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41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事要你去做。”我淡淡地说,“也没有这个必要。”
  陈木轻轻放下了刀叉,牛排只吃了三分之一。“你眉头紧锁,分明有为难的事,为什么不让我帮你?你知道华辰风浑号叫四哥,在海城无所不能。其实我能做的事,不比辰风少。有些事,他做不到的,我也能做到。海城道上有句话说的是,南华,北吕,中陈。海城以南,是辰风影响最大,海城以北,是吕剑南的势力,而南北之间海城最繁华的地段,都是我的范围,所以我是中陈。”
  说到这里,陈木自嘲地一笑,“几年前,海城人给我们三个起了一个滥俗的名称,海城三少。后来吕剑南出了国,我和辰风双双入狱,这海城三少的称呼才被人慢慢淡忘。虽然名声不再,但海城大多数的事,我们还是能帮忙的。”
  我惊得合不拢嘴,“华辰风坐过牢?”
  “他没跟你说吗?他坐的时间短,才一年,我四年,去年才出狱。”陈木淡淡地说。
  我刚想要问为什么,他已收住话题,“扯远了,都是过去的事,不提了。你眉头一直紧锁,想必是有事要找辰风去做,但发现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才会动起手来。既然辰风不帮你做,我来帮你可好。我们相互帮忙。”
  他心思真细,对我今天和华辰风之间发生的事,已经判断出个大概。
  “我确实遇到些事……”我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要不要说。
  “请相信我。我能帮你。”他用坚定的眼神给我打气。
  “华辰风身边的那个女子,你认识吗?”我忽然想起,如果他和华辰风早就相识,应该对林南有些了解。

  “我不认识。”
  陈木摇头,这让我有些失望。
  “那个女的要和华辰风在一起,就想办法陷害我。买通了华辰风家里的一个佣人纵火后嫁祸给我,后来那佣人告诉了我实情,这个林南找了几个民工,把那个佣人给污辱了。那佣人还是个小姑娘。”
  我说完看着陈木,他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你想让华辰风替那个佣人作主,但他不为所动,还护着那个女人。”
  “是的。”
  “事发的地点在哪里?”陈木说。

  我说了小朵告诉我她被轮#奸的地点,陈木竟然掏出一个小笔记本认真地记了下来。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更像老师了。
  “三天以内,我把这几个行凶的民工找到,到时让那个受害者过来认人。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让受害者尽管放心。”
  我看着陈木,心想他真能找到那几个混蛋?
  他似看穿了我的心思,淡淡地说,“我最擅长的事,就是找人,放心,我一定能找出来。”
  我没想到陈木第二天下午就给我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对我说,让我带上小朵去一个地方认人。然后给他给我发了一个地址。
  我把消息告诉了小朵,小朵有些犹豫。我知道她是担心这件事又有更多的人知道,会对她有影响。我给她找了个大口罩戴上,再戴了个太阳帽,基本上完全挡住了她的脸,这样我才带着她出了门。
  陈木发的地址,在市中心一家大型酒吧的地下室。我赶到的时候,被人拦在门外,我说了自己的名字,在经过里面的人同意后,我才被允许进入。

  地下室里并不昏暗,几个大灯从不同的角度照来,可以说是亮如白昼。五个中年男人被绑住手脚,跪在地下。
  陈木坐在角落里,旁边放着一张小圆桌,上面放着一壶绿茶。陈木手里握着一本厚厚的书。
  见到我来,他站了起来,走了过来,向我点头示意,“这几个人都在那天犯过事,请认一下,那几个人在这里面没有,如果没有,我再找。”
  我看向小朵,却看到她已经冲向其中一个男的,一边哭一边用脚猛踢那人。
  从小朵的行为来看,那男的必然是污辱她的人之一了。
  我问了小朵,小朵果然指出其中三个男人,说就是他们,他们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
  陈木蹲下身来,看着其中一个男的,那男的竟然还骂陈木,“你他妈到底是谁?把我绑在这里干什么?”

  陈木却不急,依然温言细语,“你有老婆,有孩子吗?”
  那民工模样的人愣了一下,“当然有了,关你什么事?”
  “既然有妻儿,那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如果你的妻女被辱,你不会痛不欲生吗?”陈木淡淡地问。
  “老子就是乐意,那小姑娘又嫩又水,不上可惜了,怎么的?”那人竟然还在狞笑。
  陈木摇头,叹了口气,“你真是无药可救。”
  然后后挥了挥手,旁边立着的人,有两个走了过来,一人拉着那民工一条腿,分别往左右分开,另外的人将一根棒球棒递给了陈木。
  我大概已经明白陈木要做什么了。

  陈木慢腾腾地戴上了白手套,举起棒球棒,向那个民工被分开双腿后暴露出来的器物砸去。
  每一棒都敲在要命位置,那人杀猪一样嚎叫起来。陈木就这样一棒一棒地砸下去,面色平淡,眼神也非常平静。像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
  虽然隔着裤子,但那人体下却有血渗出,想必里面的东西,已经支离破碎,他要想再做强#奸这种事,肯定是不可能了,因为他已经不具备那种能力。
  我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疼。

  那人晕过去后,陈木接着用同样的方式处罚第二个民工,然后第三个。当第三个晕了过去时,第一个还没醒过来。
  陈木像一个冷血的行刑者,全程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那么斯文的陈木,能干得出这么狠的事。
  当然那几个人渣是罪有应得,但陈木的狠辣也确实惊到了我。我真的想像不出一个长得像大学老师的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就知道他能和华辰风是死对头,绝对不是柔弱之辈,现在看来,他的狠辣和华辰风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人真是有多面性,我算是长见识了。

  陈木脱下白手套,旁边的人端过来一个盆,里面装着清水。陈木摊开手心,有人将洗手液轻轻挤在他手上,他慢慢的揉搓,然后将修长的手放在盆里洗净,他洗手的动作,有着某种强烈的仪式感。
  洗完手下面人递过来毛巾,他将手擦干净,然后整了整黑色衬衫的领子,冲我微微一笑。“没吓着你吧?”
  坦白说其实我是有点被吓着了,这样场面,我确实是第一次见。
  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了。谢谢您为我们弱者出头。”
  “我不是正义使者,我这样做,只是单纯地为你办事,因为我为你办事后,你也是要为我办事的,你应该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陈木淡淡地说。
  我当然记得,他要我私下把治头痛的药给华莹,并且不能说是他给的。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答应他的这个要求。
  但我还是点了点头,我现在对陈木这个人其实有些畏惧了。我担心我出尔反尔会激怒他。

  “那就拜托了。以后有事,随时可以找我,我们是朋友。”陈木说完,扭头对下面的人说,“这几个渣,拖出去扔了,他们会自己想办法医。死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