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9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闺蜜这样下去了,会不会死啊?”女人有些担心了。
  我看了她一眼,心中无语,对自己老公那么狠心,对自己闺蜜就这么关心,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柜子拿了一捆祭拜用的香递给女人,我只能将我懂的告诉她,“这样,你现在去你闺蜜家,在不惊动你闺蜜的情况下,在她门口点三柱香,烧完以后拍一张照片后,然后过来给我看看。”

  “大师,你不陪我一起去吗?”
  女人接了下来,“我闺蜜也很有钱的,你要是帮她解决了这件事,我在这里给你打包票,她绝对会给你至少两万作为感谢费的。”
  两万我很心动,但是也要我有没有命拿吧?
  我尴尬摇头,知道这脏东西是好还是坏,我才能确定我能不能帮,要是这脏东西很坏,那我可得为自己的小命着想。
  “我闺蜜很漂亮的。”女人继续的补充了一句。
  我微笑没有说话,女人看我不为所动,只能无奈的走了出去。
  等女人走后,一直到晚上我关门的时候,都没什么人了,我也算是心满意足的关上了门,晚上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我坐车去医院交钱,师傅果然还在昏迷之中,看着脸色苍白的师傅,我心中心痛也自责,如果不是因为我妈,师傅也不会上山……
  唉,妈,你再狠心也不能这样伤从小养我长大的师傅啊。

  日期:2018-04-27 13:16:30
  心中难受的坐车回去,还没到店门口,就大老远么看到一辆豪车停在了店门口,车里面正是昨天下午来手算的女人。
  她看我回来之后,也是一脸焦急的从车上下来,直接将她的手机递过来,是一张图片,上面三根香却是两短一长,说明缠绕这女人闺蜜的脏东西还不算太坏,既然不是厉鬼,那么应该是有什么遗愿的,完成的话,这脏东西自然会脱离女人的闺蜜。
  为了那两万块钱,我没怎么犹豫的打开店门,拿了黄纸毛笔,还有一些红线,就坐上了女人的车,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我下去买了一只活的公鸡,和一块牛肉,然后正式的去女人闺蜜家。
  这女人一脸好奇的问我为什么要买公鸡,我说道,“为了跟脏东西沟通。”
  女人也是一脸糊涂不继续问了。
  一路上这女人跟我说,她叫张静文,而她闺密叫叶智,两人算是挺要好的朋友,所以带会一大早的过来就过来等我。

  我也随便迎合了几句,顺便喂吃公鸡吃了一点牛肉。
  很快张文静开车到了市区的一个别墅群,我一只手搂着公鸡跟着张文静上楼。
  张文静有她闺密房子的钥匙,所以她开门之后,一股冷气就吹了出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抱着的公鸡也是立马叫了一声,果然是有脏东西。
  里面很黑,张文静弱弱的将头伸进去,将灯打开,我才看到里面,深深的吸了口气,跟着张文静走了进去。

  日期:2018-04-27 13:36:30
  张文静将我带到一间卧室前,然后用手指了指,示意就在里面,我轻轻的扭开门,视线跟门的缝隙看了进去,一个女人好像木偶一样的围着床边走来走去,她穿着睡衣,披头散发,口中还不断的念念有词着,这模样,真跟疯子差不了多少。
  我进来之后,这女人只是撇头看了我一眼,就若无其事的继续围着床走,这让我松了口气,要是她好像看到仇人一样盯着我不放,那我肯定撒腿就跑了,这是毫不犹豫的。
  我没有跟她说话,而是将门轻轻的关上了,张文静问我怎么样?我说了一句还好,就是有几分把握解决的意思。

  张文静松了口气。
  我黄纸和毛笔拿出来,咬破中指用毛笔蘸了自己的鲜血,在黄纸上写下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将黄纸捏成一个纸团塞进公鸡嘴里,接着用红绳子绑在公鸡的鸡冠上,红绳的另外一头在我拇指上打一个同心结。
  轻轻的打开叶智的房门,我将公鸡放了进去,公鸡悠悠的走进去之后,“叶智”还是不理我,依旧走着她的奇怪的步伐。
  我捂着嘴巴干咳了一声,躲在门外面沉声说道,“大胆孤魂野鬼,见到本鬼差还不主动速速就擒?随我下阎王殿认罪!”
  “叶智”突然盯着走进去的公鸡,她就立马慌了,好像看到了什么让她惊惧的东西,急忙躲在了一个角落里大叫,“牛头大人,不要抓我,不要抓我,我现在离开她的身体。”
  “叶智”这话刚说完,叶智身体就一软瘫倒在地,而原处突然冒出一股轻烟,然后徐徐浮现出一个身影出来。
  日期:2018-04-27 13:56:35
  这身影很怪,好像四周都有薄薄的雾似的,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那半透明的身体还是把我吓得够呛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鬼,我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我怕我会叫出来,用力的咬了一下手指头,我才很快的镇定下来。
  因为这半透明的身影也是处于惊吓之中,显然是刚死没多久啊,算是一个新鬼,这让我镇定了几分,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更何况我现在的身份,可是“牛头”啊。
  我用手拉了一下红线,那进去的公鸡立马咯咯的叫了一声,这鬼吓得呜呜直叫,一直在求饶,我松了不少气,盯着这只鬼看了一会,才扯着嗓子继续问,“你乃阴魂之躯,为何缠害阳间人?”
  “牛头大人明鉴,我并没有害她,我看这个女人那天在巷子里面喝醉了,我让她带我回家,她说好,所以我就跟她回来了。”这只鬼急忙说道。
  我听的无语,这女人喝醉了,怎么分辨得出来带回来的是一只鬼?

  “那你为何不去黄泉报道?”我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死了没几天,但是就是离死的地方离不开太远,如果牛头大人为我找回尸首,我定会跟牛头大人一起入地府!”说道这里,这只鬼居然跪了下来。
  我听得恍然,之前我师傅跟我说过,我那时候以为是一个故事,而师傅说的是:人死之后,如果死体遭受了一些非正常的待遇,比如说尸体上面有什么污秽的东西,或是眉心,命宫一些地方被什么东西扎到了,等等一些其他的,都可能导致死后的鬼魂无法入地府。
  日期:2018-04-27 14:16:30
  我沉吟之后说道,“你走近一点,让本鬼差看个清楚。”

  我之所以让她走进一点,是想看这只鬼的脸,鬼的脸跟人的脸是一样的,我能从她的面相上看出她大概死在什么地方,或是怎么死的。
  这也是面算的一种。
  这只鬼站起来,缓缓的靠前,我这才发现居然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让我松一口气的是,她这张鬼脸完好无损着。
  通常来说,好吧,也是我师傅告诉我的,鬼的样子跟人死去的样子是一样的,说明让她致命的,并不是头。

  她眼眉之中还带着一丝青涩,让我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大学生,而更让我一眼气愤的是,她脖子处赫然有一个很深很深的勒痕,显得触目惊心,她是被人用绳子勒死的。
  算是他杀,这凶手应该把这女鬼的尸体放在了别的地方,以致与这女鬼无法去地府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