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4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父亲在京城也算得上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万一他要是看不上秦书凯,意味着从此以后两人之间的感情之路绝不可能顺畅。
  最坏的结果可能是,若是两人不顾家族反对坚决在一起,不排除父亲会利用手中特权对秦书凯进行打击,到那时,不仅仅是两人从此无法鸳鸯双飞的问题,还有可能连累秦书凯遭殃。
  “但愿明天一切顺利!”冯香妞像是祈祷般无比虔诚的口吻道。
  看着女人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秦书凯把原本覆盖在女人胸前柔软小山上的那只手拿下来,伸手捏了捏她嫩汪汪的脸蛋,眼神里带着怜爱看向她:
  “有那么严重吗?搞的像世界大战即将来临似的。”
  “唉!怎么说呢?我得提前跟你打个预防针,我父亲这个人一向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说话口气惯了,明儿见面的时候,你千万别跟他顶嘴,不管他说什么,你听着就行,还有......”

  冯香妞提及父亲瞬间打开了话匣子关不住滔滔不绝讲开,秦书凯听着听着眉头微微皱起,他怎么觉的冯香妞嘴里描述的父亲形象,半点没有慈父的形象,倒像是一个经常把儿女当成下属般训斥教导的领导?他到底什么身份?
  晚上十点左右,王家新刚进家门瞧见父亲也刚从外面应酬回来,父亲见他满脸通红,猜到二小子必定在外头喝了不少酒,随口问道:
  “你今晚喝多了?”
  王家新冲着父亲露齿一笑,伸出一根手指炫耀道:“一人一瓶,还能撑得住!”
  旁边有保姆赶紧端上来一杯水递给王家新,王书记见儿子端水杯的那只手微微发颤,有些心疼道:
  “你这是跟谁喝了这么些酒?年纪轻轻的也不知道爱惜身体,那酒再好也是伤身的玩意,小酌两杯怡情,喝多了可就成了祸害。”
  “老爸,你不知道,那个秦书凯酒量真是厉害!我都喝成这样了,他愣是半点感觉都没有,他今晚是让了我,要是真跟我拼酒,我肯定不是他对手。”
  瞧着儿子无所谓表情一仰脖子“咕咚咕咚”一杯水倒进喉咙里,王书记不由诧异,问道:“你怎么跟秦书凯在一起?他到省城来干什么?”

  王书记对秦书凯的印象有些特别,不仅仅是因为此人是侄女冯香妞看中的人,更因为他的行事风格颇为怪异。
  单说上次秦书凯被提拔为港口管委会一把手工委书记,他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当初秦书凯是用了什么办法打通了省委组织部孙部长那一关,让孙部长点头同意把他的名字提名上报进入省委常委会讨论研究提拔名单。
  不是听说孙部长之前跟秦书凯一直有很深的过节,两人一向对面不踩西瓜皮吗?怎么孙部长居然会对一个小小的秦书凯低头?此事让王书记意识到秦书凯此人很可能不仅熟谙官场之道,必定还有不同于一般领导干部为人处世一套准则。
  护犊之情人皆有之。
  王书记听说儿子和秦书凯一块喝酒,头一个念头便是担心生性鲁莽头脑简单的儿子被这种官场道行极深的老妖利用。从某种角度来说,秦书凯和自己的宝贝儿子政治智商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真遇到问题的时候,自己的儿子根本不可能是人家对手。
  王书记坐在儿子身旁的位置上好心劝道:
  “家新啊,你现在安安心心做你的生意就行了,官场那些事你少碰,明白吗?尤其是底下的那些官员,个个精明,你还年轻阅历不足,没事少跟他们掺合。”
  王家新听出父亲言外之意,秦书凯今晚跟自己吃饭心存不良的目的,赶紧解释:“老爸,你想哪去了?秦书凯可是难得一心一意为老百姓的清官好官,他这次来省城是为了在定城市港口修建深水港项目的事情。
  他极力主张在定城建设建深水港,说这样才能对得起第一批开放港口,可是定城市里的领导都没有长远眼光,都是不同意,没有办法,秦书凯想到省里拉拉关系,希望得到省委省政府相关领导的支持。”
  王书记反问:“所以他就找上你,请你吃饭为他当说客?”
  “您这都是哪跟哪呀?”
  王家新见父亲完全误解了此事,没好气道:“老爸,我认为您对这件事认识上就存在问题,秦书凯到了省城后并没有联系我,是冯香妞的父亲明儿要到省城来。冯香妞约秦书凯在省城见面,希望明天安排他父亲和秦书凯见一面,两人一块到酒店吃晚饭,正好就碰上了。”
  “就这么简单?”王书记不信的眼神看向儿子。
  “还能有多复杂?再说了,人家秦书凯要是真想拉关系找后门搞定什么事情,求冯香妞帮忙不是比请我帮忙还管用?我说你们这些人当领导时间长了,怎么看人的时候,个个都把别人当贼似的防备着?”
  王书记见儿子对自己的警告当成耳旁风,没好气道:“谁说他秦书凯极力主张修建的深水港定城市政府的领导不同意?今天下午定城市常务副市长钟丽怀还在我的办公室,就这件事做了汇报。”
  “是吗?”王家新颇有兴趣追问,“那个副市长说什么?”
  “钟副市长的说法跟秦书凯的说法正好相反,他说,定城市政府不仅不反对秦书凯同志建议的深港项目,反而是相当赞成的,不过是因为定城市财政原因,龚市长一时半会没法点头这个项目实施。

  钟副市长还说,龚市长亲口说深港项目是利民的好事,对于这种对定城市的综合实力提升起到大作用的好项目,市政府是绝不会反对的,无非是时间问题和种种条件的暂时限制,无法立即实施。”
  王家新听了老爸的话顿时一头雾水,冲着老爸疑惑问道:
  “不对不对!秦书凯没必要跟我撒谎啊?他今晚在酒桌上可是跟我说的清清楚楚,定城市委朱书记召开领导会议研究深港项目推进计划的时候,龚市长的态度是坚决反对的,而且明确表示他在市长的位置上,就不会同意,而市委书记朱家友是暧昧的,怎么到了您这里,全都变了样?”
  王家新被绕糊涂了,官场老人王书记心里却看的通透,此时他才反应过来,敢情定城市的钟副市长下午向自己汇报工作的时候居然玩足了心眼?
  人嘴两张皮,瞬间天和地。
  这种情况在官场实在是太常见了,每个人说话做事都有自己的目的,听儿子这么一说,王书记的脑子里当即反应过来。
  “肯定是龚市长早料到秦书凯会在定城市政府领导表态反对深港项目的情况下,悄悄到省里来搬救兵,龚市长一不做二不休,派出常务副市长钟丽怀提前到省里把这条路先给他堵死再说。”
  龚市长的如意算盘很简单: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牛省长并未指名道姓批评哪位官员不作为,但是常崇德心里却清楚,从今儿开始,牛省长心里势必对定城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执政能力心里先入为主有了不好印象。
  “牛省长,刚才定城市港口工委书记秦书凯同志在我的办公室向我汇报了关于修建深港项目计划,我听了之后很有感触。年轻干部冲劲足,干工作的热情高涨,面对重重阻碍还是一心一意想要把项目给建成了,目前唯一的困难就是缺钱,您看......”

  日期:2018-12-10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