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3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以前不懂这些,但我自从嫁进华家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些道理,人确实是会因为环境而改变的。
  华辰风沉默了一会,似是想通了什么,“你去参加庆典吧,我和淇淇回海城,这件事就翻篇算了,你快些赶过去吧,我知道这个会对你很重要。”
  “不了,我不去,你们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们不能去,那我也不去。”苏文北说。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说,如果需要你来做什么弥补,那你都会去做,是不是?”华辰风看着苏文北说。
  “是,华先生需要我做什么,我马上去做。”
  “我要你做的事,就是现在马上去参加庆典,不要缺席。我们和南和集团的合作,是因为你这条线才牵起的,如果你今天不在集团出现,那所有人都会质疑你在南和集团的地位受到动摇。你的损失,也会变成我们的损失,你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华辰风说。
  还说华辰风不识大体,不顾大局,他明明就很识大体顾大局。
  这番话本身就说明了他的心胸和视野。

  苏文北听了,在犹豫。
  他也是人中龙凤,自然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
  “不必犹豫了,去吧。我和淇淇先回去阳城,就当没来过。”
  “不,这样吧,晚上一起参加酒会。既然那些人不想要你们参加,那你们就非要参加,不然不是如了别人的愿?你们不会尴尬,因为我会亲自接你们去。”

  华辰风想了想,“那再说吧,你现在先去。”
  苏文北看了看表,“那我去了,你们一定要等我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参加酒会。”
  苏文北走后,华辰风看着我,“你不会是真的想要晚上参加酒会再走吧?你就那么喜欢参加苏家的派对?”
  我纠正他,“这不是苏门的私人派对,这是南和集团的酒会。南和的高层应该都会到,有苏文北的介绍,我们可以和这些人认识。这也是应酬要达到的目的。苏文北说的对,如果我们这就走了,不是如了那些人的意了?”
  “可是我们被排斥在庆典门外,晚上又厚着脸去参加酒会,岂不是很丢人?我华辰风不愿意丢这个人,我更不愿意你丢人。”
  “这是两回事,那些人只是不想我去参加,并没有限制你去。所以并不存在丢人的事。你可以去参加,然后你带着你的女伴去,这有何不可?再说了,不是还有苏文北吗?有苏文北在,我们不会受冷落的。我们去了酒会,没准能知道是谁在从中作梗,让我不要去参加。”

  华辰风想了想,“好像也有些道理,那就去?”
  “去啊,怎么不去,我们要是就这样回了阳城,那才是丢人呢。”
  华辰风站起来,围着我转了一圈,“你这礼服领有些低啊,你露这么多肉干什么?要炫一下你的事业线吗?”
  我瞄了一下,领确实稍有些低,但也没有达到露事业线的地步。

  “华先生,这礼物可是你挑的,露得多了,也不是我的责任好吗?”
  “我当时只在意款式了,没注意露了这么多的肉。以后不许穿了,不能露。”华辰风伸手过来,“现在就脱了。”
  我赶紧往后闪,“别闹,要脱我自己脱。”
  “现在这房间里就两个人,既然这礼服是我选错了让你穿上去的,那我就得承担起这个责任,负责把它给脱下来。你不要客气,这是我该做的。”

  华辰风说着,一把搂住我,强行就要扒我的礼服。
  我真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手,有些猝不及防,不知所措,只是一味的躲,却不小心脚下一歪,倒向床的方向。
  华辰风桃花眼眯起,“我只是要替你脱衣而已,你也不用这么急,就往床上倒。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他开始解自己的领带,把西服外套脱了下来。
  我翻身爬起,“华先生你误会了,我只是高跟鞋歪了,没有要上床的意思,衣服我真的会自己换,谢谢你。”

  “没事,反正现在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还是我帮你脱的好。”
  口里说着,身子一下扑了过来,压在了我的身上。
  “这大白天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嘴已经被堵上,他的舌霸道地拱开我的唇齿,长势侵入。
  脑间顿时一秒的迷糊,世界开始安静下来,只听到华辰风的呼吸渐渐变粗,吻我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手更是放肆地伸向不该去的地方。
  那么贵的衣服,被他三下两下扯掉,也不知损坏没有,早知道他要用强,我还不如早些时候就从了他,免得让这礼服受池鱼之殃。
  虽然空调的温度调到很低,但我们俩全身都是汗。

  华辰风强壮的身体给我剧烈的压迫感,痛并快乐着。
  高峰之后,我看着胸前本来白嫩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嫌弃我技术不好?还是耐力不够?”华辰风将手搭过来,散慢地在我身上游走。
  我拿开他的手,“我是叹这些痕迹,不知道脖子上有没有,要是让人看到了,那且不笑话。”
  “笑话什么,能让我在你身上留下痕迹,那是你的荣幸。”华辰风慵懒地说。
  我是最讨厌听这种话了,好像他就是皇上,谁被他翻牌宠幸就是前世修来的福似的。
  “你眼神很不屑啊,不服气?”
  “那请华……”
  “叫四哥。”华辰风的手游到了我的胸上,把它拍掉,他又坚持地抚了上来。
  “那请问四哥,有多少人有这种荣幸呢?”
  “怎么,要查旧帐?”华辰风手上用力,我吃痛,轻呼出声。
  “拿开你的咸猪手,不然我咬你了。”我警告道。
  “咬啊,来。”华辰风忽地一下扯开盖在下身的毯子,露出他的大长腿和不可言说的物件。
  虽然之前才龙颠凤倒,但他突然这样,我还是有些害羞,骂了一句流氓。
  华辰风藏身过来,将我揽了过去,让我背对着他,他的手一直乱摸乱捏,“你刚才说什么?流氓?谁流氓了?你还是我。”
  “当然是你。”
  “还有更流的呢,你要不要试一下?”华辰风说。
  我当然马上否定,“不要!”
  华辰风将我揽得更紧,“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嗨?那么沉迷?”
  我回忆了一下之前的狂风暴雨,不觉老脸一红,我好像是很沉迷。
  “那是因为你爱我,你爱上我了,你就承认吧。”华辰风手上的动作更大了。
  “我们先起来吧,让服务员来收拾一下房间,这一片狼藉,一会要是有人来看到,丢不起这人。”我制止他的继续撩,哪有才结束,就马上开撩的,这也太没节制了。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一对夫妻在酒店呆着没事干,找点事来做,那不是非常正常的事吗?有什么好担心的。来吧。”
  华辰风说着,又吻了上来。
  晚些时候,我洗浴结束,还好,那身礼服并没有被华辰风给扯烂。
  只是被华辰风说过后,越发觉得那肉露得是有些多了。
  但临时要去找一套礼服也不容易,也只能先将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