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8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说话,我倒也希望如此,可是我暂时说服不了自己。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坐你的车吗?为什么不让他们送我去医院吗?”陈木又说。
  “为什么?”
  “我不想让华莹认为欠了我的人情,觉得欠了我,所以要送我去医院。如果她要真是关心我,她此时就在你的车上。”
  这话听得我心里一酸,其实他是希望华莹上我的车,和我一起送他去医院。
  但华莹没有,他其实很失望,但他还要安慰我。
  “其实莹姐也未必不是不关心你,只是她短时间内要转过这个弯,很难。”我轻声说。
  “我知道。”陈木叹了口气,“我和莹莹,注定有缘无份,我伤她太深了。对了,她和那个小明星还来往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应该是没有来往了吧,不是爆出那个吸食大#麻吗?莹姐不可能会和那样的人在一起的。”
  “那人吸丨毒丨的事,就是我找人扒出来的。我绝对不会让那些坏人呆在莹莹身边。”然后他顿了一下,“虽然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们和吕剑南有很深的仇恨吗?”我转移了话题,他现在受着伤,我不想让关于华莹的话题让他一直伤感。
  “很深。他是被我和辰风逼走的。他也被我们打到吐血过,所以他恨我们很正常。”陈木说。“过去的事,太过复杂了,一言难尽。”
  车里陷入沉默,很快我发现,华辰风的车跟在了后面。
  陈木是老江湖,当然也发现了。
  到了医院,陈木去作伤口处理。

  华辰风和华莹还有我,站在过道里等候。
  估计也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没再等,自己出了医院,准备开车回家。
  不想回枫林别苑,我想回我原来的那幢旧房子。
  华辰风追了出来,“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回头,回了他两个字:“没有。”
  “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会为了我姐姐而牺牲你?”华辰风走过来,一把扯住我。
  “我不知道。我很害怕,现在也很累,我想休息,请你不要拦着我。”
  “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真认为我是那么残忍的人?我知道吓着你了,可是当时那情境,我只能那样做,我知道吕剑南不会真的要我杀了你,他要是要你死,他直接绑了你就行了,又用得着绑我姐?反倒是你,他让你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能把你引到那里去?”
  这话说得我火起,“你认为我和他什么关系?好,你认为是什么关系,那就是什么关系。”
  我挣脱华辰风,打开车门上车。
  华辰风追过来,我迅速从里将车门反锁,然后发动了车。

  虽然最近都没来住,但我有找人打扫房子,所以倒也干净,只是空气有些浊。
  打开窗户透了一下,感觉好了很多。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反复播映水库边的惊魂一幕,总是出现华辰风拿着匕首走向我的样子,那样让人绝望,那样让人伤心。
  不觉间眼泪竟然又流了出来,然后越发的不可收拾。
  明明已经安全了,但还是想哭,有一种无依无靠的感觉。
  这时隐约好像传来敲门的声音,我仔细听了一下,确实是有人在敲门。
  我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这大半夜的有人敲门,把我吓得不轻,还好门敲了几下就停了。

  然后我手机收到一条华辰风发来的信息:你睡着了没?我在门外。
  原来是华辰风敲门,我这才心安了一些。
  我把手机放在一边,没有回他,继续倒头睡。
  这一次竟然很快睡着了,直到做了恶梦,然后惊醒。
  看了看手机,凌晨四点了。
  有一条未读信息,还是华辰风发的:你睡吧,我守着你,昨晚吓着你了,对不起。
  我觉得有些口渴,起来喝了点水,想起华辰风发的信息,于是我打开门看了一下。

  然后看到华辰风坐在门口,大长腿姿势非常不雅地岔开伸长,头枕在过道的墙上,正睡得香。
  我以为他说守着我是骗我的,哪知道他真的守在了门口,我看着着实有些于心不忍。
  我担心吵醒邻居,于是压低声音叫他,“哎,醒醒。”
  但他却还是歪着头,没有睁开眼睛。
  我只好伸手去扯他,“哎,醒醒,里面睡。”
  但他还是不应,这下我有些慌了,难道他是出了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叫不醒。
  我赶紧伸手到他鼻下,想试一下他有没有呼吸,却忽然听到他发出笑声,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我吓了一大跳,然后迅速反应过来,他早就醒了,他是故意耍我呢。
  这大晚上的,他竟然还有心情耍我?
  我一气之下,准备自己进屋,让他自己一个人继续在外睡地板好了。
  但他迅速爬了起来,在我要关上门的一瞬间,他硬生生地挤开门,钻了进来,快速回身将门反锁。
  “姚淇淇你心太狠了,竟然让我在外面睡地板,你们这破楼,都秋天了竟然还有蚊子,你看我被蚊子给咬的。”
  华辰风说着凑过来,让我看他的脸。
  还真是,下巴的地方靠近脖子的地方,起了几个包,非常的明显。

  我装着没看见,“我要继续睡觉了,你请便吧。”
  “不是,这包又痛又痒的,你不帮我处理一下?我发现你们这楼道的蚊子和你一样的毒,这咬起来的包,一直不散呢。”华辰风说。
  我去抽屉里翻了一下,找到一点蚊虫药,扔给他,“自己抹点吧。”
  “不行啊,我这位置自己看不见啊,你帮我抹。”华辰风说。
  我本来想拒绝,但想到他在外面守了我一个大晚上,也不容易,只好给他抹药。
  抹完药,他说他身上不舒服,要去洗澡,我说那行了,你自己慢慢洗,我先睡了。

  倒回床上,这一次竟然睡得更香,并且没有再作恶梦,一翻身,看到旁边正刷手机的华辰风。
  “你是睡醒了呢,还是没睡?”我问他。
  “废话,当然是睡醒了。你以为我不用睡觉的吗?快起床去做早餐。”华辰风说。
  “你一大早的就刷手机干什么?”

  “我看一下有没有水库那边发现尸体的消息,我想知道吕剑南死了没有。”
  “结果呢?”
  “当然没有,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要是他那么容易死,那他就不是小恶魔了。”
  “那你是希望他死呢,还是希望他不死?”
  华辰风没有马上回答,想了想说,“不希望他死。”
  这倒让我有些好奇,“为什么?”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吕剑南是我见过最危险的人,也是对我威胁最大的人。可能说是一个强大的对手。按理说我应该希望他死才对,但我内心并不这么想,所以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好了,不讨论他了,起床做早餐。”华辰风翻身爬起来。
  “我不想做。”我懒懒地说。
  经过昨晚的事,我真的感觉好累,身心俱疲,睡了一宿也没能完全恢复。
  “我说是我做,又没让你做。”华辰风说。
  这没问题,我绝不反对。
  很快他又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可是这家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鸡蛋和面条,那面条也不知道过期了没?”
  “没有过期,前一阵我让珍姐买的,没有多久。”我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