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6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有不轨之心。他对我的举止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他说以前上大学时喜欢我,但我根本不记得他这个人了。他对我真要有好感,那也是因为过去的执念而已。所以这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工作关系,相反只有益而无弊。”
  “不,我不同意。”华辰风还是摇头。

  “那你是对我没有信心呢,还是什么?”我皱眉问。
  “也不是,我就是不想别人对你不好的想法。”
  “那还说不是在吃醋?”
  “我从来不吃醋!一个沈丰算什么,值得我去吃醋?”华辰风恼道。
  “那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去做,我有信心把海蓝科技用一个较低的价格买过来。”
  “是吗?你有什么办法?”
  “既然你交给我了,那我暂时就不用向你汇报了,你等我的好消息就是。”
  华辰风没有说话,似在思考。

  “那我有一个条件,你们之间不能私下会面。如果会见,一定要带助理或者其他的工作人员。”华辰风说。
  “这不可能。如果要想顺利完成收购,不私下单独会面我是做不到的,但我保证,白天会面,而且尽量在非常公众的场合见面,这下可以了吧?”
  华辰风想了想,勉强点了点头,“如果我发现你和他有什么出格的行为,我就让龙哥把他给废了!”
  我笑了笑,懒得理会他的发狠。
  次日醒来,发现亲戚来了。
  身体严重不适,就没有去公司,喝了珍姐熬的红糖水后躺在床上看文件。
  中午快要午饭的时候,珍姐来说,有人送来一个快递,收件人是华先生,问我要不要看看。
  华辰风的快递一般都是送到公司的,送到家里来倒是很少。

  但既然收件人是他,我倒也没必要去查看,这样不好。
  “算了,你给收下吧,等先生回来,你交给他就行了。”我对珍姐说。
  “好,对了太太,那是一个很大箱子。很沉的样子,不知道会是什么呢?”珍姐说。
  我也有些好奇了,“是书吗?”
  “不知道,一个大木箱,里面好像还有一个保温箱,该不会是先生买的鱼吧?如果是鱼的话,可要赶紧拿出来保鲜,不然坏了。这也是我想让太太看一看的原因。”珍姐说。

  我翻身下床,“行,那我去看看。”
  箱子确实很大,就放在院子里。
  外面是一个结实的木板钉成的简陋木箱,里面则是一个白色的保温箱。就是那种电商卖生鲜时用的泡沫箱子。
  我伸手试了一下,那箱子很沉。因为本身外面的木箱就很重了,再加里面的东西,当然就更沉了。
  我让珍姐和佣人拿来工具,撬开木箱,然后把保温箱上的胶带一层一层地撕下来。
  胶带缠得很密,弄了很久,才终于可以打开保温箱。
  保温箱一揭开,看到面的物品,我和珍姐还有佣人同时惊呼出声,那个胆子小一点的佣人直接吓得摔倒在地。
  我则是头皮发麻,感觉一股寒意从头到脚,感觉四肢都在发冷。

  保温箱里,是一颗血淋淋的马头。
  那马圆睁双眼,眼里有不甘和恐惧。虽然马的毛色被血几乎染红,但还是能分辨出,那马的毛本身是白色。
  这是华辰风的马,昨天我在马场才骑过的。那是一区雪白的漂亮的马,但现在头却被剁了下来,邮到了我的家里。
  “太太,这到到到……底是怎么回事?”珍姐的脸都吓白了。
  我也是浑身发抖,但我得保持冷静。“不用怕,不就是一颗马脑袋而已,这是有人恶作剧吓我们。我现在就给先生打电话。”
  我走到一旁,打了电话给华辰风,他在办公室。
  他说正在给我打电话,马场那边来电话了,说他的马出事了,问我昨天在马场,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没有?马场那边已经报警了,蒋轩龙已经过去配合处理了。
  我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那个染了灰色头发的神经病来。
  华辰风在电话那头似乎也能感觉到我的情绪,“你想起什么了?”
  “你现在能不能回来一趟?家里出了点事,有人送来一件快递。快递里是一颗马头,就是你的马。”
  电话那边的华辰风竟然沉默了一下,“你不用慌,我马上回来。不要动,什么也不要做,就等我回来。”
  “好。”我应道。

  “不要害怕,有我呢。”华辰风安慰我说。
  “当然,我不害怕。”我也强作镇定。
  给华辰风打完电话,我又去把那保温箱的箱子盖上,然后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华辰风很快赶回来了,他盯着马头看了很久,然后伸出手扒上那马一直睁着的眼睛。
  过了一会,蒋轩龙的人也来了,把马头给运走了。
  华辰风站在花园的亭子里,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没有打扰他,只是站在旁边陪着他。

  “昨天我在马场遇到一个很奇怪的人,后来一直忙,也没来得及和你说这件事。”我轻声说。
  华辰风转过身来,“什么样的人?”
  “我是偶遇的,他骑着一匹黑马,他让我和他比赛,但我没有和他比。后来他就用鞭子抽我骑的马,马也惊了,还差点出事。那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坏人。对了,后来我要走的时候,又遇到他了,他知道我骑的那匹马是你的,还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然后他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华辰风点了点头,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年龄应该和你差不多,头发染成当下很流行的奶奶灰,齐肩长,眼窝很深,鼻子很挺,眼神很阴冷,总之看上去很坏。”
  华辰风又点了点头,“穿黑色T恤,前面印有骷髅图案,戴骷髅项链?白人和黄种人的混血儿,长得很帅。”

  “对对对。这人是谁?我怀疑这马头的事,就是他干的。”我叫道。
  华辰风示意我冷静,拿出手机打电话:“龙哥,那事不用让丨警丨察去办了,是他做的没错,淇淇昨天在马场见过他了。找一下吧,看能不能把他找出来。”
  挂了电话,华辰风看着我,“那你有没有和他说你和我的关系?”
  “我说你是我老板,是去马场给你看马的。其他的我什么也没说。”
  华辰风点了点头,“你没说就好,那个人是个疯子,如果他再找到你,你不要理他,你就想办法脱身就好。”
  “他到底是谁?他和你有仇吗?为什么要把你的马给杀了,还要把马头寄给你?这是在向你示威?”

  “他就是在向我示威,或者说是挑衅。他喜欢玩这种血淋淋的游戏,从小就是这样。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来了,从时间来算,他至少也还有一两年才能出来的,以他的性格,也不可能获得减刑的机会啊。是有人花了大价钱把他给弄出来了?”华辰风自言自语。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他和你有什么仇吗?”我有些急了,这说了半天,他还没说那个变态到底是谁呢。
  “他叫吕剑南,外号小恶魔。几年前犯了事,逃了,好像是逃到了莫斯科。在那边又犯事,进了当地监狱。他很多年没在海城出现过了。”
  这名字我听了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听到过。
  “那你和他有仇吧?”

  “有,当年就是我和陈木一起他把逼走的。他在海城二中强了一名中学生,对方反抗,他还把人家耳朵给割了一只。事发后潜逃,我和陈木知道了他的行踪,就透露给了当时的的刑警队长陈为民,陈为民带人追捕,后来吕剑南劫持了一名婴儿,陈为民投鼠忌器,还是让他给逃了。”华辰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