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5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因为我不会原谅你。你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看到你。你如果真是要补偿,那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华莹打断了他的话。

  “你说人是趋利避害的,这是事实的。但我当年,不是为了我自己。我不会像那个男的一样为了自己的命而置你于不顾。如果刚才面临考验的是我,我定然会不顾一切地护你。”
  陈木语调平淡,但眼神哀伤,让我心里都一叹,这么多年了,华莹没有释怀的恐怕只是怨恨,而他没有放下的,却是爱情。
  “好啊,你不是恐吓人别人,要把人扔下去吗?你要是不害怕,那你自己跳下去啊。”华莹指着窗户说。
  “我只是吓他,这里的窗户都是封闭了的,并没有窗户可跳。”陈木说。
  “那你上顶楼啊,从天台跳下去,你不是很男人吗?你去跳啊。”华莹叫道。
  “如果我跳了,你就能释怀,不再恨了?”陈木冷声问。
  “你去跳啊!”华莹吼道。
  陈木看了华莹几秒,然后笃定地说,“好,我现在就去跳。”
  然后就真的转身,往外走去。
  “你去死,马上去死!”华莹叫道。
  陈木已经走出去了,我看着华莹,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去拉住他,他真的会跳,快去!”华莹说。
  我愣住,“啊?”
  “啊什么,他真的会跳,快去劝住他!我只是说的气话,谁让他死了!他这样就死,岂不便宜了他!”华莹说。
  我赶紧应了一声,冲向电梯,来到顶楼。
  天台风有些大,城市已华灯初上。

  陈木真的正慢慢走向围栏,看样子他是真的准备跳!
  我赶紧叫住他,“陈先生,你不会是真的要跳楼吧?”
  “她让我跳的,跳了也罢。让你见笑了。”陈木语气很平静,但还是很坚定地走向天台边缘。
  “陈先生,莹姐不过是气话,你不必当真,你男子汉大丈夫,如果轻生,那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我忽然觉得压力很大,因为我竟然要劝说一个跳楼的男人不去跳,如果我劝说失败,这后果我真是承担不起。
  “是她让我跳的,我和她之间的问题,无解,只能死一个。”陈木说。
  “莹姐只是开玩笑的,她没真的要让你去死。她让我来劝住你,让你不要跳。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因为女子的一句话就跳楼,这也说不过去啊。”我小心地说。
  我只是嘴上说,但我不敢去拉他。我担心这样反而让他更冲动,再说了,我也扯不过他。

  “除非她自己来说,不然我就跳下去。反正早晚也得有个了结。”陈木说,“我知道你认为跳楼很丢人,但有些错误,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弥补,只能用死亡来了断一切。”
  “话是这样说,可是陈先生,莹姐真的不想让你死,她让我来拉住你。你真要用死了断一切,到时你死了倒是解脱了,可她将陷入后悔的深渊一辈子也不能自拔。这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你如果要死,那也是为她而死,这样死了才有意义,你死了只是让她后悔,那有意义吗?”
  陈木停住了脚步,略作思索。
  “别惺惺作态了,你死了还污染环境影响市容呢。滚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华莹自己也上来了。
  华莹来了,我这就放下心来了。就算是劝不住,我也没有责任了。这种事简直要命,我又不是谈判专家,哪有什么能力去劝止别人跳楼。
  “好。”陈木竟然又应了一声,转身往回走,看样子是不跳了。

  这剧情反转得有点快,我有点懵。有点怀疑陈木刚才绝决地要跳楼,到底是真还是假的。难道这也是一个老戏骨,很能演?
  陈木走到华莹面前,“那我不跳了?我走了?”
  “滚!不要让我看到你!”华莹骂道。
  “其他的都可以,但让你不要看到我,这我恐怕做不到,请你体谅。”陈木淡淡地说。
  “滚!”华莹吼道。
  陈木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那个男生配不上你,你不要和他来往了。如果你执意要来往,我就把他废了。”
  好吧,这威胁够直接了。
  对于陈木这样的威胁,华莹当然也是没有办法的。只是又骂了一句滚。
  陈木走后,我和华莹站在天台,看着城市灯火,华莹忽然摸出一根烟递给我,我摆了摆手表示不会,她自己含在嘴里,拿出防风火机点上,然后吸了一口。
  没想到她竟然会抽烟,她的职业可是医生。
  抽烟这种明显损害健康的行为,医生一向都是很排斥的。但她却不排斥。

  “我也很少抽,没瘾,就是无聊了抽一根。”华莹似看透我的心思,“不要以为抽烟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那是一种愚蠢的偏见。当然了,我也确实不是好女人。”
  我笑了笑,“你抽烟的样子很好看。我也从来不认为你是坏女人。你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女子之一。”
  华莹吐出的烟,很快被风吹散于无形。她听我赞她,爽朗地笑了起来。“姚淇淇你真是变坏了啊,越来越会夸人了。”
  “莹姐,你以后不要让陈先生跳楼了,哪天万一他真要跳成功了,那就麻烦了。”我笑着说。
  “这又不是第一次。我经常让他跳楼的,但他活到现在也没死成。”华莹也是语出惊人。
  “经常跳楼?”我惊道。
  “差不多吧,反正就是让他去死。每次他都听我的,但从来没死成功过。不是他不愿意死,是我不让他死。”华莹很轻松地说。
  这我就有些不理解了。“那你为什么经常要让他去死?”
  “因为我恨他。”华莹回答得简单直接。
  我点了点头,“那你又为什么不让他真的去死?”
  “死了太便宜他了。我被他推下山崖,生不如死,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年,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勉强恢复行走的能力。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怎么能让他轻易就去死?”
  华莹说起这些,语气平淡,没有明显的恨意。也或许是那些恨已经融入骨子里,只是缓慢地释放出来,并不会剧烈地喷涌而出。
  “所以你让他去死,只是为了折磨他?”我好奇地说。

  “差不多吧。但他每次都会很认真,每次都要真的去死,你说,他是不是傻?”华莹又吐了一口烟。
  我摇头,“我并不这样认为。我倒认为陈先生是真的对你心有愧疚。所以他才真的会去死。”
  “他本来就应该愧疚,难道他不应该愧疚?”华莹恨声说。
  我又点了点头,这次我没说话。对于他们的过去,我知之甚少,不好妄评。
  “好了,我们回去吧。”华莹扔下烟头,用脚踩灭。
  进了电梯,华莹突然冒出一句,“对了,陈木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而且还准备得那么充分?”
  我心里一慌,表情极不自然。“是啊,他怎么会那么快就赶到了?”
  “这件事,不是你就是华辰风告诉他的,要不就是你们夫妻两人合起伙来策划的。”华莹说。
  我有些扛不住了。
  华莹太聪明,而且经历过太多事情的人,都熟悉人心,洞悉人性,我瞒不过她。
  我要是继续装,我担心她会反感,我可不想她反感我。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华辰风,这个锅要背,那也得华辰风来背。
  “莹姐,是华辰风让我告诉陈木的。他说那个男的配不上你,但他又不想得罪你,所以要让陈木来当坏人,拆散你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