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2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控制住内心翻滚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没事的二哥,人有旦夕祸福嘛,总会过去的。”
  “你的案子上面有人盯着,连探视都被禁止。所以很难办。连今天来看你,都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办到的。”苏文北语调缓慢,明显是内心沉重。
  我脑海上闪过一个人,那就是陈若新。在这件事中,她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我现在不好下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有参与其中。她除了华氏董事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市长的千金。
  所以上面的人盯着我的案子不放,恐怕和陈若新有关系了。在海城政界,她当然是有资源可以用的,这也是她最大的资本了。
  “不过你也不要沮丧,这件事也没有到完全没有挽救的程度。我还在继续努力,实在不行,我可以去京城一趟,想办法……”
  我打断了苏文北,“不了二哥,我不想你卷入太深。我不想因为我,让你卷到海城这边的争斗中来。到时会影响到你的。你的优势在阳城,不在海城,你别卷进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担心我折在这里。”苏文北说。
  “如果是在阳城,我相信二哥的能量,但在海城,你的能量比不上华辰风,如果他都无能为力,二哥就别搭进来了。好好等我出来,我们兄妹再把酒言欢。”
  苏文北一阵沉默。他是那种理智的人,他绝对不会激动地咆哮,说一定要你捞出去什么的。他明白我说的意思,他在海城如果太用力,有可能不但帮不了我,还会把自己折进去。
  “华辰风来看过你吗?”苏文北突然问。
  “没有。他最近应该比较忙。而且你也说了,有人阻止探视。”
  苏文北微微低下头,声音轻了一些,却更沉重。“你也说了,在海城这一块地上,华辰风的能量远胜于我。就算有人阻止探视,我能做到来看你,他会做不到吗?”
  说完可能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是要挑拨你们,但我觉得华辰风表现有些奇怪。对了,前两天华氏集团对外发通告,华辰风已经当选新一任董事局主席,他现在是华氏的掌门人了。”
  我听了也是好一阵没反应过来,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华辰风上位,是我和他的共同努力结果,他现在如愿以偿,按理说我应该替他高兴,但我又好像高兴不起来。
  他既然目标达到,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来告诉我么?他为什么不来?真的是因为没法来?
  “二哥。”我努力笑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华辰风和我撇清关系,是我的主意。我不想他卷入其中,因为对手虽然是对我下手,但事实上剑指的是华辰风。我的意思,二哥应该是明白的。”
  苏文北点了点头,“我明白。不过小妹,万一华辰风不是这样想的呢?”
  我苦笑,“二哥,人生本就是一场赌局。我只能控制我自己的行为和选择,别人的选择,我没法控制,如果他不是那样想的,那我认输就是。”
  “可是你输得起么?”
  我想了一下,“既然是输,输得起输不起,都得面对现实。”

  苏文北叹了口气,再没说话。
  “回去吧二哥,不用担心我,不管最后如何判决,我都能接受。”我冲苏文北笑笑。
  “我会尽力的,现在只能寄希望华耀辉尽快醒来,那事情就好办很多。如果他醒不来,那这件事恐怕真的会很麻烦。”
  “尽人事从天命吧,真的不要太担心我,二哥。去吧,有时间的话,替我去看看孩子。谢谢了。”
  这时有人进来,说时间到了,让苏文北快点离开。
  我微笑着看苏文北离开,等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巨大的孤单突然袭来。忽然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突然很想见华辰风,非常的想。就算是只普通的见一面,我或许也会稍微好受一些。
  可他终究没有出现,一直也没有出现。
  后来苏文北又来过几次,他告诉我,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不过他已经请了全国知名的大律师,对方说,这官司还是有信心的。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判三年以下的徒刑,然后再想办法缓刑。
  但我必须要坚持住,不管怎样,都不能承认是我唆使别人袭击华耀辉。

  我当然不会承认,因为那件事本来就不是我做的。
  大概一月有余后,我接到通知,我的案子即将开庭。我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不安起来。因为我不知道我接下来会面对些什么。
  开庭前一天,律师来见了我,他告诉我说,他有把握让我无罪释放。希望我打起精神,一定要加油。然后和我交流了一些案件的事,让我安心不少。
  终于到了开庭那天,一切如常。在进法庭之前,工作人员小心提醒我,庭审时间可能会有点长,问我要不要上洗手间。

  我点紧张,也确实想先上一下洗手间,就同意了。
  进了洗手间,那个看守我的工作人员突然对我说,如果你今天不招供,你孩子会有危险。你孩子的幼儿园外面有一辆大货车,你孩子一放学出来,那辆货车就会冲过去,发生交通意外。
  我说你身为公职人员,竟然敢威胁我?
  她说你错了,我只是临时工,不是什么公职人员。我是来传话的,你可以看看这个。
  然后她把手机给我看,视频上是小峰下车去学校的样子。然后镜头一晃,看到不远处确实有一辆中型货车,上面印着某物流公司的名字。
  “这辆货车会一直停在这里,等你孩子一出来,它就会冲过去。然后发生交通意外,到时不仅是你孩子有事,其他小朋友可能也会被连累。所以一会到法庭上,你必须得承认那件事是你指使的,不然悲剧就会发生。”那工作人员说。
  “是谁让你告诉我这些的?”
  她笑了笑,“这我不能告诉你。但你必须得按我说的做,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走进法庭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有腿像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我脑子中不断地问自己,我到底要不要听那个人的?如果我不听她的,我的孩子是不是真的会有危险?
  我曾经被冯湘用孩子威胁过一次,后来证明其实她只是掌握了我的弱点,当时她并没有真正的掌握了小峰。那这一次,是不是也和上次一样?她们只是认定我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再次用孩子威胁我?
  旁听席上,我看到了一身西服的华辰风。他穿得很整齐,非常的帅气。我很好久没见到他了,心里有些激动,心情非常的复杂。
  但他面色平静,目光很淡,我几次向他看去,他都没有看我。好像他真的只是来旁听的,整件事与他无关一样。
  我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

  接下来按照程序开庭。我整个人神思恍惚,现场的人工作人员到底说了些什么,我都没有听进去。我只想知道,我的选择,到底会不会影响到我孩子的安全。
  苏文北当初问我是否输得起,我说我没问题,但现在我才知道,我其实输不起。我可以接受任何结果,唯一不能接受孩子有事。
  终于到了被告人最终陈述的环节,我对着所有人说,我认罪。主是我指使人袭击了华耀辉,因为我一直对他不满。
  全场哗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