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80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要胡言乱语,我们在谈正事。”陈若新的语气,充分说明她确实对小恶魔有某种畏惧,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她和小恶魔,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事,不为人知的,一定也会有很多的把柄在小恶魔的手里。
  “谈正事,一起谈啊。我也会谈正事的,这些年你想我没有?有没有回忆我们在一起时的激情?”小恶魔笑道,口气暧昧,眼神轻佻。
  陈若新的脸红了一下,表情甚至是尴尬,她虽然私下乱,但她毕竟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被小恶魔当面这样说,她面子上还是有些过不去。

  这情景越发的有趣了,小恶魔竟然是陈若新的前任之一?看来陈大小姐的口味也不轻,小恶魔这样的都吃得下。
  “来来来,都是熟人,都坐下,一起喝咖啡。我们好好叙旧,好好地聊。”小恶魔热情地招呼大家。
  “你谁啊?我们在谈事,你要干什么?”沈丰却是不认识小恶魔,一脸嫌弃地凶他。
  小恶魔穿怪异,头发还是灰色,但那一副混血面孔,颜值是能丢沈丰这样的普通男人几十条街的,沈丰谄媚的陈若新,突然被小恶魔调戏得花容失色,沈丰当然不服气。
  小恶魔嘿嘿阴笑,“连我你都不认识,还敢在海城混?你先走吧,回头我再找你。”

  “死变态你谁啊,这么嚣张?请你对陈小姐说话客气点,嘴里放干净点。”沈丰骂道。
  我心想这下糟了,沈丰怕是要倒霉了。
  小恶魔并不理沈丰,反而看了看陈容新道,“是我自己介绍,还是你告诉他我是谁?”
  陈若新扭头看了看要当护花使者的沈丰,“这是我的一个旧朋友,你不用管了,你先走,我们再约时间吧。”
  但小恶魔对这样的介绍却不满意,“若新,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啊。旧友?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普通的朋友吗?我们俩睡了不下百次吧,只是旧友这么简单?我为你们陈家做了多少坏事,你心里没点逼数吗?你今天穿这么露的衣服,露这么一片肉出来,就是露给他看的?”
  这下陈若新的面子确实是挂不住了,脸色都青了,冷冷地道:“吕剑南,请你说话客气点。”

  她这里用了‘请’字,还是说明她对小恶魔的忌惮。
  “我已经很客气了啊,如果我要是不客气,那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我只是要告诉这个傻逼,他什么东西都不是,让他快点滚。”吕剑南说。
  “你让谁滚呢,王八蛋……啊……”
  沈丰的的话还没有完全骂出口,突然就发出一声惨叫。
  我扭头一看,看到小恶魔手里握着一把搅咖啡用的小勺子,而沈丰的痛苦地捂着右耳,估计是小恶魔用那勺子戳了沈丰的耳朵了。
  “你再唧唧歪歪,老子弄死你个傻逼,草!”小恶魔阴声骂道。
  “我要报警……”沈丰去摸手机,但被小恶魔一把拿住了他的手,“报你妈,想死是不是?”

  我见这事闹成这样,就有点想溜了。
  本就是多事之秋,我可不想再卷进小恶魔和沈丰这档子冲突之中。
  好在伤也不重,我拿出纸巾,让沈丰按住伤。
  小恶魔示意陈若新,让她过去,和她有话要说。
  陈若新竟然乖乖地走了过去,表情复杂地把耳朵凑了过去,听小恶魔说话。两人交谈了约有三分钟,然后陈若新示意沈丰跟她走,“我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

  沈丰还有几分不情愿,小恶魔又附在沈丰耳边说了些什么,沈丰脸色变得很难看,比受伤时还要难看。
  然后他就跟着陈若新走了,陈若新临走前,还恨恨地瞪了我一眼。
  这下好了,先来的两个走了,现场只剩下了我和小恶魔。
  我转身也要走,但被他叫住,“你不想知道我对陈若新说了什么?”
  “我没兴趣。”我没好气地说。
  “她告诉我,她要向那个男的买股份,要和你对着干,我让她放弃,她答应了,你就不感谢我帮你的忙?”吕剑南摸出一只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墙上的禁烟标识。

  “她放弃了?”我有些不相信。
  “当然。不信你现在打电话问她,我说她放弃了,那肯定就是放弃了。”吕剑南一脸不加掩饰的得意。
  这下我倒真是来了兴趣了,忽然觉得这个吕剑南是真不简单。
  陈若新这么难搞的有背景的大小姐,他轻易就搞定了?
  “你手里有她的把柄?”
  吕剑南笑,“我和她睡过,替她家做过不少坏事,不知道算不算是把柄?”
  “替她家,而不是替她?”我仔细揣摩着他的用词,感觉很有深意。
  “为她,也是为她家。”小恶魔阴笑,露出森森白牙,伸手捋了一下灰白的长发,“她当然要卖我个面子,不然我嘴要是一漏风,爆出些什么故事,那她就天天上头条了。”
  我没有说话,我相信他。
  感觉这个人虽然坏,但不乱吹,他说是怎样,就是怎样,而且他从不掩饰自己是恶人。
  “你不信?那你现在打电话问她啊,问她是不是放弃了。”小恶魔说。
  “我信。”我简单答道。
  小恶魔更加开心了,“你信就好,你开始对我有好感了。因为有好感,才会开始信我,你会越来越喜欢我的,喜欢到一定的程度,你就会发现,我比华辰风好多了。论长相,我不比他差,论能力,我不逊于他,他顶着一个华家公子的身份,做事还得畏手畏脚,而我不一样,我想怎样就怎样,我想要谁死就让谁死。跟着我,那才畅快!”

  我不想和他聊这个话题,既然他让陈若新放弃了,那对我来说,倒也确实是件好事。
  但我真心不想对他说谢谢,他已经很得意了,我要是再说谢,他会更加得意。
  “那个男的呢?你对他说什么了?”
  小恶魔喝了一口咖啡,“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你坐下,我慢慢告诉你。”

  我不想坐下,但我又确实想知道。
  因为这关系到我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于是我勉强坐下,接过小恶魔递过来的咖啡,加了一块糖进去。
  “其实当年陈若新喜欢的是华辰风。陈若新还在念高一的时候,就喜欢华辰风了。当年海城所有的中学,都有华四哥的小弟。他和陈木联手,让所有人抬不起头,几乎所有中学的校花,都是华辰风的粉丝。可把这孙子牛逼坏了,但不过是仗着有钱而已。当然了,他长得也不错,这我得承认。”
  我静静听着,没有插话。

  他刚从国外回来,所以他不知道,其实陈若新差点和华辰风结婚了。只是因为我而没结成。
  想来陈若新恨我也是情理之中,她从小喜欢的男人,眼看就要到手了,却被我抢了,换作是我,我也恨之入骨。
  “但我从来不买他和陈木的帐。我他妈天王老子的帐都不买。我被他和陈木联手收拾过,把我关在阶梯教室打到吐血。但后来我也报仇了,华辰风屁股上有个刀疤,就是我捅的,哈哈哈……”
  这个还真是,那屁股上的伤疤非常明显,我见到过。
  “不过他们终究是有背景的人,后来我还是败给华辰风,我也承认。但我终究是会报仇的。你趁早离开他吧,我不想伤害到你。”吕剑南接着说。

  “跑题了。”我提醒他,“你和华辰风的恩怨,不关我的事。我想知道,你对那个男的说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