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1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是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我会开完了,现在又要赶回海城处理一些事务,让他好好保重身体,早些痊愈。
  他说行,那让我自己也小心一点。
  赶到机场,换票,登机,系上安全带,想眯一会,但脑海中总想着那三个亿的事。这是谁要整我呢?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搞走三个亿?是财务总监吗?
  江玲那么专业的人,如果证据有问题。那她肯定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但她却说证据确凿,这说明证据确实是很有效,不然她不会这样说。
  所以这件事其实很严重,如果处理不好,不仅是我自己的事,还有可能影响到二哥。因为在集团里都知道,我是二哥重用的人。
  从阳城到海城的飞行时间真的是很短,很快就到了。
  接机的人很少,一出来就看到了华辰风。手里竟然捧着一个小小的巧克力蛋糕。
  “这又是干嘛?谁过生日?”我指了指华辰风手里的蛋糕。
  “你看它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华辰风将蛋糕递给我。
  “黑。”我答。
  华辰风一脸无奈,“为什么会想到是黑?”
  “巧克力不就是黑的嘛?这有什么奇怪?难道让我想到是白?”
  “不不不,正确答案是甜,一看到蛋糕,看到巧克力,你当然应该想到甜啊。你要不要这么不解风情?”
  “然后呢?”我还是不解。
  “甜能让人心情愉快,如果你先想到甜,你糟糕的心情已经变得不错了,你再尝一口,你发现比你想像中的还要甜,你的心情就会更美了!这样你就会很开心了,是不是?来,我喂你吃一个,这个蛋糕,就是为了让你心情变好的。”
  大庭广众之下,华辰风竟然要喂我吃蛋糕,他也不怕被记者拍到。
  “好了,这可是公共场合,还是不要了。”
  华辰风却不以为然,“公共场合怎么了?喂你吃口甜品都不行?谁规定公共场合不能疼老婆了?”
  他一直坚持要喂我,我也不想拂了他的好意,只好站住了,吃了一口他喂过来的蛋糕,还真是很甜,而且吃完后好像心情也真的变好了一些。
  只是我最近体重真的又上升了一斤,对于这样的甜食,我真的是要少吃为当妙了。
  到了枫林别苑,华辰风看了看表,说再等半小时就差不多了。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现在美国那边是早上,小峰一会要和我视频。
  我一听要和小峰视频,这心情马上就激动得不行了。开始觉得时间过得好慢。不时地看表,希望我尽快见到我儿子。
  等了约十来分钟,小峰终于出现在华辰风的电脑屏幕上。他好像是长大了许多,穿着一套白色的儿童运动服,漂亮极了。
  我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那边小峰带着哭腔叫了一声妈妈。
  因为隔得实在太远,网络有时会出现一点卡顿,我说出去的话,小峰那边也会要隔好几秒后才能听到。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母子见面带来的喜悦感。
  小峰跟我说,他在那边读的学校有华语老师,也有很多华人小朋友和他是同学。所以在那边并不孤单,只是很想妈妈。
  这一次我和小峰有足够多的视频时间,一直持续了半小时,小峰才上学去了。
  视频关掉后,我一人坐在电脑前对着屏幕流泪。华辰风走过轻轻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不要难过。
  “峰儿在那边学习和生活都很好,你不用担心。他一定会很好地成长。”华辰风柔声安慰道。
  “可是那么小的孩子就要被送到国外,我真是好难过,我好担心他。”我眼泪还是忍不住。
  “孩子是有些小,但早一些独立,何尝又不是一件好事呢。最重要的是,他不用在海城和我们一起承受那些风险,对不对?”华辰风说。
  我知道这也是华辰风把峰儿送出去的主要原因,海城针对我和华辰风的人太多了。而我们的孩子,又是我们最大的软肋,在我们尚不能把局面控制的时候,把孩子送出去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但尽管我知道这些道理,我依然还是难过的。和孩子视频完后的喜悦慢慢都变成了伤感情绪,久久挥之不去。

  “要不,我再给你来个巧克力蛋糕?吃甜食能让人心情愉悦。”华辰风说。
  “不了,我哪里能吃那么多甜食啊。你是铁了心要让我变成大胖子么。”
  “不会啊,别人长胖了那叫胖子,但你要是胖了,那叫圆润,依然是美女,只是由瘦美女变成圆润美女而已。风格变,但美不变。”
  华辰风竟然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讨好我的话,我是真的很不适应。不过他这么一调侃,确实将我从那种伤感的气氛中解脱了一些。
  他继续转移话题,“说说那三个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忽然通知我说通宇的帐面上少了三个亿,而且有证据证明是我授权转出去的,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我挪用了那三个亿。只给我两天时间查明这件事,不然就要问责。”
  “三个亿不见了,这肯定是内部的人干的,而且一定有财务部的人参与,这是明目张胆的陷害了。南和集团的一众高管,会发现不了破绽?他们一定不让警方介入吧,如果让警方介入,这案子很容易破。三个亿的资金流出来,所过之处总是会有痕迹的。”
  我说是的,他们说如果报警,这件事一但传出去,会影响集团的声誉,所以他们不让报警。
  “那只能是内部查,但是你肯定是查不出什么的。那些人既然把局设好,自然是一切都安排好,都计息好的。要想查出资金为什么流出,那需要专业知识和技术手段,而那些技术,只有警方具备。你自己去查,要查出名堂太难了。”
  “那怎么办,不可能就这样让我认了吧,那钱我压根没见着,我凭什么要背这个锅?”
  “这锅既然是别人给你准备的,你当然就要背着。我不是已经给你说过了嘛,三个亿我可以先替你补上,然后再慢慢去查那笔帐的事,把钱追回来了,你把三个亿还给我就行了。”
  “可这钱本来也不是也不是我拿的,凭什么要让你把这洞给补上?三个亿也不是小数目,万一到时追不回来,那岂不是亏大了?”我提出反对意见。
  “追不回来,那就损失三个亿也没关系,再说了,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当然不是要真的偷这三个亿,对方只是想证明一件事,那就是你不适合在这个位置上工作,对方是要让把你赶出公司。如果这三个亿补上了,那对方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继续在这件事上作文章。如果要作文章,那就得提出这三个亿是你找你补上的,并非真的追回来了,那谁要揪着这件事不放,谁就是主谋了,是不是?”

  华辰风说得好像是有些道理,但我却始终认为由他拿出三个亿的资金太不妥。这是针对我来的,我理应自己承担起责任,自己去面对这件事,不应该一有事情就让华辰风来替我挡。
  “这次的事,你让我先尝试着处理吧。如果我实在搞不定,再用你的办法,你看这样行吗?”我问华辰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