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6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人头发较长,很时尚的奶奶灰,眼窝很深,鼻子很挺,正是我在马场见过的小恶魔吕剑南。
  他本来皮肤很白,是那种很漂亮的混血儿特有的肤色,但现在脸上却是泛着青色,而不是一处,是整张脸都是青的。
  他正努力爬起来,向我的车过来,但很快又倒下。
  他状况看起来很糟糕。
  我看到他朝我伸手,嘴里还发出了沙哑的求救声:“救我!”
  我有些害怕,在想着要不要开车离开。
  这个人是坏人,而且是华辰风的仇人,我要不要帮他打个急救电话?

  正在我思忖的时候,我看他的样子,要是不帮他,他恐怕是死定了。
  要是因为我不施于援手,他真是死了,我恐怕会内心不安,毕竟那是一条生命。
  这时他又从地上爬了起来,突然爆发出很大的力量,向我的车冲了过来,然后趴在我的反光镜上,身体又慢慢地倒了下去。看样子他是真不行了。
  我还是忍不下心,看着一条生命在我面前消失,虽然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但要我看着他死,我真的下不了狠心。
  我打开车门下车,看着躺在我车旁的吕剑南,他还没死,但看起来很痛苦。嘴唇不断地哆嗦,“救我……”
  “你怎么了?”我问他。
  “被……人下……毒了……”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那我现在给你叫救护车,你坚持一下。”

  “来不及了,求你送……”
  他说到这里,接下来的话好像更困难,完全说不出来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如果等救护车赶到,已经来不及了,这里是郊区,救护车赶到这里,确实需要一些时间。
  没办法,我只好打开车门,扶他上我的车。
  他真的很痛苦,但还是在我的帮助下,爬上了我车的后座。
  我迅速发动车,往最近的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他已经昏迷了。
  医生迅速开始抢救。
  抢救的期间,我才想起,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华辰风,但想想算了,我把他的仇人给救了,我担心他会责怪我,而且这事太巧,说起来很是蹊跷,我该做的做了,至于那个吕剑南能不能活过来,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于是我悄悄溜出了医院,开车回了枫林别苑。
  华辰风还没回来,我洗澡的时候,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吕剑南那乌青的脸。
  不知他活过来没有?
  我洗完澡换了衣,华辰风已经回来了,他也去洗了个澡出来后,便问我。
  “下午你去蓝海科技看了以后,结果怎样?”

  “表面看起来,公司还在正常运营,也有员工还在加班,应该还没有完全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那你觉得,可能以什么样的价格把沈丰的股份买过来?这件事,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完成?”
  “恐怕有些难。沈丰的合伙人陈岩,是陈木的亲戚,据说蓝海科技创业时,陈木是天使投资人。所以陈木认为,蓝海科技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现在要卖,也只能卖给他。”
  华辰的眉头皱起,“这个陈木,还真是哪都有他。他一定让你转告我,让我放弃,不要和他争吧?”
  我只好点头,“是。”
  “那你怎么回答他的?”华辰风冷声问。

  听这语气很不对劲,我觉得我要好好回答这个问题,不然有可能爆发家庭矛盾。
  “我对他说,不存在谁退出的问题,可以公平竞争,谁有本事,谁就能拿到蓝海科技的控制权。辰风从来也不会向谁认输。”
  我说完看着华辰风,果然见他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你真是这样对他说的?”
  “当然,我就是这样说的。不过……”
  “不过什么?”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把沈丰的股份买过来了,把陈岩也搞定了,但陈岩如果在陈木的支持下离开公司,到时沈丰和陈岩两个创始人都离开了,那我们买过来的蓝海科技,是不是还有原来的价值?像这种科技型的公司,人才是核心竞争要素,如果团队走了,其实这公司的价值是要打折的。”
  华辰风向我投过来赞许的目光,“这想法是对的。你能想到这一层,那真是不错了。所以我们不但要把公司买过来,还要保持原来的主要团队不流失。这样才能保证公司的价值。”
  “这太难了。如果陈木是天使投资人,那对陈岩是有知遇之恩的,而且他们又是亲戚,要想陈岩反陈木而改投我们,我觉得太难了。”我摇头说。
  “我也知道很难,就是难,才有意思。要是不难,华辰星他们早就搞定了,还用等我们出手?总会有办法的,只要不放弃,那就没有真正的失败。”
  “这种鸡汤之类的话我也会,可是操作起来真是很难。我担心我们要是做失败了,会让你大哥他们认为我们自不量力,去接他们做不了的任务。”

  “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你做成功了,那你会很长脸?会让集团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总之这件事,你一定要做成,做成了,功劳共享,做不成,我就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你,让你自己到董事会去认错检讨。”
  华辰风能把这么无耻的说得轻描淡写,我还真的是拿他没办法。
  “华先生真是好样的,佩服。”我饥讽道。
  “客气,彼此彼此。”华辰风对于我的讽刺,并不为所动。

  我冷哼一声,懒得理他。
  “你今晚感觉一直眼神闪烁,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华辰风突然问我。
  我惊了一下,其实我脑子里一直想着吕剑南的事,在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华辰风。没想到我心里有事,被他给看出来了。
  “你这么厉害,那你说一下,我有什么事?”
  “你不会是被沈丰表白了吧?然后你没有拒绝他?还是给他留了些念想?”华辰风盯着我问。
  这脑洞够大,而且醋味十足,着实让人无语。
  “沈丰说喜欢我,那只是开玩笑,而且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他怎么可能会表白?不是这回事。”
  “那是怎么一回事?反正你心里有事,而且是大事。快说!”
  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华辰风,“我不说,说了我怕你怪我。”
  华辰风更加激动,“你到底做了什么了?为什么怕我怪你?你和沈丰怎么了?”
  “没有,和沈丰没有关系。”
  “那是和谁?!陈木吗?”华辰风眼里已经要冒出火来。

  “你这么激动,我更不敢说了。”我怯怯地说。
  “你快说!”华辰风激动得不行了。
  “沈丰的公司,在创业园区,那个园区,在郊区。”
  “这个我知道,然后呢?”
  “我回来的路上,有一辆车突然从路对面斜冲出来,差点撞上我的车了。我赶紧刹住,幸亏没有撞上。然后我把车停下了。”
  华辰风对我咆哮:“说重点。”
  “然后我发现那个人是吕剑南。他脸色乌青,爬过来向我求救。当时我有点害怕,我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人,想一走了之。但我实在忍不下心,看着一个人在我面前死去。我说我给他叫救护车,他说来不及了,他中毒了,然后我就开车送他去了医院。”

  可能是这事太过离奇,连华辰风听了,也许久没有缓过神来。
  “你遇见吕剑南了?他中毒了?然后开车失控,然后求你救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