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7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了想,当时他确实非常的慌张和沮丧,还有愤怒和无奈。
  最后他还拿出手机拍了合同的签字页面。
  当时我就觉得陈岩非常有问题,问他他也不说,现在看来,他是要让对方确认已经把股份卖了,才会放了他女儿。
  “小小的女孩儿,又有自闭症,你这样有可能会毁了她一生的。姚淇淇,你是原来就这么坏,还是因为跟了华辰风,所以变得这么不堪?只求目的,不择手段?”
  陈木‘啪’的一巴掌拍在我的办公桌上,眼里的火好像要喷出来,把我烧掉一样。
  “不是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华辰风推门进来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陈木,“你闯到我的公司来干什么?谁允许你闯进来的?”
  陈木也看着华辰风,“你的公司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我不能闯?我只要想,随时可以踏平这里!”
  陈木怒起来的时候,说话竟然会是这个样子,我感觉今天大事不妙了。
  “那你倒是试试?陈木,你现在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华辰风指着门说。
  “辰风,这件事好像有误会……”
  “什么误会,他闯进我的公司对你大吼小叫,这还误会?”华辰风怒道。
  “陈岩的女儿被绑了,有人威胁他,要把股份卖给我们,不然就害他女儿,他女儿有自闭症,这件事……”
  华辰风打断了我,看向陈木,“所以你就来指责我们了?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我们指手画脚?你也配?你自己为了利益,自己爱的人都舍得推下山崖,你也配指现我们?”
  我心里发冷,绑架陈岩女儿的事,不会真是华辰风做的吧?

  陈木被华辰风反击的话噎住,嘴半张半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很显然当年之事,是陈木最大的软肋,华辰风只要搬出那件事,陈木顿时颓然无招。
  然后陈木气极反笑,“好,很好。”
  “好什么?”华辰风冷声问。

  “只求目的,不择手段,很好,你们对一个小女孩都能下手,很好。”
  “我们做事,轮不到你来评价,不要在这里装什么正人君子。要说到不择手段,没有人比得过你。”华辰风冷声道。
  “这件事,我不会就此罢休。”陈木临走时撂下狠话。
  “奉陪到底。”华辰风针锋相对。
  陈木走后,我紧张地问华辰风,“那件事真是你做的?”
  华辰风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脸冷了几分,然后反问我,“你说呢?”
  “我问你呢,你不会真叫人绑了陈岩的女儿吧?”我急道。
  “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呢?”华辰风说。

  “那我恨你。”我叫道。
  “刚才陈木说这事是你做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华辰风冷声问我。
  “我当然很委屈,因为这事我完全不知情。”
  “你之所以感到委屈,不仅是因为这件事不是你做的,而且还因为你觉得陈木应该了解你的为人,不应该这样误会你,是不是?”华辰风继续问。

  这话不全对,但也有几分道理,毕竟陈木也是认定这件事是我所为,所以才闯到公司来质问我。
  “既然陈木认为是你做的会让你感到委屈,那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认为是我做的,我就不委屈吗?难道在你眼里,我也是只求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我会对一个有自闭症的小女孩下手?我之前让龙哥查过陈岩的资料,我知道他有个患自闭症的女儿,所以我才给他几乎超出三分之一的溢价买他的股份,就是为了让他有更多的钱,可以在有机会的情况下,让他女儿得到更好的治疗和教育。如果我要绑架他女儿逼他就范,我早就那样做了,还用现在才做?还做得那样明显,让陈木来指责我?”

  华辰风这番话说得让我有些惭愧,陈木指责我,而我又指责他,好像确实不妥。
  “可是既然不是你做的,那你为什么不解释?”我不解地问。
  华辰风英俊的冰山脸上闪过不屑,“我为什么要解释,是我做的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不管是不是我做的,他陈木都无权指责于我。他既然认定是我做的,我认了他又能怎样?”
  对于这样的说法,我只能说很无语。
  一个人骄傲到愿意背负罪名,也是奇葩得很。

  “其实我也认为这件事不是你做的。只是除了你,谁会这么做呢?谁会想让陈岩把股份卖给我?而且还用这么狠辣的手段帮我?”
  “你想不明白就认为是我?陈木说是我,你也认为是我?所以你其实更愿意相信陈木,而不愿意相信我是不是?这是你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不是?”华辰风冷冰冰地问我。
  “当然不是了。我并没有……”
  “好了,你不必解释。你的态度很明确了。那个案子你继续跟进吧,至于你怎么看我,我无所谓。”华辰风冷声说。

  这最后的几个字,有些刺痛我。
  好吧,你无所谓,那就无所谓好了。
  华辰风出去后,我呆坐许久,思绪很乱。
  本来我对于收了陈岩的股份就没有多少的胜利喜悦感,经这么一闹,更加让我觉得很没意思。
  但cass还得跟进,这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要搞清楚,到底是谁绑了陈岩的女儿,威逼陈岩把股份卖给我。
  再次见到沈丰的时候,他明显没有上次那样淡定了。
  “师妹,我听到的消息,不会是真的吧?”
  我才一坐下,他就迫不及待地问我。

  “什么消息?”我明知故问。
  “我可是听说,你把陈岩的股份给买了,他已经正式向公司递北辞呈,辞去在公司的所有职务。”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你不是希望陈岩出局吗?”我淡淡地问。
  沈丰脸上闪出焦虑的神情,“可是几个技术的负责人都一起递交了辞呈,那几个是技术团队核心,如果他们都一起走了,那蓝海科技的技术谁来做?”
  我轻轻喝了一口咖啡,“师兄,恕我直言,这样的情况,难道你之前没有想过吗?你就没有想过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你该采取什么应对之策?”
  “我想过陈岩会走,但我没想到,那些技术团队会跟着他一起走啊。技术团队那几个人,和我关系一直很铁的。我哪知道他们会倒戈相向?”
  我不禁冷笑,“不知师兄‘关系很铁’的依据和标准是什么?师兄哪来的自信他们不会倒戈?师兄你和陈岩关系应该才是很铁吧,不然你们也不会一起创业,可是最终你们不是一样分道扬镳?这样的关系尚且不能长久,更何况那些后来的员工,他们当然是哪里给的钱多,就倒向哪里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沈丰背往后靠,脸上是颓然的表情。“那现在怎么办?”
  “你把股份按市场价卖给我,然后师兄你重新找一条路走。”我直接说。
  沈丰脸色变了变,“师妹,你可是答应过帮我的,现在怎么会也针对我?”

  “好,如果你认为我是在针对你,那我把我手上蓝海科技的股份卖给你,你来当蓝海科技唯一的大股东,如何?而且我不赚你一分钱,我多少钱买的,就多少钱卖给你。”
  沈丰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你明明知道我没有钱,我哪来的钱去买你手上的股份。”
  “那如果你不能买我的,我就只能买你的。只能是这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