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58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淇淇,你一生最快乐的日子,是什么时候?”华辰风又喝了一口酒。
  我几乎没怎么想,就直接答出来了,“就是我生下峰儿,护士把他抱给我看的时候。”
  华辰风点头,“很好。听起来很真实。那你最痛苦是什么时候呢?”
  这次我却答不出来。
  华辰风却笑了,“知道你为什么答不出来吗?”
  我带醉意瞪他,“为什么。”
  “因为你不幸福,不幸福的人,快乐短暂,痛苦持续,所以你能记得短暂的快乐,却记不住那些随时相伴的痛苦。”他又喝了一口酒。
  这厮一句平淡的话,竟让我忽然悲从中来,眼泪差点夺眶而出,酒精总是能放大一个人的快乐和委屈。

  “好吧,我承认我不幸福。那你呢,你记得自己最痛苦的时候吗?”我反问。
  “我不告诉你。”华辰风说。
  我气得跳起来,“什么人啊,无赖呢?让人家说,自己又不说。”
  “我说过我会说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华辰风不屑地说。
  “不说拉倒,我还不想听呢。我睡去了。”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示意我坐下,但这一次我没听他的,我是真不行,真的要睡了。
  我快要到楼道的时候,听到后面有脚步声。我转过身,看到华辰风摇摇晃晃地跟了过来。他身材很高,摇晃起来总让人有重心不稳随时会摔倒的错觉,很是搞笑。
  “姚淇淇,等等我,混蛋。敢不听我的话。”华辰风说话有些混了,他今晚是真的喝多了。
  我眼看着他灌下去的,就有两瓶威士忌。

  我靠在墙上,感觉头晕极了,抬起头来都很困难。
  他走到我面前,“来,我背你上楼。”
  说着猫下了腰,但只是弯腰,屁股却翘着,他人高腿长,我试了几次,完全爬不上去。
  “你蹲下,不然我上不去。”我借着酒意命令他。
  他果然乖乖地蹲下,我爬上他的背,浓郁的男性气味伴着酒意忽地袭来,我心里不禁一荡。
  华辰风虽然酒醉,但力气还是大,我攀在他身上,他却还能扶着墙一下子站了起来,背着我往楼上走去。
  “姚淇淇。”

  “嗯。”我趴在身上含糊应道。
  “你为什么这么重?”
  “我不重,我身材好。”我应道。
  “重成这样,还说不重,愚蠢的女人。”
  华辰风将我背进房间,扔到了床上。我醉眼迷蒙,隐约能感觉这不是我的房间。
  我爬起来准备离开,华辰风一把将我重新推倒在床上,身体覆了上来。
  我正要说什么,嘴已经被堵住。他带着浓烈的酒味强行撬开我的唇齿,强势卷入。
  我脑中渐渐空白起来,有些隐秘的欲望在慢慢升起。在他的头往下移动吻我的脖颈时,我搂住了他。
  酒精催生着越来越浓的欲望,他粗暴地撕去我所有衣物,他拼命占有,我意乱情迷,终于直入云端。

  我在凌晨被渴醒,睁开眼来,发现自己绻在他的怀里,头枕着他的手臂,我们都是不着寸缕。
  我轻轻起来,想找水喝,找了很久,才看到卧室小沙发旁边的柜子上有一瓶矿泉水。
  我扭开瓶盖,仰头就倒,水流到胃里,那种快要燃起来的感觉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我想着他估计也渴,正想着要不要留点给他,一转头看到他已经赤着身子下了床,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水,全部喝了下去,一点也没留给我。

  喝完后竟然又将空水瓶还给我,然后返回床上,继续大睡。
  我套着他的大西服,回到自己房间,找了一瓶水喝下去,感觉才止住了渴。
  心里不渴了,继续睡觉。
  次日起来,天已大天亮了。
  我醒来时,第一反应是头疼。

  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身上朵朵吻痕如春天的桃花绽放在我还算雪白娇嫩的肌肤上,记录着昨夜华辰风对我狂风暴雨般的侵略。
  这时有人敲门,是珍姐的声音,“太太,先生让我给你送些醒酒汤过来,说喝了就头不疼了。”
  我正头疼得厉害,听珍姐这么一说,恨不得马上喝下去止住头疼,匆忙披衣去开门。
  珍姐端着盘子,盘子里盛着暗红色像红酒一样的液体。
  我口里说着谢谢,伸手去端,却发现珍姐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我看。

  我这才发现胸前睡衣没来得及扣好扣子,华辰风所留下的朵朵桃花被珍姐看在了眼里。
  我羞得脸一红,想伸手去扯睡衣,珍姐吃吃笑道,“太太和先生昨晚喝了不少呢,还能如此恩爱,你们夫妻和睦,我们当下人的也就安心了,家和万事兴嘛,太太和先生一定要好好的。”
  我红着脸说谢谢珍姐,然后端着醒酒汤进了房间,也顾不上洗漱,先喝了下去。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酸酸甜甜的醒酒汤喝下去,好像头就没那么疼了。我洗漱后穿戴整齐,下了楼。
  我确实是起得有些晚了,小峰都已经在吃早餐,接送上学的司机也已经到了。
  华辰风却没在,我问了一下珍姐,珍姐说华辰风一大早起来吩咐煮醒酒汤后就出去了。临走时还让珍姐看住我,不让我出去。一定要等他回来。
  我吃了早餐,就在家里老实等华辰风。
  心里在琢磨,这华辰风难道是去医院看林南去了?他要去看林南,还让我在这里等着干嘛?
  等了约一小时,我听到车声,是华辰风回来了,他开着那辆被我撞过的黑色奥迪,他平时开的是一辆保时捷,这两天开这辆不熟悉的奥迪,估计是不想被人认出来。
  从车上下来的华辰风穿着一身休闲,头发甚至还有些凌乱,胡须也没有剃,很明显是今天起来出去后就没怎么收拾。
  更有趣的是,他手里提着两条鱼,不是很大,但看起来很新鲜。
  这厮什么时候变成买菜的了?在我印像中,他是从不做这些事的,别说是买菜了,厨房他都从来不进的,这是一个没有烟火气的人。

  他看了我一眼,向我晃了晃手中的鱼,眼里竟似有些得意之色。
  见我疑惑地看着他,他向我勾了勾手,“蠢女人,过来。”
  虽然被称为蠢女人感觉很不爽,但我还是贱贱地凑了上去。“干嘛?”
  “知道这是什么吗?”华辰风晃了晃手中的鱼。
  我心想这也太鄙视我的智商了吧,连小孩子都知道这是鱼好吗?
  “难道这不是两条鱼吗?难道是两头猪?”我疑惑地问。
  华辰风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弱智就是可怜,连鱼都不敢确认,还怀疑是不是猪。猪长成这样吗?”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也对,猪长得应该是这样,这分明就是鱼。”我上下打量着华辰风。
  “神经病。”华辰风骂了一句,拎着鱼走进了厨房。
  我心想你才是神经病,没见过这样神经的。我心里好奇,心想这厮到底是要干啥?于是跟进了厨房。

  只见华辰风已经系上围裙,开始弄鱼了。我扭头看看窗外,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华辰风怎么就下厨了?难不成这是犯了神经病了?脑子进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