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1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沉默被他视为一种对抗,我明显感觉他的呼吸因为愤怒又变得粗重起来。
  他伸手像拎小鸡一样把我从地上拎起来,“我问你,为什么?”
  我冷冷地打量他,努力用最冷的眼神回视他,“我怎么知道是为什么?”
  “贱人,你怎么能背叛我,你怎么能!”
  说到‘背叛’两个字时,他的已经处于咬牙切齿的状态。眼里又有了杀气。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背叛你了?”我冷声问。
  “你他妈还装蒜?你他妈还敢装蒜?”他好像更怒了。
  “华先生,别再折磨我了,求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你是豪门公子,我高攀不起,放了我们母子吧。别再变着法子折磨我了。”
  “你给我戴绿帽,还说我折磨你?”华辰风恨声说,眼里杀气更浓。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不明白。”
  华辰风的手伸向衣袋,掏出了一张照片,砸在了我的脸上,“贱人,你真的以为你做的丑事,没有人知道吗?”

  那照片砸在我脸上,我没看清就飘到了地上。我只好弯腰拾起来。
  照片上的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光着上身,抱着一女的在雨中穿行,背景是烈士陵园的大门。
  光着上身的当然是阿木先生,绻缩在他怀里的女人,当然是当时受伤了的我。我们从烈士陵园走出来的时候,竟然被人拍下了。还把照片打印出来,寄给了华辰风。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贱人?要得人不知,除非己不为,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所有人吗,竟然还一夜不归,你他妈真是贱到无敌了。”
  华辰风眼里的恨意,像要把我吞噬了一样。
  我愣愣地看着那张照片,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那么大的雨,谁会出现在那里,还拍下了这照片,还给了华辰风?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能用最简单的句子来说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太复杂,根本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准备编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来解释这件事?”华辰风眼神阴冷,感觉他随时都有可能会杀了我。
  “我说的,你会信吗?”
  “我不会。你就是个贱人。”华辰风恶毒地骂道。
  我心灰意冷,“那我还说什么?”
  “所以你去死吧。你他妈找谁不行,为什么偏偏是陈木?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们就是准备一起合起伙来羞辱我的是不是?”
  “陈木?阿木?”华辰风认识那个穿黑衬衫的男人?
  “阿木?叫得真亲热,贱人,你给我滚,你再不滚,我他妈会杀了你!”
  华辰风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咬牙切齿,真的好像会随时杀了我一样。
  我看着他,心如刀割。
  “你真的不听我解释?”我悲哀地说。
  “滚!不想在孩子面前滚,你就趁现在孩子在洗澡,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不要脏了我家房子。”华辰风说。
  “好。”我拎起药袋,“请替我照顾好小峰,等我安定了,我会来接他。”
  “滚!”
  我走出别墅,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本以为脱离吴浩,我会开始新的生活。却没料到,华辰风给的幸福,不过是海市蜃楼。繁华背后,是让人痛到骨子里的伤害。
  在他眼里,我本来就一文不值,他又怎么会听我的解释。如果一个人不相信你,你再多的解释,在他听来,都只是你编出来骗他的故事,只会让他更加恼怒,更加恨你入骨。
  他让医院做假数据,谎称孩子病重,步步诱我入局,就是为了折磨我么?难道昨天的那一出,也是他策划的?
  当初他为了摆脱陈若新,拿我当幌子,现在要赶我走,不好直接说,就策划了那一切?
  但想想也不对,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再狠毒,也不至于会害了自己的亲骨肉,除非从一开始他就不相信那孩子是他的。

  我越想越怕,越想越冷。
  我没有拦车,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去哪儿。走着走着,肚子开始疼了起来。
  越来越疼,疼得我弯下了腰。蹲在了地上。
  这时一辆车驶了过来,我疼得根本抬不起头看来人。但我能听出是蒋轩龙的声音,“太太你怎么了?先生让我来看看你。”
  “我肚子疼。”
  “能上车吗,需要我扶你吗?”蒋轩龙说。

  我试了一下,真的起不来。只好点了点头。
  蒋轩龙把我扶到车上,“你脸色很不好。到底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从药袋里拿出药,塞进嘴里。他赶紧递过来一瓶水。
  我吞下药片,靠着椅背休息了一会,感觉疼痛缓和了一些。
  蒋轩龙发动车,我赶紧说,我不回去。
  蒋轩龙叹了口气,“陈木是四哥最痛恨的人,你却偏偏和他……唉,你把四哥快气疯了。”
  我在陈木面前提起华辰风的时候,他好像也有个一瞬间的不自然,原来他们竟然是仇家。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难道我遇到陈木也不是巧合?
  难怪华辰风如此暴怒,原来他认为我和他的对手搞在一起,故意气他。

  可是他完全不给我机会,不听我解释。不然那些事,是完全可以解释清楚的。他主观地不信任我,认为我是贱人,所以不相信我说的任何一句话。
  蒋轩龙见我不说话,又解释说,“我无意得罪,只是不想看到你和四哥弄成这样。”
  他是华辰风的人,自然听华辰风的,所以他说话的立场自然也是站在华辰风的那边的。
  所以我选择沉默。
  最后我发现车停在了我原来住的小区门口。蒋轩龙递过来一把钥匙,“你在小区的房子四哥早就替你拿回来了,他知道这房子对你很重要,也有着小峰的童年记忆。所以一直替你保管着,只是没告诉你。”
  我接过钥匙,心里疑惑,这房子在华辰风的手里,那吴浩和他妈呢?

  蒋轩龙似猜到了我在想什么,“那个人会对你构成伤害,也对你有威胁,所以他不在这个城市了。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他的意思是,吴浩没在海城了。具体细节我没去问,我估计他也不会说。
  我道了声谢,下车,向小区里走去。
  钥匙换过了,我打开门,房间里的家具全部换成了新的。很多陈旧的地方也重新装修过,档次比以前高了很多。
  我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发呆。华辰风把吴浩赶出了海城,还把这房子拿到了,当然是为了我。以他的身家,当然不屑于要这样的小房子。
  想到这些,我竟然联想到他的种种好。还真是没出息,这伤疤还没完全好呢,就忘了疼了。

  呆坐了一会,我就上床躺下了。我拿出手机,打了那个发信息让我去烈士陵园的号码,语音提示竟然是空号。
  这时我的电话忽然想了起来,竟然是华家的佣人珍姐打来的。她说她在我门外,让我开一下门,她是来给我送饭的。
  我打开门,真是珍姐。她说先生听龙哥说您身体不好,让我过来送饭,还让我留在这里伺候您,有什么需要,您可以对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