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85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峰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知道了,是因为热的时间太短了!所以没热。”
  “不对啊,我热的时间够长啊,我很长时间才拿出来的。”华辰风说。
  小峰这下没主意了,看向我求助,“妈妈?”
  华辰风也看向我,寻求答案。
  “小峰,来,妈妈帮你洗澡,洗完澡睡觉了,明天还要起早早呢。”
  “不,我想陪爸爸玩一会嘛,我一天没见着爸爸了。”小峰不干。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时间到了就得睡觉!明天你起不来上学怎么办?”我提高了声音。
  小峰委屈地看向华辰风。华辰风果然马上护短,“现在还早嘛,哪里就到时间了?小峰别怕,一会爸爸带你回家睡。”
  小峰得到华辰风的支持,却也不敢得意,只是弱弱地看向我。
  我看了看小峰,又看了看华辰风,这一大一小真是越长越像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走向卧室,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小峰来拍门,“妈妈我错了。我听你的话,你别生气了。’
  我懒得理他。
  一会小峰又来了,“妈妈,我错了,我给你背诗。你别生气了。”
  然后就听到他一字一句背起诗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妈妈,我爱你。”
  这诗我没教过他,在这个时候背这么有针对性的诗,当然是外面的那个人男人教的了。

  小峰的智商非常高,普通孩子要念很多遍的诗,他几遍就会了。
  我打开房间门,“那现在可以洗澡了吗?”
  “可以了,妈妈我错了。我听话。”
  我的心瞬间柔化,一把搂起了他。
  但该死的华辰风又走过来了,“我们回去吧。小峰明早要上学,司机接送更方便和安全。你和孩子单独住在这里,没有人照顾。”
  “我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去照顾你的林南吧。”
  “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你不愚蠢了,我们回去吧。我忙了一天,饭都没吃,就赶过来看孩子,连冷饭都没得吃。”华辰风说着,咬了一口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出来的面包。

  我想提醒一下他,那面包可能已经过期了,但我没说,像他这种坏人,吃一箱过期包也死不了的,命大着呢,祸害活千年,说的就是他这种。
  “太晚了,我们今天不回了,爸爸,你也别走了。”小峰说。
  华辰风竟然爽快答应,“好吧,那就住一宿,明天再走。”
  我懒得理他,领着小峰进浴室洗澡了。
  洗完澡后,我把小峰安排睡下。
  走出客厅,看到华辰风把两条大长腿放在沙发上,正在看我的笔记本电脑。
  “你还给我,你看我电脑做什么?”我去夺我的电脑。
  “别闹,我用你的电脑处理一些邮件,你都是我的,电脑自然也是我的,我用一下有何不可。”他还说的理直气壮。
  “华辰风,我不是你的私人财产,我不许你践踏我的尊严,我们明天去离婚吧。”
  华辰风头也没抬,‘噢’了一声。
  他肯定在忙着看邮件,我说什么他都没听见。这个人对我不上心到如此的程度。
  我站在旁边,看着他专注工作的样子,心里的感觉非常的复杂。
  我还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你杵在这儿干什么?坐啊。”
  “我说我要和你离婚。”
  “就一个证书,你那么计较干嘛?你就当它不存在就好了。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
  “你就是这样看待婚姻的?婚姻在你眼里就是这么草率和不值一提?”我冷声问。

  “那还要怎样?你以为重视,就可以天长地久吗?我们的结婚证,都是我拿了你的户口本去办的,这说明你和我的婚姻,你自己当初都是不愿意的。现在我们顶着个夫妻的名义,让你有这么多的好处,你为什么要放弃这种关系呢?你是不是傻?”
  他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可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只要得到这些,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你既然对外说我是你妻子,你再搞别的女人,就是对我的污辱,这难道你不明白吗?”
  华辰风忽然笑了笑,一脸不屑,“说到底,你还是吃醋了。你要是真不介意,那你才不会管我。”

  “现在我们不谈这些,我就是要和你离婚。”
  “我提醒你,一但离了婚,你可能会失去所有。你不会妄想着要分我的一半财产吧?哦,那别墅可以给你住,但其他的东西,你是得不到的。最重要的是,小峰的抚养权必须归我。”
  “我其他的都可以不要,但我必须要小峰的抚养权,这抚养权,本来就是你骗去的。”
  “就算是你说的对,是我骗的吧,那你也不想想,我既然花心思把抚养权骗过来,那我还会还给你吗?而且孩子跟着我,会得到更好的教育,会有更好的未来。这一点你难道不明白吗?你就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不顾孩子的未来?”

  “有些东西,不是用钱来衡量的。”
  华辰风冷笑,“幼稚,钱对于这个世界有多重要,你自己没点数吗?是,有钱不能做到一切,但这世上绝大多数的问题,都可以用钱解决,难道不是吗?”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有个后妈。”
  “我还不希望我的孩子有个后爹呢,他已经有过一次后爹了,我才不会他再有一个后爹。”华辰风冷声说。
  “你不想他有,那这些年你干嘛去了?你知道小峰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他三岁了你才来接他?”
  “我并不知道我有孩子了,而且后来我坐牢去了,这样说,你满意了吗?”华辰风冷声说。
  “那你后来又是怎么知道小峰是你的孩子的?”这是我一直都想知道的事,但华辰风却从不告诉我。
  “我们现在说的是你要和我离婚的事,你跑题了。”华辰风说。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避讳这个话题?”
  “因为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再提也没有意义,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不满意。”我恨声说。
  “那也没办法,我去洗澡了。你要离婚,行,有时间我陪你去离就好了。不就是一纸证书,无所谓。”
  他站了起来,向浴室方向走去,很快传来了水声。
  我气愤不过,却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却又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有没有好一点的沐浴露?”
  我直接懒得理他,回了卧室,关上了门。

  一夜没怎么睡好,做了很多奇怪的梦。
  最神奇的是,我梦到华辰风看不见了,我和他一起看盲文书。然后他的眼睛又忽然好了,乱七八糟的,自己也说不清楚。
  次日醒来,看到华辰风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竟然睡得很熟,一只长腿落在地上都不知道。
  我开始洗漱,然后煎蛋下面条,准备早餐。
  我在厨房弄到一半,已经听到外面小峰的笑声,华辰风去把孩子给弄起来了。
  全部弄好,小峰也洗漱好了,华辰风也帮小峰收拾好了。华辰风看了看面条,“我的那一份呢?”
  我淡淡回答,“我忘了你的那一份了,我以为你不吃呢,面条还有,自己去煮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