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7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也不要去感叹人情冷暖,世事炎凉。这很正常,对于那些人来说,他们的利益最大化才是最重要的。其他所有的人,都只是棋子。既然是棋子,当然都是可以拿来牺牲的。我尚且可以被牺牲,更何况是你。要摆脱被牺牲的命运,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吗?”华辰风在我身边轻声说。

  我想了一下,“想要摆脱被牺牲的命运,唯有想办法从棋子变成执棋的人,让别人成为棋子。”
  “对。”华辰风扭头看向窗外,此时城市霓虹炫美,夜景正好。
  街边的灯映亮他的一边侧脸,如雕刻般精致,他声音突然变冷,“如果有人对你不好,在你没有能力还回去的时候,就忍着。等有能力的时候,就加倍返还给他!”
  我能感觉他说此话的力量,他一定有所指,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也不准备去问。
  正在这时,听到了敲门声,我想要抽回我的手,华辰风放开我后,我有些许的失落,不过马上他又搂住了我的肩膀,说了声:“请进。”

  我心里又一暖,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在我无助的时候,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我感动无比。
  蒋轩龙走了进来,冲我们点了点头道:“嫂子,四哥,我查过了,陈岩的女儿确实被人绑了,陈岩没有说谎。”蒋轩龙说插话说。
  “那是谁干的,有没有查出来?”华辰风问。
  “没有。这件事做得很隐秘,我怀疑是外边来的人干的。如果是本地道上的人做的,多多少少总会搜集到一点信息。但这次是一点信息都没有。”蒋轩龙说。
  华辰风沉默了一会,嘴里低低地重复了一句,“外面的人干的。”
  他虽然这样说,但我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没有再问。
  随后我们一起回了家,想着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却没有任何的头绪,折腾我一晚上没有睡着,我想华辰风肯定也如此。
  次日一早,我和华辰风来到华氏集团总部。
  回想了一下,除了第一次来,是代表华辰风来参加股东大会,后来每次来到华氏集团总部,都没什么好事,要么是来道歉的,要么就是来认错的,好像没有哪一次是来接受表扬的。

  而这一次来的人不少,华耀辉和华辰星,陈若新,另外还有三名董事。
  当然,怎么会少得了冯湘。
  一看到陈若新和冯湘,我就知道今天不会轻松。
  冯湘沉着脸不说话,而陈若新则一脸的幸灾乐祸。
  首先是我向各位大佬对本次事件的说明,当然了,该说的我说,不该说的我是不会说的。

  “事实就是这样,我说完了。总之陈岩孩子被绑这件事,与我无关。我完全不知情。”
  我说完后,几个大佬相互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
  首先发难的是陈若新,“你说这件事与你无关,但事实上现在的危机就是你引发的,你因为一个小小的并购案,让华氏的形像受损,现在外界都在说,华氏的壮大,是一路血腥走过来的,就用卑劣的手段完成了财富的积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竟然用绑架这样的非法手段来完成并购,你让我们如何向公众交待?”
  然后所有的目光一齐看向了我。
  这种局面其实和我预料的差不多。陈若新身为华氏的董事,她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整我的机会,但我不会让她得逞。
  我看了在场的人一眼后,接着说道。

  “我进公司才几月而已。但我对公司的过往是有了解的,我知道华氏今天的壮大,是董事长和各位董事高瞻远瞩的制定战略,各位高管强大的执行力,和所有员工一起努力的结果。这是一个法制社会,不可能用非法的手段创造一个上市企业。我们内心坦荡,又何惧风言风语?”
  陈若新刚想说什么,被我制止,我指着她说:“我一个新人尚且对自己的公司有信心,难道陈小姐就对公司这么没信心?华氏发展得这么大,这么好,自然有人嫉妒有人恨,那些嫉妒的人在这个时候当然会冒出来攻击,这本是很正常的事,难道别人说我们一路血腥,陈小姐就真的认为华氏的财富积累是有原罪的吗?”
  我娓娓道来,不急不躁。
  我知道今天处于弱势,所以我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要以一副内心无愧的姿态面对他们的质询。

  我冷静,陈若新就开始急了。“姚淇淇你什么态度?你一个小小的子公司主管,态度这么嚣张?”
  我还没回应,华辰星也附和,“我们就算是内心无愧,但造成的负面影响是事实,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如何消除这种负面影响,而不是自我洗白。”
  另一名冯系的董事马上接着说,“这个项目之前我们就已经试过了,结果没有成功,不成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去做,为了一个小项目而影响到公司的大局,太不值得。”
  这瞬间形成的围攻之势,不止是指向我,而且指向了接手这个项目的华辰风,甚至隐隐有指向把这个项目给海城电讯的董事局主席华耀辉。

  我要说什么,但华辰风示意我不要说话,“姚淇淇是这个项目的执行人,我才是负责人。她态度没有嚣张,只是在陈述事实。如果她说的不对,可以驳她,甚至可以处分她,但她该说的话,不要居高临下地打压,我倒认为,她一点也不嚣张,她太谦卑了,他应该可以再嚣张一点。”
  华辰风说到这里,我看了他一眼,他也回应了我。
  随后他接着说道:“至于说这个项目失败后为什么又再去做,这就很搞笑了。创业艰难,守业更难。华氏这两年增长速度越来越慢,就是因为缺乏新的盈利增长点,如果坐吃山空,这些老本不知道够吃多久?如果一个项目失败了一次就放弃,那华氏接手的项目,恐怕有一半以上都不是一次就成功的吧?我们如果只做那些一次就成功的项目,那会有华氏的今天?这是在说笑话吗?”
  华辰风的用词可是比我犀利多了,毕竟人家是华家的人,自然可以跋扈一些。他的这些话直指华辰星和那名冯系董事,还真是不怕得罪人。
  今天我和华辰风联手应对这一众对手,看来苦战难免了。
  “我们今天不是来吵架的,是来解决问题的。现在总部外面就一大群记者,我们总得给公众一个交待,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就相当于承认我们是用暴力来完成并购了。”另一名董事说话还比较客观。

  “是来解决问题的没错,但如果一副指责和为难的姿态,那这事没法解决。我说了,姚淇淇只是执行人,而我才是负责人,所以这件事的所有责任,我来担。”华辰风坚定地说。
  “那你准备怎么担?”华辰星冷声问,“难道你说没绑架就没绑架吗?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只会认定人就是我们绑架的。不会听你的解释。”
  “这件事要想澄清并不难,一是靠警方,警方如果明确表态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做的,那本身也是很有说服力的。二是靠当事人,如果当事人出面证明与我们无关,公众自然也就相信了。至于我怎么担这个责,我听董事会的,你们要让我怎么担,我就怎么担。”华辰风强硬表态。
  这几番舌战下来,陈若新她们虽然人多,但却并没有能占到上风,陈若新越发的气恼。
  “警方是不可能为某一个案子专门发表声明的。至于当事人,人家本身就认为是你们做的,还会为你们证明?这么幼稚的想法,亏你想得出来。”恼羞成怒陈若新,矛头直指华辰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