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0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换句话来说,她目前为止并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伤到我的事,反而她做的,都是伤自己的事。所以这让我感觉说她有阴谋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
  “莹姐,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表达,就是我觉得这件事奇怪。上次我们聊完后,我忽然发现林南竟然成了我孩子的幼教老师。然后还到我家里去家访了。最后我送了她一盒巧克力,她就因此而食物中毒住院,我去医院看她的时候……”
  接下来,我把在医院林南自己摔床拔针等事细细地对华莹说了一遍。
  我说完后,她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感觉她不是很支持我,所以我有些慌了。“莹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当然,我当然相信你。”
  华莹这样说,我松了口气。也感觉轻松了很多。
  当一个人心里有焦虑的事得不到解决时,其实有时能找到一个可以说出来的人,本身就会轻松一些。
  “所以你担心的事,是林南会和辰风好,然后辰风会把你抛弃?因为你认为林南在想办法接近你,然后使坏,就是为了破坏你和辰风。”华莹总结性说。
  “不是,不是这样。”我摇头。
  “那是怎样?你在担忧什么?”华莹微笑着说。
  “最主要的是,我担心她会伤害我的孩子。”我说出我心里的想法。
  华莹轻轻地转动手里的笔,似在考虑。
  “我很担心,但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只好来找你商量。”我轻声说。
  “谢谢你信任我,其实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你就能信任我,这非常难得。因为你信任我,所以我也选择相信你。你担心的原因,是因为你觉得林南不知不觉在靠近你和辰风,还有你们的孩子,这让你感到不安,你担心她不仅仅是要抢走辰风,还要伤害你和孩子。”
  我点头,“我最担心的,就是孩子。至于华辰风,他本来就不属于我,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太担心失去。”
  华莹也点头,“是这个理,如果是自己的,别人也不能轻易抢走,如果不是,别人不抢,也会失去。”

  “所以我问林南,她是不是因为我和华辰风在一起,让她不高兴,但她不承认。她说是华辰风纠缠她,说和她很熟,但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可她如果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演那些干什么?”我说。
  “是啊,这的确可疑。可是淇淇,你要知道,辰风心里最重要的人,就是林南,如果林南要和辰风在一起,是不需要使那么多的手腕的,没必要演戏。”
  我点头,“这就是我最担心的原因的。我也认为她不需要做这些,就能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一切,但她偏偏就要这样一步一步的接近我们,这让我感到焦虑。”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帮你?”华莹问。

  我一时间竟然也答不上来,因为我也不知道需要她做什么。想了想,我说,我希望你劝劝辰风,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好,我试试。但是你也知道,那个人很自负,我说的话,他也未必会听。我只能尽力而为。”华莹说。
  “谢谢莹姐。”
  “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那就是,为什么你怀有辰风的孩子?然后这么些年,你们又不相认?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华莹问。
  这个问题,更难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我至今也没有弄清楚,说来或许你不信,但真的是这样。”
  华莹好看地笑,“我还真不相信。”
  “如果你不忙,我可以把前因后果告诉你。”
  她作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我再是忙,只要有八卦听,我都会不忙的。”

  于是我把孩子生病,到吴浩不承认孩子是亲生的经过说了一遍。我唯一隐瞒的,就是在酒店把自己卖给华辰风的情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实在太过羞耻,我确实开不了口。
  她听完摇头,“还真是匪夷所思。那你当初怀孕,和谁上的床都不知道?”
  “我只记得那是圣诞节,当时吴浩在追我,我喝多了,迷迷糊糊被带到了酒店,再后来,我发现我失身了。再后来,我发现我怀孕了,吴浩一直说他一定会负责,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那时才二十出头,不会看人,也不会看事,后来就真的把孩子生下来了。
  我一直以为,孩子是吴浩的,但后来他说不是。我那天确实喝多了,到底当时在酒店和我那个的男人是谁,我真的不记得了。这些事很荒唐,让你见笑了。”
  华莹点了点头,“那辰风有和你解释过细节吗?他有说是怎么回事吗?”
  “从来没有。他对这个问题,避口不谈。但我相信孩子确实是他的,因为他很爱孩子,而且他为了得到孩子的抚养权,不惜给我制造危机,最后逼得我和他结了婚。但事实上,他并不爱我,这我心知肚明。”
  听我说完,华莹想了想,“我觉得你是有对策的,只是你不知道如何实施,对不对?你明显是有主见的人。”

  “我知道想要改变林南在华辰风心里的印像很难,因为林南太能装了。所以我只想自卫。我想让孩子转学,不在林南所在的幼儿园念了,这样至少她伤不到我的孩子。”
  “这很难,因为那所幼儿园是海城最好的幼儿园了。辰风不会答应转学的。”华莹说。
  “我知道,那就只能有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想办法把林南从那所幼儿园逼走。”
  华莹又笑了,“这才是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但这个也很难,不过,我可以考虑帮你,但你不能告诉辰风是我在暗中助你。”
  这就是我来求华莹最根本的目的,只要她肯答应帮我,那我就有机会斗过那个戏精林南了。
  但其实华莹给我的帮助,就是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去找华辰风的父亲吧,除了你和华辰风,这世界上最看重的那个孩子的人,就是华老爷子了。只要有他帮忙,别说是让林南离开幼儿园,就算是让园长离开幼儿园,也没有问题。”
  我愣住。不是说因为她的这个主意不好,是因为她称呼华辰风的父亲为‘华老爷子。’
  她是华辰风的姐姐,华辰风的爸爸不就是她爸爸么?她为什么不直接叫爸爸?
  华莹似看出了我的疑惑,轻轻一笑,“华老爷子和我是断绝了父女关系的,华家只有辰风一个人认我,其他的都不认。本来我这个‘华’姓都要改了的,但成年人改姓太麻烦,所以才厚着脸继续用着。”
  她虽然在笑,但我清楚地看到,她眼里有瞬间的落寞。
  我其实心里是想要问‘为什么’的,但我忍住了。与父母断绝关系这种事绝不是小事,这背后自然有一段惨烈和残酷的往事,这种往事一定会对当事人造成强烈的伤害。从华莹眼中闪过的落寞就可以看得出那伤痕并没有完全消去,所以再提往事,不过是再揭一次当事人的伤疤而已。
  揭别人伤疤的事,能不干,当然最好不要干。
  “好了,别好奇我的事了,去找华老爷子吧,说服他,然后就能解决问题了。”华莹已恢复了之前的从容,一脸的轻松。

  她真是我欣赏的女子,把事藏在心底,永远对别人展现轻松的一面,不给别人带来压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