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9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接起电话,传来一个男声:“你儿子在我手上,到烈士陵园来,不然我就弄死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下我坐不住了。我第一个反应,当然是打给华辰峰,但他的电话打不通。我又打了蒋轩龙的电话,竟然也是无法接通。
  这时我手机又响,是一张小峰的照片。
  然后是一条信息:你要是敢报警,就先剁一只手。

  我顿时慌了。打了那个号码过去,他不接听。等我挂了电话,他又发来信息,说只给我半小时的时间。我要是不出现,他就动手。
  半小时,根本没有给我考虑的时间,对我来说,孩子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我绝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我如果从前门出去,佣人一定拦着。跟她们是解释不清的,而且也没时间解释。
  无奈之下,我从二楼后面的阳台拐角脚,慢慢地爬到围墙旁边的排水管边,顺着排水管溜了出去。
  每一个母亲当面临到自己的孩子有危险时,都会心神大乱,在某种程度上失去理智。我也一样。
  溜出别墅那一刻,我并没有其他的太多的想法,我就只想在那个打电话的人规定的时间内赶到烈士陵园,我不能容许因为自己的延误而让孩子陷入危险的境地。
  闷热的天开始打起闪来,远处偶尔有沉闷的雷声隐陷传来。我心急如焚,但等了几分钟,却还是没有车过来。
  忽然想起可以用微信约车,但发现手机并没在我身上,也不知道是我忘了带了,还是翻墙时掉了。
  这时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往这个方向驶了过来。我不顾一切,冲到路中央拦住了那辆车,那辆黑色的吉普越野车急刹,停在我面前。
  “我有急事,载我去烈士陵园,求求你了。”
  我一边说着,也不等车主回应,直接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上了车后,感觉内心稍微安定一些。我看向开车的人。
  三十来岁,戴着墨镜,穿着黑色的衬衫。虽然看不清楚全部面目,但能看到他皮肤白皙,人稍显瘦,操控方向盘的手指修长,无名指上戴着一个戒指。
  我上车后,他一言不发,只是沉默地掉头,把车往烈士陵园方向开去。
  “不好意思啊,强拦你的车。”我轻声道歉。

  “没事。”他轻声地应了一句,语气轻柔,似乎并没有怒意。
  然后沉默。
  “马上下大雨了,你去烈士陵园干什么?”他忽然问。
  我自然不会说实话。随口说,去那里走走。
  他就再也没有说话。
  到了烈士陵园门口,他将车停下。我心里焦急,慌不择路地往陵园里跑去。“真的不需要帮忙吗?”他在身后又问了一句。

  我头也不回地又说了一声谢谢,跑得更快了。我没时间,我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半小时没有。
  刚进陵园,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我大声叫着小峰的名字,在陵园里跑来跑去到处寻找。
  “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你们把我孩子还给我。”我大声嘶喊。
  雨越来越大,我的喊声直接被大雨给淹没。我在陵园里,并没有发现有人,更没有发现孩子。
  大雨将我浇透了,本来慌乱得一塌糊涂的我,也慢慢清醒过来,开始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我往园外跑去。
  但这时前面出现了人。两人都撑着黑伞径直向我走过来,雨得很大,他们的每一步都会溅起水花。
  他们的手里并没有孩子。
  我转身往后面跑,但发现手面也有两个撑着雨伞的人,向我包抄过来。
  我往另一个方向跑,但很快就被他们抓住。我拼命挣扎,但根本没用,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男人。

  “你们不要伤害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我哀求道。
  其中两个人一左一右控制住我,前面的人一脚向我腹部踢了过来。
  我瞬间绝望,我明白他们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怀着孕。
  我腹部剧烈的疼,脑子中开始模糊。直到我晕了过去。

  但我很快又醒了,我感觉身上凉凉的,睁开眼,发现我的衬衫已经被人撕破了,那个男的正在扯我的裤子。
  我当然明白他要做什么,我一边挣扎,一边用尽全力,叫了一声救命。
  “别叫了,我们哥几个大雨中陪你玩了这么久,你也让我们爽一下。你又不是什么处丨女丨,干一次有什么了不得的。”一个男的闷声说。
  此时我的裤子已经被他扯到小腿处,他立起身,开始解自己的皮带,另外三个男的在旁边看着,催促他快一点。
  “救命。”我再次用尽全力呼救,虽然知道被救的希望非常渺茫。
  就在那个混蛋脱了裤子强行向我扑来时,我用尽全力,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我真是用尽全力,我感觉自己唇齿间都是血腥味。
  那男的恼羞成怒,一耳光扇在我脸上。我拼命反抗。这时忽然有一阵很重的脚步声传来。那人应该是在跑,鞋子踏在积水里的声音很响很响。
  那四个要凌辱我的混蛋,也听到了响声,不约而同地回头去看。
  那人已经跑了过来,奇怪的是,那四个人看到那个人后,就不管我了,而是往相反的方向撒腿就跑,那个脱了裤子的混蛋,甚至连裤子都没有穿。

  那人看到我的情况后,迅速背过了身。因为此时我衣服被扯坏了,裤子也被扯了下来,我慌乱地将裤子提上来,然后试图用衣服遮住身体,但衣服被撕坏了,根本遮不住。
  这时那个人却开始脱衣服,我心里更加绝望。心想难道他也是坏人,也要趁机欺负我么?
  但他脱下黑色衬衫后,却背对着我,扔了过来。我明白了,原来他是脱给我穿的。
  我顾不上许多,赶紧穿上。
  我试图从地上起来,但根本起不来,然后我发现自己下面在流血。

  “对不起,能不能请你帮忙打个电话?”我虚弱地问。
  他转过身,闪电闪过,我看清了他略显苍白却英俊的脸,感觉有些熟悉。下一秒我就想了,他是开吉普车的那个男人,我就是搭他的车来的烈士陵园。
  “你还能走吗?”他问我。
  “我走不了……”
  他没再说什么,弯下腰,将我抱起来,往园外跑去。
  他只穿了一件衬衫,脱给我穿后,就光着上身了。他看起来很斯文,但抱着我却跑得很快。不一会就出了园,到了他的吉普车上。
  在他发动车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获救了,一直支撑着的意志稍微一松,我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已经病床上,正挂着水。
  我害怕打针,如果在我清醒的时候,我一但感觉针刺进我的皮肉,我就会全身抽搐,甚至口吐白沫。但如果在我昏迷时打,我是没有感觉的,醒来后看到后已经被打针了,也会不舒服,但不会反应那么强烈。
  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下,换上了干净的病号服。我脑海中回忆着烈士陵园里发生的恶梦一样的事实,身上微微的颤抖。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身体里的孩子,有没有事?
  我正要挣扎着去摁护士呼叫按扭,这时病房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护士。她看了看药水,然后看着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