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又没出息地感动了一下,赶紧提醒自己,不要轻易就原谅那个混蛋。他抽你耳光,还掐你咽喉,想要杀了你呢。不要挨了一大棒,他递颗糖过来就被软化了。
  “谢谢你了珍姐,不过真的不用给我大老远送饭来了。太麻烦,我自己可以做一些简单的饭菜,而且我对食物也不挑剔。伺候就更不用了,你们替我照顾小峰,我就很感激了。”
  “太太,先生说了,让我看着你吃完才准许我回去。”珍姐指了指保温盒里的精致饭菜,“您赶紧趁热吃吧。”
  本来情绪极其低落,心里恨意满满。华辰风这又是给房又是送饭的,让我竟然也真的对他恨不起来了。这个人一定是对女人有很深研究的老司机,随便一点小手腕,就让我想原谅他了。
  饭菜味道很好,但我胃口不好。失去孩子还被冤枉,这事一直沉甸甸地压在我心头。
  吃完饭后,我催促珍姐快些回去,我说我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她在经过华辰风的同意后,才回去了。
  珍姐走后,我一个人百无聊赖,也就早早地睡了。
  就这样我足不出户宅了两天,因为医生嘱咐过,流产等同于坐月子,短时间内,一定不要轻易出门,不能吹风不能淋雨,不然以后会有后遗症。
  虽然我一再强调不用,但珍姐每天还是坚持给我送饭。
  第三天的时候,医院开的药吃完了。我穿了一件外套,准备到附近的药房买药。
  结果附近的药店买不齐那些药,我只好坐车去市中心更大的药房买。
  我把药选好后,到前台收银处付款。排在我前面的一个男的在抽烟,药店的工作人员提醒他不能抽烟,他毫不在意,还骂了那工作人员两句。

  当时就这声音我听起来觉得竟然有些熟悉,而且这种熟悉让我很不舒服。
  “你们这个套会不会漏啊?如果漏了,怀上了,谁负责啊?”
  那个男人问那个收银员小姑娘,一边调戏,一边伸手拿钱包付款,我一眼瞥见了他手上的伤。
  我脑海中闪过烈士陵园暴雨中发生过的一幕,那个畜生要**我,我狠命咬了他一口。当时虽然恐惧慌乱,但我还是隐约记得我咬到的是哪个位置。

  再加上他说话的声音,我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混蛋,就是那天在烈士陵园对我施暴的人之一。
  我赶紧从排队的队伍中悄悄退出,将挑选好的药放下,从药店的另一个门走出去,站在不远处等着。
  那个混蛋走出了药店,上了停在药店门口的摩托车。他的摩托车开过来的时候,我赶紧背过了身。
  等他走了之后,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师傅跟上那辆摩托车。
  出租师傅有些犹豫,“海城市区是禁摩托车的,这些骑摩托车的都是混混,交警都拦不住的,你让我跟着他,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我可不想惹麻烦。”
  “求你帮忙了师傅,这个人对我很重要。车费我双倍付。”我说。
  “那你给两百块,我就帮你跟。”

  我只好点头答应,我要不答应,那混蛋一会从视线消失了,要想再找到他,就难了。
  我打开华辰风的微信对话框,发起了位置共享。他不是不相信我么,让那个畜生自己向他解释好了。
  跟了约半小时,摩托车驶进了一片老城区。那是海城最后一片没有改造的城区,里面房屋都比较陈旧和低矮,路也相对较窄,很容易堵车。
  那出租车司机又开始不走了,说是里面情况复杂,如果要跟进去,要再加一百块。
  我也只好答应。他才继续跟进去。

  可是刚跟进去不久,那辆摩托车忽然拐了一个弯,钻进了一个小巷子。出租车根本进不去。
  “把钱付了吧,我尽力了。”那出租车司机说。
  我沮丧之极,好不容易跟到这里来了,竟然跟丢了!就在我准备掏出钱包给钱的时候,后面传来‘砰’的一声。出租车司机的后玻璃被砸了。
  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出来五六个人,团团围住了出租车。
  那个畜生手里提着一根钢管,走过来砰的砸开了出租车司机的玻璃。“艹你妈,敢跟踪我,你他妈混一路的?”
  出租车司机第一时间就指向我,“是这个女的让我跟的,我只是跑车的,与我无关!”

  那男的盯着我看了看,忽然咧嘴笑了,“是你啊,太好了。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下来吧,我们好好玩玩。”
  我伸手锁上了车门锁。我知道现在不能下车,一下车,马上就完了。我死守在车上,还有一丝生机。
  但出租车司机为了自保,强迫我下车,伸手来推我。
  就在我拼命挣扎,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忽然听到喊杀声起,蒋轩龙带着一伙人冲了过来,对着围着出租车的人就砍。是真的砍,那种香港老电影里古惑仔的那种砍。
  “蒋门神来了,撤。”那些人捂着伤口,撒腿就跑。
  那个一直要扯我下车的畜生,也是转身就跑。我打开车门,追了上去,我可不能让他跑了。
  跑了几步,我被一只手拉住,我用力挣,怎么也挣不脱。

  我扭过头,看到了华辰风那张俊美的冰山面孔。
  “男人打架,你起什么哄?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你要干什么?”
  我还没回答,就被他一把拽住往回走。
  他力气大步子大,我挣扎不过,像拖条死狗一样往回拖。
  “那个人伤害我,不能放了他。”我叫道。

  “闭嘴!”他冷冷地应道,“一个女人家,跑到这样的地方来惹事,你他妈疯了么。”
  “我是跟踪那个人来的,他手上有我咬过的伤……你放了我,我要把他找出来了。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我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捂住了。“闭嘴,你要让这些人都记住你吗,以后随时找你麻烦?有龙哥处理就行了,一个也跑不了。”
  他拖着我走出小巷子,打开车门将我塞进了车里。
  “以后这种事,你直接打电话给龙哥就行,不用自己掺和进来,这些人很危险你知道吗?真是愚蠢!”
  他虽然在骂,但我听得出来,他其实是在关心我。
  “我们要是晚来一步,你怎么办?神经病!”他接着骂。
  “我不是共享了位置给你吗,所以我知道你会来啊,你不是牛气冲天无所不能的四哥吗,难道只会欺负女人?”

  他冷冷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然后又摇了摇头,似不屑于和我争吵。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然后好像又很不甘心,烦燥地扭过头来,“我欺负女人?我他妈什么时候欺负女人了?”
  “你欺负我了!”我直接说。
  “你和陈木鬼混,给我戴了绿帽,还说我欺负你?我没杀了你,算是对你客气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咬牙切齿,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恨。
  对他这么一个不可一世的人来说,被人戴了绿帽,自然是恨之入骨。换个角度,我也真能理解他的暴怒。可我真的没有给他戴绿帽啊。
  我正要说什么,他的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然后发动了车。
  我坐在副驾,偷偷瞄了一眼他的侧脸。他仍然很生气的样子。我心里在想,要不要向他解释一下。我如果解释,他会不会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