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86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你自己备些面条在这里干嘛?你是不是随时想着准备和我闹翻,然后搬到这里来住?还是怀念你以前在这里过的幸福生活?”华辰风双手叉腰,用审视的眼光看着我。
  对于这件事,我不准备作解释。
  要说怀念这里的幸福生活,那肯定不可能,在这里过的几年,就没好好开心过一天,别说是幸福了,顺心都说不上。
  但我对这里有怀念,那倒也是事实。
  不是怀念和前夫在这里的生活,只是怀念在这里逝去的青春,还有怀念小峰在这里牙牙学语的记忆。
  “你倒是说啊。”华辰风还不依不饶了。

  “是啊,这是我的大后方。以后你拿着匕首要杀我的时候,我就只能逃到这里来了,因为我没有地方可去。你要杀我,难道我还要回你家去么?”我冷声说。
  “这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我说了,我不会伤你的,那就只是做做样子。你救过吕剑南,他对你没有恶意,不然他会帮你做那么多事?帮你搞定陈岩,搞定陈若新?既然他都帮你做那么多事,他会真的要你的命吗?他只是想让你恨我,你是不是傻?还真是恨我了?”
  其实这些道理我也想明白了,但我就是忍不下那口气。
  “那万一他昨晚不改口,你是不是真的就要把我给杀了?”
  “这怎么可能嘛,我和陈木有默契的,陈木装死和我离开,都是我们达成的默契。主要目的还是要保全我姐。你就这么不信我?”
  这时我忽然闻到一股油味,“你是不是在厨房烧了油准备煎蛋?怕是要燃起来了。”
  华辰风骂了句该死,扭头向厨房冲去。

  转身太急,慌不择路,头撞在房间的门框上,哎哟叫了一声后,依然冲了进去。
  我忍不住大笑不已,心情比之前要好太多了。
  早餐其实味道还不错,虽然所谓的鸡蛋面里,连葱花都没有一点,就只是纯粹的鸡蛋和面。
  华辰风见我吃得不爽快,放下筷子,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这早餐虽然是简陋了些,但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能做成这样已经是不错了。你不要一副不想吃的样子,我华辰风几时伺候过人,还要遭你嫌弃?”
  我闷声吃面,懒得理他。

  我并没嫌弃他做的早餐,所以我觉得没必要解释。
  “姚淇淇你过了份了啊,我这脸上被蚊子咬的大包还没好呢,又大早上的给你做早餐,你还要我怎样啊?都说昨晚的事是个误会,我不会伤害你,你怎么就不信呢?你也是很聪明的人啊。这你都想不明白?”
  “华先生,我没有嫌弃你做的早餐,ok?你做的面条汤色靓丽,鸡蛋鲜美,面条劲道,非要我这样表扬吗?不然就是嫌弃?难道不嫌弃就是要一口就把这碗面吃完才叫不嫌弃?”
  华辰风重复了我的话:“汤色靓丽,鸡蛋鲜美,面条劲道?真有这么好?”
  “比这还要好,简直妙不可言,无法用词语来形容。”我没好气地说。
  “那你应该露出满足的表情才对啊。你愁眉苦脸的,我当然难免会乱想。”华辰风说。
  “华先生什么时候变成小媳妇了?别人的脸色也能影响你的心情?不是所有人都是看你脸色行事的吗?”
  华辰风喝了一口汤,“这叫给你面子,这都不懂?”
  “我是不是应该很荣幸?很荣幸差点做了华先生的刀下之鬼?”
  华辰风的脸冷了起来,“这梗是用半年了吗?不是都解释清楚了?”
  我冷笑,“半年哪够,昨晚你提刀追我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好了,我吃完了,你洗碗还是我洗碗?”
  华辰风重重地把筷子拍在桌上,“我洗。行了吧。”
  我咬了咬嘴唇,没让自己乐出来。
  收拾后出门,我们又回了枫林别苑,主要是回来换衣服,还有拿一些相关的材料。
  本来今天早上就要到蓝海科技开会的,但因为昨晚发生了那些事,华辰风说要先让蒋轩龙去蓝海科技作一些安全方面的布署,于是员工见面会改为下午。

  这段时间内我没什么重要的事,于是准备去医院看陈木,但到了医院,工作人员说他昨晚缝针后就离开了。
  我打了电话给他,他说他在处理一些事情,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过去。
  我是来看他的,他没在医院,我其实就想回去了,并不想去找他,但他既然给了地址,我又不好拒绝,过去看看也无访。
  他给的地址,其实是他的公司办公室。
  我第一次知道海城鼎鼎大名的木森投资原来是陈木的公司。
  上一次和阳城苏家的合作项目,我是接触过陈木的公司的,但当时却并不是这家公司,看来陈木管理的公司竟然还不少。
  陈木在会见客人,我等了约五六分钟,他才亲自迎了出来,让我到他的办公室坐。
  这办公室一看就是陈木的风格,深色的简单家具,简单的装修风格,真是一切从简。正如陈木从来只穿黑色的衣裤一样。
  陈木今天戴了个帽子,遮住了头上的伤,他示意我坐,然后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水。

  “没想到木森投资是你的公司,真是久仰了。木森投资在本地众多投资公司中排名前三呢,了不起啊。”我笑着说。
  “一看就知道辰风平时和你不聊我的事,不然你不会不知道木森投资是我最大的家底,其他的一些公司,都是木森控股的子公司。可以说木森就是我吃饭的饭碗。你知道这些年来,我投资最得意的公司是哪一家吗?”陈木问我。
  “这个我真不知道,但我知道木森投资眼光非常精准,成功率很高,是业内顶尖的投资公司。”
  “我认为我投资最得意的是蓝海科技,我当时投资的时候,其实我完全不懂陈岩要做的是什么,但我相信他,我认为他可以成。而事实也证明,陈岩在技术方面很有前瞻性,他的团队做出来的东西,很受市场欢迎,只是他选择了一个很糟糕的合伙人。我当时不是没提醒过他,但他念旧情,所以一直让沈丰在公司里为所欲为。”
  陈木把我叫到这里来,对我说这些话,自然不可能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他本身就知道,蓝海科技主要的股份,现在已经在我们手里。
  “陈先生到底想说什么?”我淡淡地问。
  “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虽然辰风很讨厌我,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是朋友。蓝海科技是我培养成长起来的公司,你们强行从我手里抢了过去,我反击是很正常的,是不是?”陈木看向我。
  “是。”我点头,“这是公事,所谓在商言商,私人感情很重要,但并不能因此影响公事。”
  日期:2018-12-02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