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0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一个正在被审讯的双规官员,原本是被人实名举报证据确凿,现在什么东西都没问出来却突然跳楼自杀?若说负责此案办理的工作人员没有半点牵连简直是不可能的。
  “刚正不阿”的纪委书记当即向涉事下属当场表态:立刻向省纪委汇报此突发事件,组织调查组严查此事,一旦查清事实对相关责任人员处理绝不姑息!
  官场无秘密。
  何况祝天尧在定城市官场任职多年,也算是众所周知的领导圈内红人,昨天他被市纪委双规原本就是本市级别较高的爆炸新闻,其带来的爆炸余威还没过劲。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竟然街头巷尾居然又传出威力更为劲爆的新闻?“祝天尧跳楼自杀了!”一时间定城市官场像是自发一场政治大戏的狂欢,各部委办局办公室从上到下纷纷热议此话题,不亦乐乎!
  近年,新闻媒体上关于官员自杀报道屡见不鲜,无论新闻报道用“抑郁症患者”或是“意外事件”来修饰报道内容,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却无一例外认为这种事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几乎到了某种不可容忍的冰点。
  大学生好心扶起摔倒在地的老太太却要被讹诈、有善心的人省吃俭用捐资红会,却遭遇“郭美美”事件的当头一棒、医生竭尽所能治疗病人却因为病人家属误解被刀砍毙命.......
  当官员跳楼事件发生的时候,众多看客第一反应便是,“这家伙肯定是为了保护上家不得不做出自寻死路的选择。”

  事实真是如此吗?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清晨微雾,位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定城市笼罩在一片雾蒙蒙中,定城市的绿化环境不能说不好,但是再好的绿水青山也抵不住那些周边化工企业对城市环境的污染。
  “雾霾”和“雾”一字之差,但是对人体的危害却是有目共睹的。

  曾经有人在微博上流传据说是马云说的一段话:“十年以后,大部分的中国人必将被众多呼吸道癌症所害,只要环境一天没有改善,无法医治的重症疾病必将源源不断祸害百姓,让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因病至穷。”
  一早乘车上班的时候,秦书凯透过车窗看向外面雾蒙蒙的一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哀伤。当初为了保护普水县的绿水青山,他宁可顶着跟普安市委书记唐小平翻脸的风险也绝不松口某污染环境的化工企业落户自己任职的普水县。
  如今,到了定城市的港口任职,他同样坚定决心等到掌控局面腾出手来,头一件大事就要针对港口的污染企业开刀,却一直不得顺心。
  商人谋利,官员谋政,却要以牺牲老百姓的健康生活环境为代价?绝对不行!身为百姓父母官,不能为民撑起一片蓝天白云,于心何安?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即便秦书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为百姓代言,为人民服务,却改变不了他上任一周后依旧是港口管委会诸多重大事件看客的事实。
  明明雄心万丈,却又不得不被迫“安于现状”!
  这天一大早,秦书凯刚进办公室,党政办主任侯沈玉踩着点前后脚跟进来,一进门汇报道:
  “秦书记,您听说了吗?祝天尧死了!”

  秦书凯听了这消息心里不由一“咯噔”,他有些狐疑眼神看向侯沈玉,问道:
  “这消息可靠吗?人不是昨天刚被纪委带走了,怎么好端端突然就死了?自杀吗?”
  侯沈玉一边把当天的工作安排计划书恭敬摆放在领导面前的办公桌上,一边神色平静汇报道:
  “消息千真万确!祝天尧的确已经死了,不过,根据公丨安丨介入调查传来的消息,他当时是从20楼跳下去的,初步调查好像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他杀?”秦书凯更加诧异,问道:
  “祝天尧不是真被纪委调查组审讯吗?谁有那么大的胆量,敢在市纪委的审讯地方杀人?如果真的是他杀,这也太嚣张了?”
  侯沈玉脸上倒是并未露出太大的惊奇,作为定城官场的老官油子,在她看来,这件事早在她的预料之中,能够在官场出一官半职其心理素质必然是过硬的,否则,也不可能到这个位置。
  侯沈玉继续汇报说:

  “公丨安丨局那边有消息说,虽然现场伪造的很好,但是在现场发现了一些打斗的痕迹,祝天尧的身上也找到几处淤青,可能是不想自杀,被人硬给推下楼的。”
  秦书凯若有所思点头,问:“有没有查到凶手的线索?”
  侯沈玉摇摇头:“听公丨安丨局的内部人透露,目前除了一些证据可以证明是他杀,并没有其他的有力证据,而且公丨安丨调查了当天的监控录像,才发现他所被住房间的楼道监控设备突然损坏失去了运转。”
  秦书凯听了这话,立马条件反射道:“杀他的人一定是蓄谋已久,害怕他暴露自己的罪行,所以先下手为强,祝天尧死后,所有的线索到他就中断了。”
  候沈玉点头赞同:“幕后策划此事的人恐怕也正是为了达到这目的。”
  侯沈玉节骨眼上抛出此事原本“阴谋论”的调调,嘴里说完后,两眼不自觉看向面前年轻帅气的领导,想要看清楚他对自己刚才这句话的反应。
  秦书凯脸色是冷静的,他并没有急着催促侯沈玉继续说下去,而是沉默下来,看得出来,祝天尧的突然死亡显然让他的内心中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云。
  原本,他到港口正式上任后,眼睁睁看着原港口一把手贾思杰在市委朱书记的支持下,一直没有正式跟自己交接工作。
  这种伎俩作为老官场的秦书凯实在是太熟悉了。他心里清楚意识到,朱书记和贾思杰的目的无非是要架空自己,让自己成为港口权力中心的傀儡,明面上他的确是当了一把手工委书记,其实所有工作都做不了主。
  他倒也无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刚到港口根基未稳,的确没实力去跟市委书记加副市长的联盟抗衡,索性耐着性子想要做一段时间的看客,看看这伙人的命门究竟在哪里?以便适合下手的时候再一击得中扳回局面。
  可现在港口副主任祝天尧突然被举报,又突然在市纪委的审讯过程中死于非命?如此恶**件的发生让他顿觉如坐针毡。
  组织领导安排他到港口管委会担任一把手,可不是让他来看戏的,而是要让他承担起应该承担的管理责任来。
  他现在需要了解的是,“祝天尧突然死亡到底有什么蹊跷?其中和他的主子贾思杰,甚至是市委朱书记到底有没有牵连?祝天尧一命呜呼背后到底有人想要掩盖什么样见不得光的事实?”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尽管雾霾天里,四处灰蒙蒙一片看不清楚,普安市官场更多高层领导却因为祝天尧意外死亡一事心里已然清晰意识到什么。
  多事之秋,定城市一些主要领导的嘴巴在那段时间变的比平日里更加谨慎。据说,有位听闻消息的记者在事发后的第二天打电话给市委宣传部长提出正当采访要求,电话接通后报出记者身份,宣传部长的态度起初还算礼貌客气。
  日期:2018-11-1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