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9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吕剑南。他说他在阳城,还说等我去请他吃饭。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华辰风这个细节?
  “这件事不是小事,所以希望你不要对我有所隐瞒,这关系到查出幕后的人。只有查出幕后的人并反击,才能保证你以后的安全。这样的事如果频繁发生。谁也不能保证我每次都能第一时间内找到你。”华辰风的话变得严肃了几分。
  虽然我不认为是吕剑南策划了绑架,但我觉得我确实不应该对华辰风有所隐瞒。
  “还有就是吕剑南知道。”我怯怯地说。
  果然如我所料,华辰风的脸上立刻罩上寒霜。“吕剑南竟然也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
  事到如今,我要想隐瞒那是不可能了。只能实话实说了。
  “吕剑南手有陈若新的很多把柄,所以我让他找陈若新办事,陈若新就不得不办。所以我才和他有联系,其他的没什么。”我低着头,不敢看华辰风,因为我知道这件事他肯定会非常恼火。
  “你明知道他对你有企图,你还要找他?你明知道他和我是仇家,你还要找他?你是觉得那些事我处理不好,所以你要他出面帮忙吗?”华辰风拍案而起。
  我不敢说话,这个时候不宜和他针锋相对。他见我不说话,又慢慢地坐了下来。

  “吕剑南是一个很危险的人,我早就提醒过你,你为什么还要招惹他?我的事情,却要让吕剑南去帮我办,你这是当着他的面打我的脸。”华辰风语气稍温和了一些。
  我这才敢说话,“我不是说你能力不够,解决不了那些事。我只是不想让你去求陈若新。陈若新是烂人,你去求他不值得。而吕剑南也是烂人,可以利用烂人去威胁烂人,这是最低成本的做法。我没有招惹他,我只是利用他,你不要把我想得太龌龊了。”
  我说完之后,华辰风也沉默了一下。看到我碗空了,拿过我的碗继续给我盛粥。
  我无辜地看了他一眼,迅速又低下头。
  “我也不想骂你,可是知道吕剑南真的是很危险。他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东西。这一次的绑架案,很有可能就是他策划的。这种事是他的拿手。”

  我其实倒也不认为这件事是吕剑南做的,他要是想这样做,那还帮我把蒋轩龙捞出来干什么?而且他绑我干什么?他要真是有心绑我,昨天晚上我单独找他,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又何必大白天找人用碰瓷这样的办法?
  而且他找的那些人都是村里的混混,并不是专业的。吕剑南混了这么多年,有着一群很专业手下,他要做这种事,根本不屑于用村民。而且他那样的人,也看不起这些村民。
  我知道的这些道理,华辰风当然都是明白的。所以不需要我向他解释,他心里也清楚。但他还是认为是吕剑南做的,这只是因为他内心本身就反感我和吕剑南接触。
  默默地继续吃粥,其实我吃饱了,但华辰风给我盛的这一碗,我得吃完。他现在情绪不好,我不敢惹他。
  “警方那边要你去做笔录,明天早上我会让龙哥送你去。我会让警方封锁消息,但如果消息真的传出去了,不要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华辰风终于不再发火了。
  “白天的时候,我是被一辆警车拉走的。开车的人也穿着警服。那辆车的车牌我记得的。”

  “车牌肯定是假的,但警车可能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知道你走了国道,没有走高速,知道在哪里拦截你,这说明幕后指使的人能调动很多资源,说不定有警方的某些力量参与。所以我猜测这个案子警方查不出什么来,最多就是那几个村民把锅背了。要想查出幕后主使,还得靠我们自己。”
  华辰风的这个判断,我倒是完全赞同。
  次日上午,蒋轩龙来接我去了警局,按程序作了笔录。
  我的车和包丨警丨察都已经帮我找了回来,也全部都还给我了。他们的说法是正在审问,那几个人承认绑架了我,是想敲诈一些钱,并不承认有幕后主使。
  也就是说,这案子过一阵应该就会结案。那几个人应该会被判刑。至于判几年,判了以后会不会有人想办法让他们减刑,这就不好说了。我也没有那么精力去持续关注。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几个只是背锅的小角色,他们并不知道我的背景,他们只是有人找了他们做事。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肯说出幕后有人,估计要么就是他们的家人被人胁迫,要么就是有其他更重要的把柄在人家手里。幕后主使者既然敢让他们做事,肯定也就把后路都切断了,这些人就算是失败,也不会扯到幕后人的身上。
  从警局出来,我去了公司。我没在的这段时间,沈丰倒也把公司安排得很好。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纰漏。
  而且他告诉我,陈岩已经从蓝海科技出来了。陈岩一走,蓝海科技很快就会陷入困境。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异常的兴奋。
  这是我最不喜欢他的地方。陈岩和他曾经共同创业,是一起经历过很多事的旧友。陈岩被他使用离间计弄出了蓝海科技,他还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丝毫没有半丝的怜悯。这是我接受不了的。
  我认为一个男人要顶天立地,对对手也应该有相应的尊重。就像陈木和华辰风,就算是因为华莹的事翻脸了。但两人从不互相在背后使阴招。华辰风痛恨陈木伤害他姐姐,但他也从不用什么小动作去搞陈木。
  男人恩怨分明是对的,公私分明也是对的,但分清了怨后和公后,恩和私也不能完全撇下不管。不然这就不是一个有完整人格的人。就现在沈丰的表现,我觉得他有可能背叛任何人,包括我。
  “姚总听到这个消息,好像不太高兴?”沈丰试探地问了我一句。

  我淡淡回应,“倒也没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总的来说是个好消息。我们也不至于对方公司走了个人,就欣喜若狂吧?”
  沈丰明显是听出了我话里的冷意。其实就这方面的问题,我已经冷过他几次。
  他讪讪地笑了笑,“姚总最近好像很忙,总是在总部。”
  “是的,这一段我可能会在总部呆的时间长一些。这边公司的事,就拜托你了。”
  “姚总客气了,姚总有事尽管去忙,我一定会努力把这边打理好的,如果有处理不好的事,我再请教姚总。”沈丰真是圆滑世故,说话滴水不漏。
  我懒得和他打官腔,交待了几句,我就走了。
  出了公司,我打了电话给陈岩,第一次他没接,第二次他接了,我说想约他见个面,喝杯咖啡,他同意了。
  他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低迷颓废,状态还挺好的。还是那身随意的行头,还是那副厚厚的眼镜。
  “我没想到姚总会来约我,我失业了,姚总是来安慰我的吗?以姚总的人品,不至于是来看我笑话的。”
  日期:2018-12-17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