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01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家对一位老佣人如此看重,让我心生佩服。
  又聊了一会,菜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和华辰风再次谢过苏文北的款待,回了‘南居’。
  刚下车,小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带着哭腔说想我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华辰风一把抢过电话,说是明天就带我回去了,明天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
  小峰自然高兴,说那他明天等爸爸妈妈回家。
  挂了电话,我问华辰风,“这边事儿还没完呢,明天回不去吧?”
  “怎么,你还在这里呆上瘾了?明天我一早就个重要的会,所以明天天不亮我就要走,你把这边的事处理一下,你可以明天下午再回。后天就周末了,你不会周末也不回家陪孩子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敬业了?为了工作,家都不要了?”
  “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本来就不想坐这么高的位置的,可是既然坐了,我就得在其位谋其事。下面很多人盯着呢,我要是不作为,影响的不只是我自己,还有你和董事长。所以我必须得做出些成就来。我当然是想家的,那是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想吗?”
  “行了,知道你想表现,然后变得更加独立,以后就不用信赖于我了,你那点心思,我看得出来。”

  “我也不担心你看出来,我也确实有这心思。我们虽然是夫妻,但事实上你对我没有对妻子的那种感情。所以我希望能独立,也是人之常情。”
  华辰风没有说话,不知道算是默认,还是不屑于辩解。
  洗澡后睡下,一直睡不着。我穿好衣服出来,看到华辰风一个人正站在院子里。
  他站的那个姿势和背影,和我在恶梦里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我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他听到动静,转过身来,我吓得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我担心他转过身来的时候,会像我梦境里看到的那样,眼睛里会有血。
  “你怎么了?”华辰风柔声问。

  我捂着眼,不敢看他,“你没事吧?”
  “我会有什么事呢?只是家里有些闷,睡不着,我出来透口气而已,你到底怎么了?”
  我这才放了心,放开了手,睁开了眼睛。
  路灯下华辰风俊面温柔,桃花眼亮亮的,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种恐怖的情景。
  我扑上去,抱住了他。
  他意外地回抱了我,“没事了,不用怕。那只是梦境而已,不是现实。”
  他真聪明,猜到我之所以这么害怕,是回想起做梦的事了。
  “我们回屋睡吧,睡我那屋,你就不会怕了。”华辰风一弯腰,将我打横抱起,往屋里走去。

  都市的喧嚣渐渐弱去,夜渐深了。
  我靠华辰风的身边,感觉到他已经睡着了。他睡着的时候,身体是绻起的,然后会有一个很特别的动作,他会把双手放在眼睛上。醒的时候,他不会有这个动作,但睡着以后,他会不自觉地把手放在双眼上。
  这是一个让人看起来很心疼的动作,因为他的眼睛曾经被人伤害过,他这是下意识地在保护他的眼睛。
  听着他平稳的呼吸,我心也慢慢安定下来,渐渐睡去。
  次日醒来的时候,华辰风已经离开了。他起床,我竟然都没被惊醒。
  起床洗漱,然后赶往两家公司的联合办公地点。

  苏文北的团队效率很高,和我方的团队配合也很不错,所以整体工作推进得很顺利。做事主要还是靠团队,只要下面的人做事给力,当领导的反而就没多少事要做,只需要监督和审核就行了。
  中午下班后,我给苏文北打了电话,告诉他说这边事情处理得差不多,我想先回一趟海城,周末了,我想看看孩子。
  他说没问题,让我放心去。这边有什么事,他可以看着。然后他说他在医院,让我稍等一下,他一会过来,和我讨论一点工作上的事情,然后再走。
  结果等了半小时,他还没来,他打电话说,高奶奶身体状况不太好,他得在医院看着,说工作的事,改天再聊。
  我说那我来医院和你聊就行了,聊完我直接回阳城。
  我让蒋轩龙准备了一些营养品,然后来到医院,找到那个病房。
  老人家刚刚从抢救室抬出来,状态不是很好,苏文北一脸焦虑地守在那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感觉谈工作也不现实,我也就没谈了,只是问起高奶奶的一些情况。
  这时老人家却突然醒了,苏文北赶紧上去唤她,“高奶奶,我是小北,你认识我吗?”
  我出于礼貌,也走过去问候一下。但高奶奶却已经神智不太清楚了。并没有回答苏文北的话,而是眼睛盯着我看。
  “奶奶,这是我好朋友。”苏文北说。
  “南小姐。下雪了,我明天给你拿棉衣过来。”苏家的老佣人忽然说了一句。
  在场的人,有我和苏文北,还有高奶奶的儿子三个人,这其中,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从表面上来看,这话只能是对我说的。
  我和苏文北对看了一眼,不知道老奶奶这是说胡话呢,还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手微微地动,嘴唇拦动,身体似要往上撑。旁边他的儿子突然说,“我妈想要拉你的手。”
  我赶紧把手递过去,拉住老人的手。老人竟有几颗浑浊的泪滴出来,“南小姐,你受苦了。不哭,不哭……”
  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我却认真地听着。
  我能感觉到老人神智不清时要表达的那份温情。虽然我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事,奶奶,您好好的。”我微笑着安慰她。
  她竟然也露出些笑容,眼神温柔,然后闭上眼睛休息。
  这时医生走过来,说病人需要休息,让我们不要太过让病人劳神。
  我和苏文北走出病房,来到医院外面。
  我神思有些恍惚,还在惊讶于刚才高奶奶对我说的话。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由于神智不清楚,所以认错了人,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这件事,让我心里有很奇怪的感觉。
  “对不起啊,高奶奶神智不是很清楚,可能是认错人了。”苏文北抱歉地笑笑。
  我摇了摇头,“没关系,老人平安就好。你要和我交待的工作,是哪些方面的?”
  “现在阳城又有另外一个类似的项目,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复制上一个项目的合作模式继续合作。相关的材料,回头我发你邮箱你看看。”苏文北说。
  “那当然好了。不过有句话我还是想问一下,希望苏先生不要见怪。”
  “当然不会,于公我们是合作伙伴,于私我们是朋友,我又怎么会见怪呢。”苏文北说。
  “其实这些项目苏先生自己的公司完全可以自己做,为什么要和我们合作呢?为什么要把利润的一部份分给我们呢?”

  “利润分给你们的时候,也把风险分了一部份给你们承担啊。这些工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稳赚不赔,但姚小姐应该知道,这天下所有的生意都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只是风险共担而已。南和集团很多项目,都是和友商合作的。”
  这话解释得合情合理,我也确实没什么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