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人一向自以为是,感觉如果我说出来,他是不会信的,除非他自己查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那个人到底怎么你了?你要一路跟踪他到这里来?”他忽然又问我。
  “我说你会信吗?”
  “你先说!”他又不耐烦起来。
  “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说小峰在他们的手里,让我半小时内赶到烈士陵园,然后我打了你的电话,又打了龙哥的电话,你们的电话都无法接通……”
  “哪天?”他打断了我的话。
  “就是下暴雨那天下午。”

  “那天我去乡下考察一个农业项目,那边信号不太好。”
  “我担心小峰的安危,想出去。但你对下面的人交待过,不让我出门,我只好悄悄翻墙出去。然后我在外面等车,恰巧遇到了陈木,但我不认识他,是我扑到路中间强行拦他的车的。”
  华辰风没有说话,似在分析我的话是真是假。
  “后来我到了烈士陵园,雨下得更大,有几个人就冲出来了,他们踢我的肚子,我晕过去了,醒来后那个畜生要污辱我,后来陈木出现,但当时我也还不知道他叫陈木,更不知道他是你的对头。”

  “我衣服被撕坏了,所以他脱下衬衫给我穿上,我走不动了,他抱着我出了陵园,但我没想到,这一幕竟然被人拍下来了。至于过夜,我是在医院过的,你可以去医院求证。”
  “后来他送我回来,我想把医药费还给他,就问他的名字,他本来是不肯说的,在我一直要求之下,他说他叫阿木。事情就是这样。”
  华辰风还是没有说话,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色铁青。
  “你要还是不肯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我补充了一句,也不再说话了。
  “陈木救你的时候,他和那些人动手了吗?”华辰风问。
  我回忆了一下,“没有,他一来,那些人就跑了。”
  “愚蠢,难道你不觉得,这是陈木一手策划的吗?他毁了我的孩子,还让你对他感恩戴德!”华辰风恨声道。
  “是吗?可他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你那么蠢,怎么可能知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他怒道,“陈木,你毁了我的孩子,我不会饶了你!”
  说着,手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
  经华辰风这么一说,我忽然也觉得,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要真是这样,那这个陈木也太可怕了。
  这时华辰风的手机又响了一下,好像是微信的声音,他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点开手机看了一下。我也跟着瞥了一眼,好像是分享的位置。华辰风加快了车速。
  华辰风的车驶进了位于西郊的海城火车西站仓库区。一直开到了一个非常大的仓库里。
  车还没停稳,我就看到了一个男人被绑着手,跪在地上。正是那个被我咬伤手的混蛋。
  蒋轩龙站在旁边抽烟,见华辰风的车到了,有小弟跑过来打开车门。
  “四哥,嫂子。”小弟们弯腰点头。
  他们不叫‘先生’,也不叫‘太太’,他们叫哥和嫂,浓浓的江湖味道。
  华辰风紧绷着脸,指了指地上狗一样瘫着的男人,“是他吗?”
  我点了点头,“就是他,他手上有我咬的伤。”
  华辰风眸底闪过一丝阴狠,“先打断一条腿再问话!”
  旁边的小弟举起手中的钢管,向地上那混蛋的左腿砸去,我听到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下面的人搬来一张椅子,华辰风自己坐下,然后又站了起来,示意我坐。
  我没坐,在他的人面前,我坐着,让他站着,感觉不给他面儿,于是就大家站着。
  “谁指使你的?”华辰风走过去,把脚踩在那个混蛋的手上,那混蛋又嚎叫起来。
  “是陈木让我们做的,四哥饶命。”
  华辰风扭头看向我了,那意思是说,我说的没错吧,你这个蠢女人,是不是上了别人的当?

  虽然那个人说是陈木,但我却不太相信。因为我是当事人,当时陈木的表现,不像是在演戏。
  “找到其他几个参与的人,打残,给陈木送过去。”
  华辰风说完,扭头向车走去。
  走了几步看着我还在发愣,他走过来,轻轻拉起我的手,“走了。欺负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回去的路上,华辰风没有说话,我心里也想着一些事情,也没有说话。
  这是我和他之间同车时常出现的情况,他是一个有太多秘密却从不肯轻易对人言说的人。也或者是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太过轻贱,所以他不屑对我说。总之在我记忆中,除了和他吵架之外,我们之间的正式对话没有超过十句。
  我渐渐地也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沉默总比虚伪地说很多假话更好,至少沉默是真实的。
  我发现他开车的方向,并不是我住的小区,于是我请他停车在路边停车,我要下车。
  但他不言语,也不停车。只是沉着脸一言不发。
  “华先生,请您停一下车,我要下车。”我不得不提高了声音。
  他还是不说话,然后直接将车开到了海城有名的中医馆。下车,拉开车门,让我下来。
  “你的身体需要调理,中药更好,而且不用打针,我认识这里的老板。”

  说完也没等我回应,拉着我就往里走。
  拉着我进了中医馆,直接上了三楼。来到一间办公室前,砰砰地敲门。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美女开了门,看到是华辰风,“你怎么来了?”
  不说称呼,直接说你怎么来了,那肯定是很熟悉的人了。
  “看病。”华辰风简短地回答。

  “你能有什么病?神经病?”美女一直本正经地问。
  我瞬间有些喜欢这个美女了,一是因为她的长腿细腰和精致面孔,二是因为她敢骂华辰风是神经病。
  华辰风这么嚣张的货色,敢骂他是神经病的人,在这世界上一定是极少的。
  华辰风也不还嘴,把我推到了那个美女面前,“我不看,她看。”

  美女对我点头微笑,说了声你好,请进。
  我也对她说了声你好。
  我们进了办公室,美女示意我坐下,然后看了看杵在旁边的华辰风,“人家看病,你杵旁边干什么?”
  华辰风愣了愣,转身走了出去,然后又很不甘心地回头说了一句,“我就在门口。”

  “快出去。”美女医生不客气地说。
  华辰风老老实实地走出去,还轻轻地关上了门。
  我真是对美女医生佩服得五体投地,我这是第一次见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对华辰风说话,并且华辰风还不敢反抗。
  美女医生呵斥完华辰风,对我展颜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她笑起来还有酒窝,真是个绝色美人。
  “把手给我一下。”她柔声说。
  我把手递过去,她让我放松,然后开始给我看脉。
  看完后,她点了点头,“没事,好好调养就好。”然后低头在电脑上开方子。
  他低头敲键盘。我盯着她看,真是越看越好看,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一流的。
  她抬头见我在看她,对我笑了一下。站了起来,打开门,华辰风果然杵在门口呢。

  “去楼下缴费,然后取药。”
  “我?”华辰风愣道。
  “不是你,难道是我?”美女反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