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40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南,我们走。”华辰风其实这时才注意到后面跟上来的林南。
  林南当然是马上跟了上去,看到两人走向车,上车,驶离。我感觉心灰意冷。
  本来是想找华辰风说明真相,让他为小朵作主,但现在看这样子,完全没戏。我心里苦闷,不知道如何向小朵交待。就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
  这时一辆吉普车驶了过来,车上的人摇下车窗,陈木温和地对我笑,“姚小姐,我载你一程吧?”

  我感激地对他笑笑,摆了摆手,示意他先走。
  但陈木却没有走,不但没走,他还把车停下来,然后下了车。
  “姚小姐,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他还是那样恬淡温柔,语气平和得让人不忍拒绝。
  “对不起,我想单独静一会,要不,改天吧?”我尽量礼貌地拒绝。
  “一杯咖啡的时间都没有吗?”陈木竟然还是不放弃。
  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个人是救过我的。上次在烈士陵园,要不是他出现,我能不能活下来,都不好说。
  现在他要求和我聊一会,我都一直拒绝,好像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请放心,我真的只是想和姚小姐聊聊,地点由姚小姐自己挑。姚小姐如果还是不放心,咱们就站在这聊也行。”陈木说。
  “没事,上次相救,我还一直没来得及谢您呢,好吧,我们找个地方坐坐。”我只好答应。
  “好,谢谢姚小姐成全,请。”陈木拉开车门,让我上车。
  陈木很安静地开车,车里放着古典音乐。他看了看我,然后伸手把音乐音量调低,然后索性就全关了。
  “姚小姐心情不好?”他的意思是,因为我心情不好,所以怕吵着我。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他于我而言,毕竟还是陌生人,我虽然满腹心事,但并不想和他说。
  我还有一点忌讳就是,他是华辰风的对头,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能当华辰风死对头的人,那肯定不是简单人物,虽然他看上去斯文秀气,但却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气场。
  万一他真要是坏人呢?我不得不有这样的考虑。
  “姚小姐和华莹是好朋友?”他忽然冒出一句。
  我更加防备了,华莹是华辰风的姐姐,他又是华辰风的死对头,他不会是想向华辰风的家人动手吧?

  他见我不说话,扭头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唐突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
  “我就想问问,她现在好吗,她的头下雨天还是会痛吗?”他似乎忍不住地问。
  华莹下雨天头会痛?这我都不知道的。他这么熟悉华莹,难道他和华莹有故事?所以他一直要求和我聊天,不是聊我,是为了聊华莹?

  “其实我和华小姐也不是很熟。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我淡淡地说。
  “去年美国有一个研究机构新研究出一种治头疼的药很有效,而且一周只需要吃一粒就好。我自己试了半年,确定没有副作用,能不能麻烦姚小姐把这药给她?”陈木说。
  看来这两人果然很熟悉,“陈先生也头疼?”
  陈木还是淡淡的,“不,我只是要确定那药没有副作用才给她吃。”

  所以他为了华莹,自己试了半年的药?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不自己把药给华莹?难道他是要利用我来害华辰风的家人?
  我好一阵胡思乱想,直到到陈木叫了一声姚小姐,我才意识到他在等我的回答。
  “陈先生,我觉得你还是亲自给她更好。”我委婉地拒绝。
  “姚小姐是担心我会害华莹?”他还是看破了我的心思。
  既然他看透了,那我索性就大方承认。“我对陈先生不了解,对华小姐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我不认为我适合当你们之间的传递人。而且陈先生亲自为华小姐试药这么久,自然应该让她和知道您的心意。”
  陈木稍作沉默,轻轻点了点头。“也是,姚小姐有这样的疑虑很正常。要是姚小姐一口应承,那反而显得草率。”
  说话间陈木已经将车停到一家地下停车场,乘电梯来到二楼,是一家西餐厅。陈木笑着解释,“我有些饿了,想吃点东西。这里环境也还好,方便聊天。”

  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而且我也不喜欢吃西餐,陈木给我点了点喝的,自己要了一份黑椒牛排,慢慢地吃。
  他动作优雅,着装讲究,相貌儒雅英俊,让人感觉就是一个大学老师的范。
  “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他平静地抬头看我。
  “好。”我点头。其实我已经明白,他一直要和我聊,重点就是要聊华莹。
  “不知道华辰风是如何向你介绍我这个人的?”他轻轻扶了扶眼镜,用雪白的餐巾轻轻擦拭嘴唇。
  “那一次你救我,有人拍下了你抱着我走出烈士陵园的照片,他暴跳如雷,认为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但他没有说你什么,后来我听他手下的人说,你是他的对头。”我也直接地说。
  他轻轻点了点头。默认他是华辰风的对头。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说。
  “华辰风恨我。因为华莹。”他说得简单易懂,直指核心。
  我的好奇心其实是被勾起了的,华辰风和陈木从表面上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一个暴戾冷酷,一个斯文温和,我想不到这两个人怎么会成为对头,现在知道是因为华莹,我就更加奇怪。
  他接着说,“当年华莹是我女朋友。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我亲手将她推下山崖,导致华莹重伤,差点死去。也落下了很多病根。”

  我的心紧缩了一下,眼前这个斯文秀气的人,竟然当年亲手将自己的女友推下山崖?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对不起华莹,所以一直想为她做点什么。她多年的偏头痛,也是旧伤留下的,所以我想为她找一种药治疗她的头疼。但我知道,就算我给的是再好的药,她也也不会接受,所以我想请姚小姐帮忙。姚小姐只要肯帮忙,我愿意为姚小姐做一件事以答谢,无论任何事,我都会去做。”
  我没有作声。因为我无法判断陈木所说的是真是假,我更不知道他们过去的故事里,每个人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这些年来,又各自演绎了怎样的角色,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但我可以帮你告诉华莹,如果她接受,我可以帮你给他。”
  “不,如果知道是我给的,她是一定不会接受的。所以我才要找一个她不是很熟悉的人给她,给她的时候,你要说是你自己发现的药,我把那药和一些中药材重新炼制过,看上去像中药。她是中医,你只要告诉她这是一种民间偏方,她应该会试一下。”
  我很为难,因为我不敢答应。这都是陈木的一面之词,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怎么知道他给的药,会不会要了华莹的命?
  “你可以考虑一下再答应,你也可以考验的我这个人。觉得我可以信任后再答应。你可以现在就让我去做一件事,我努力去做,以证明我的诚意,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去做。”陈木淡淡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