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6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接着他的话概括,“然后他趴到我的反光镜前,然后他慢慢倒下,然后我扶他上车,然后送到医院。”
  “然后呢?”华辰风盯着我。
  “然后他还在抢救,我就溜了,然后就没有然后……”感觉这‘然后’说得完全停不下来。
  “所以他的死活,你并不知道?”华辰风看着我。
  我无辜地点头,“不知道。我只是想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所以才送他去的医院,我该做的做了,他是死是活,就不关我的事了。”
  华辰风站了起来,“走,我们看看去。”
  “啊?”
  “啊什么,我们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啊。是你把他送到医院的,万一他要死了,你又跑了,那到时警方还不怀疑是你干的?这事你能脱得了干系?”
  华辰风这么一说,我顿时冷汗出来了。
  是啊,医院的人都知道是我送去的呢,要是吕剑南死在医院,那警方是一定会找上我的。
  “那如果他死了,该怎么办?”我是真的紧张了。
  “先去看看,如果死了,你在丨警丨察找到你之前,主动去把这事说清楚。要是等丨警丨察找上门来,那可就麻烦了。到时那些和我们作对的人,又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作文章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我越发的听急了,这种事我确实没有经验,处理得太糟糕了。
  “你也不用急,就算是死了,我们也能把事情说得清楚的。有我在,你怕什么?”
  华辰风虽然凶我,但也不忘安慰我,我心里稍定了一些。
  来到医院,打听了一下,工作人员说,那个人是中毒了,洗胃后已经抢救过来了,并告诉了我们病房号。
  我这才松了口气,没有死就好,要是死了,那可真是麻烦了。

  我和华辰风来到病房,准备看下吕剑南到底怎么样了,结果意外的是,病房里并没有人。
  只有一瓶没有输完的药水,在慢慢地通过针滴出来。
  护士说那个头发灰白的人刚才还在这里输液的,却不知怎么就不见了?
  我和华辰风对视了一眼,华辰风示意我什么也不要说,走了便是。
  出了医院,我问华辰风,“现在他没死,我没事了吧?”
  “就算是他死了,你也没事的。最多只是有些麻烦而已。现在没死,那自然就更好了。”

  “可是他为什么从医院跑了呢,他为什么不接受治疗?”
  华辰风想了想,“可能是他担心那个给他下毒的人会找到医院来,他现在身体虚,应付不过来,所以他暂时藏起来了。这个人精的很。”
  “那他在海城聊了你和陈木,还有其他的仇家?有人要害他?”
  华辰风笑了笑,“如果小恶魔在海城的仇人聚在一起,估计能摆很多桌麻将了。他当年是海城最坏的人,没有之一,恶事没少干,结仇无数。想他死的人多了去了。不过这一次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据你所述,吕剑南是中毒的。如果是仇家,那不用给他下毒吧?下毒他还有求救的机会,为什么不直接一刀结果了他?”
  我想了想,“这是江湖之事,我不太懂,你说给我听吧。”
  “如果他身上的毒,是人给注射进去的,那不如直接一刀或者一枪结果了他,这样也不给他逃生的机会,是不是?”华辰风问我。
  这个我听得懂,能理解,于是点了点头。

  “所以这种可能性很小,我估计,小恶魔身上的毒,是和人吃饭时候被人下的,要么是要饭菜中,要么是在酒中。下毒的人怕小恶魔,不敢下手,只好表面上装着和他交好,然后背后下毒手。下了毒后,找机会逃了。小恶魔发现自己中了毒,开车准备去医院,但毒性上来了,于是车辆失控,然后遇到了你,向你求助。”
  我点头,“然后呢?”
  “所以小恶魔在被人追杀中。暂时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了,他自顾不暇呢,这是好事。”华辰风说。
  “好吧。没死就好,四哥,你不会怪我救了小恶魔吧?”
  “不会。正如你所说,那是一条生命。如果换作我,我也不会看着他死在我面前。小恶魔虽然坏,但他只是对别人恶,并没有做过什么太过伤害我们的事。在我们这里来说,就是杀了我的一匹马而已。你救他,没有错,只是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你得告诉我才是。”
  我点头答应,“好,下次我遇到这种事,第一时间打给你。”

  回到家时,已经晚了,也没有多说什么,洗漱睡觉。
  睡到半夜时,我忽然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了,拿过手机一看,强光让我的眼睛有些刺痛,是一个陌生号码。
  这样的半夜的骚扰电话不少,我也没理,把手机扔一边,继续睡。
  但过了一会,我听到‘叮’的一声,是一条信息。我昏昏沉沉拿过手机一看,信息内容是:谢谢你救了我。
  我顿时惊得清醒了很多,爬了起来。
  我看着手机屏幕,感觉后背有些发凉。

  从信息内容来分析,这应该是吕剑南发来的,因为除了他之外,我没救过其他的人。
  但是他是从哪里知道我的手机号的,我就不得而知。
  我自然没回信息,又担心他会再打过来,我索性关了手机。
  次日早餐的时候,我把吕剑南晚上打电话给我的事告诉了华辰风,他拿过我的手机去看,然后直接打了过去。
  结果电话通了,但没人接听。
  “他知道是我打的,所以他不听电话。”华辰风把手机还给我。
  “他知道是你打的?”我表示不解。
  “当然,难道你会给他打电话?”华辰风反问我。
  我想想也是,我是绝对不会给那个变态打电话的,华辰风分析得很对。
  “完全不用理他,当没这回事发生。”华辰风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但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下午的时候,在蒋轩龙的安排下,我第一次见到了沈丰的合伙人陈岩。
  这一看就是典型的技术宅男,穿着黑色的休闲短袖衬衫,蓝色的牛仔裤洗得有些发白了。
  略显苍白的脸上架着镜面很厚的眼镜,表情木讷,简单的打招呼的两句话,都说得有些僵硬。
  自我介绍后,他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的话语,然后就大口地喝咖啡,一大杯咖啡竟然被他几口就喝完了,他依然没有任何想要和我说的。

  我只好让服务员给他再续一杯,他竟然也没有拒绝。
  这人是个技术天才,但明显不善于交际,如果沈丰退出蓝海科技,由眼前这个技术男经营公司,恐怕公司会很快被竞争对手给挤垮。
  这是我见到陈岩后的第一反应。
  和这样的技术男,我知道再拖下去,肯定他也不会说出什么对我有利的话来。

  我也就没必要说些套路话了,直接开门见山,“我想买你手里的股份,你开个价。”
  我问得简单,他答得更简单,“不卖。”
  直接连价格都不报,就直接说不卖,这态度确实是够坚决。
  “多少钱你都不卖?”我不甘心地问。
  “不卖,多少钱都不卖。”陈岩答。
  这谈话瞬间就陷入了僵局,而且僵到好像根本没法继续下去的程度。
  但我还是不甘心,我只信这世上买不到生命,但我不信有买不到的公司。

  “你连条件都不提,那我们真是没法谈。”我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