏得这么深。
  “什么忙啊,我都这样了,恐怕能为姚总做的事非常的有限了。”沈丰竟然还冷静了一些。
  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里越发的讨厌他。这人是真正的小人。
  “沈丰,明人面前不要说暗话了,帐面上少的三个亿,到底去哪儿了?我相信你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挪用三个亿,那三个亿到底被转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你配合造假材料,指证是我授权转走的?”

  沈丰的眼神终于又慌乱起来,“姚总,那件事我不知情……”
  我打断了他的话,“既然你如此不配合,那我觉得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处理吧,我先走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沈丰一看我真的要走,这下急了,伸手过来扯我的礼服,“姚总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就完了,他们真的会弄死我的!”
  “既然你不管我的死活,那我为什么要管你的死活?你被欠人钱还不上,人家要砍了你,关我什么事?”我冷声问。
  “姚总,一般高利贷的人,都不会第一天借了第二天就来逼债。这一次他们逼得这样急,不会是你指使的吧?”沈丰拦着我。
  我抬起手,指着他的脸,“你自己赌场输出去的钱,你自己心里没数?还敢赖在我身上,我现在没空和你扯淡,我问你,那三个亿到底被谁转走了,你说还是不说?”
  “那个我真是不知情……”
  我再次转身就走,他追了上来,这时吕剑南也进来了,后面跟着两个汉子,“你们商量好了没有,那钱的事是谁来还?”

  “吕总,你有你的规距,你该怎么处理,那就怎么处理吧。这事我不管了。”我对吕剑南说。
  “好,那我也就不看在你的面上打折了,直接把这混蛋的两只手砍下来。以后都没手了,我看他还能不能赌。”吕剑南阴笑道。
  吕剑南不是说着吓人,他眼里真的有一种兴奋,那种嗜血冷酷的兴奋,他真的会让人把沈丰的手砍下来的样子。
  沈丰吓成一团泥了,一直努力保持的冷静也没有了。忽的一下子扑过来,抱住我的脚,“姚总救我,我说,那钱打进了二少爷的一个私人帐户。是他们合起伙来干的,都是他们干的,与我无关。”

  “二少爷?你说的是苏文北?”
  “是的,就是他的一个私人帐户。是不是二少爷让人干的,我不清楚,但钱确实是打进了他的帐户。”沈丰说。
  我也是惊出一身冷汗,原来那钱没有人挪用,而是他们想办法打进了二哥的帐户,到时一查下来,我和二哥都说不清楚。他们完全可以诬陷是二哥指使我为他偷的钱。到时我们一起倒霉。就算是事后再查清,二哥在集团的声誉也会因此受损。
  这是一箭双雕的毒计,幸亏有吕剑南的帮忙,用了非常手段。

  “主使的人是谁?”我直接问。
  “这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听你的助理说的。”沈丰说。
  我的助理,是江玲配给我的,她是谁的人,还真不好说。但我觉得江玲那么聪明的人,一定不会让安插在我身边的人做这种事。她要做,那也绝对不会做得和她一点关系都扯不上。
  我马上拿出手机打给华辰风,把这些情况告诉了他。他说那现在就很简单了,让苏文北主动报警,说他的帐上多了三个亿,请求警方查这三个亿的来源,这样可以变被动为主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